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39、今年放弃【边境插队手记】  

2013-09-11 00:45:59|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收割水稻的大忙季节,每年一度的工农兵大学生推荐开始了。

工农兵大学生推荐已经搞了四年,自从两年前张铁生交白卷的事后,原本“推荐+考试”的模式就变成只有推荐了。

知青对这种变化持两种完全不同的意见。

很多没有被推荐机会的知青认为应该考试,有的人本身就不是读书的料,硬推荐他们去读书,三年后出来也是废人一个。再说现在能被推荐去上大学的知青,要么本身是队长、团支书……大小是个当“官“的;要么其老子是个当官的,推荐已经成了干部私下交易和走后门的代名词。

而一些有被推荐机会的知青反对考试,认为假如要考试,那些全心全意扑在集体生产上的知青实在是太吃亏了。以后大家都可以不顾农忙,关进小屋里实习数理化去,甚至回上海呆在家里复习,每年只要到时回生产队参加考试就行了。

其实,知青两种意见的对立,源于国家这种做法本身的矛盾,又要知青劳动好能被推荐,又要知青学习好能考上大学。能面面俱到的知青毕竟凤毛麟角,大部分知青真的是左右为难怎么干都不是了。

 

晚上,大队召开各队队长会议,先是汇总各队秋粮收割进度,再讨论康拜因收割机的安排,郭书记又用很长时间讲了最近上级布置的批宋江投降主义的要求。

这些天,队长们起早摸黑干活,都很累,一开始围绕生产的话题大家还有点精神,后来就都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

好不容易到了最后,郭书记谈到大学生推荐名额:“一个是复旦大学,另三个是省里的中专。大家先提个名看看。”

夜已深,负责生产的祁大队长有点不耐烦:“不用讨论了,正好四个名额,四个生产队一个队拿一个名额回去自己搞推荐,然后报到大队就得了。”

四个生产队长中,只有我一个是知青,对此事比较上心,说:“把复旦的名额给我们队吧。”

那三位队长睁开迷迷糊糊的眼,都漫不经心地应道:“行,一队上海知青是不错,把上海的名额给一队吧。”

 

开会回来,我对刘鹏晖说:“我想推荐你今年上大学去,名额已经下来,是上海复旦。”

刘鹏晖从团支书当到会计,又是水稻技术员,还经常给队里夜校讲个课什么的,是个爱学习的人,我以为他听了这消息会很高兴。

没想到他沉默了好久,竟然对我说:“让别人去吧,你刚回来当队长,我陪你一年。”

我听他说要陪我一年,很有点感动,但上学涉及到人的一生命运,可不能感情用事。我说:“机会难得,能走就走吧,我走的路跟你不一样,真的不用你陪。”

刘鹏晖说:“我不会陪你在农村一辈子,但陪你一年总是可以的。我已经决定了,上学的事明年再说。”

 

第二天一早,我去找昊宇:“刘鹏晖今年放弃被推荐上大学,你去吧。”

昊宇回答我:“我也不去。”

“为什么?”我连着问了好几声。

昊宇没有回答为什么,他的脾气有点固执,再说也没用。

 

由于他俩的放弃,队委会没有提出过硬的推荐候选人,就把招生的名额放到社员大会上,由社员直接投票,最后推荐了当出纳员的当地女青年胖丫。

大队最后在讨论四个队推荐人选时,郭书记看到我们队没推荐上海知青,而别的队推荐了上海知青,就在会上说:“上海的名额还是让上海知青去吧。”

其他队长都说:“这应该。”

我无话可说,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地叹惜:大队里唯一一个大学名额,而且是上海复旦新闻系,竟然被刘金鹏和昊宇俩人就这么放弃了!

 

蔡景行回生产队后,手扶拖拉机派上大用处。

水稻地因为有稻埂障碍,康拜因收割机是无法下地的,每年只能靠大芟刀和小镰刀人工收割,进度很慢。

聪明的蔡景行把手扶拖拉机与原本的马拉摇臂收割机相结合,“突突突”地,这家伙在稻地里跑得挺快,后面十来个人捆个子也跟不上趟,实现了水稻收割的半机械化,大大加快了收割进度。

收工时,坐在蔡景行开的手扶拖拉机上,我还在叹惜刘鹏晖和昊宇放弃上大学的事。

蔡景行却沉浸在自己小发明的高兴中,哈哈笑着说:“那还不好?大家就在一起干!明年我还想用这个小手扶来拉水耙,把现在公社已经达到的80%农业机械化,在我们生产队提高到90%。”

他的眼睛凝视远望,路旁是小麦收割后已经秋翻的黑土地,如宽阔的黑海。我心中也荡漾起翻滚的浪花。

在轰鸣的马达声中,蔡景行大声对我说:“我看你也不会当一辈子生产队长的,那枝笔才是你一生的武器。”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知我莫若君呀。

手扶拖拉机在坎坷的土路上前行,我被震得不想再说话,只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响:笔是醮着心头的热血来写的,一旦对生活冷淡麻木,笔尖也就会凝固起来。假如今后我有机会写边境线上插队的故事,我的脑海中一定会有一群在艰难中仍然团结向前的知青,只要想到他们,我游走在笔尖的,除了热血还能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