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62、铁船驰骋【边境插队手记】  

2013-10-04 09:23:13|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龙江是一条边境河流,沿江生产队要想去江里打渔,必须要申请下江作业证。

下江作业证的申请很难,不是每一个生产队都能申请到的。

比如,我们这个生产队就没有下江作业证,但我们知青点却有。当然,这也是沿江所有知青点中唯一的下江作业证。

这是在1971年夏,为了盖房,我和几个知青下江游泳捞漂流木,闹了一场“边境风波”,引起地区和县里的关注。后来在插队干部的担保下,上级特批给我们知青点的一张下江作业证。

 

知青当队长后,我们不仅把这张下江作业证用于生产队渔业,在北面搞了一个打渔点,还把打捞漂流木的事情做得更大了。

作为北面江边提水站配套工程,生产队买了一个60马力的泵机。水渠第一期工程在县直干部的帮助下,已经筑成。蔡景行也盖好了泵站小房,拉好了电杆接通了电源。万事俱备,只待明年开春在北面沙土地上放水种稻了。

蔡景行觉得从县里买来的60马力泵机今年用不上很浪费,就建议用泵机的引擎做发动机,打造一条带螺旋桨的铁皮船。他说:“这样,以后每年春天和初夏用泵机种水稻,盛夏和初秋就可以用泵机的引擎开铁船打捞漂流木,让机械动力发挥出更大的功力。”

队委会研究后,同意了他的建议。

只用了一个夏天,蔡景行就在公社机管站把铁船造好了。那天,他告诉我,可以派马车把铁船运到江滩上去试航。

 

古城的大街上好多人看到马车拉着这个怪东西不知是啥,好奇地一起跟到江边。

我们把铁船小心翼翼地从马车上抬到江滩,蔡景行安装好螺旋桨和引擎,和大家一起轻轻地把它推入江中,然后坐在上面启动。只见一股黑烟冒起,铁船“突突突”地在江面上飞驶起来。

岸上一边惊叹声。老乡说:“这帮知青,真能整。”

 

一会儿,边防站的巡逻艇从江面上开来了,边防站的连长带着兵也从岸上跑来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非常紧张,直到看见是我们在试航自造的铁船,才放下心来。

边防站与我们知青点靠得近,平时为了换换口胃,经常互换些不同品种的蔬菜、粮食,大家彼此相当熟悉,他们也知道我们有下江作业证。

连长看到我们的铁船在江里跑得欢,也来了劲,他打着手势,让边防巡逻艇与我们的铁船比一比。于是两条船开足马力,在黑龙江上前后追逐。岸上的人只见两条飞起的白色浪花,在江面上铺开雪一般的轨迹。

我们的铁船到底是60马力,开得比边防巡逻艇还快,真是威风凛凛,好痛快!

边防连长嘿嘿地朝我笑笑,不好意思地领着当兵的走了。

 

鸟枪换炮,我们的铁船从此成为爱辉十里长江上一霸。有一次在江心碰到十几根木头连在一起的散木排,用斧子将连着缆绳的“巴锯”(一种弓形的铁刺)钉上,竟然一下子全部拖了回来。

看着院子里越堆越高的木头,加上县知青办给我们知青点拨了7000多元建房款,连同以前剩下的3000多元,我们有10800元可以用来建房。知青点决定,在知青宿舍连接边防站岗楼的最后一块空地上,建一幢200平方米全部水泥砖瓦结构的新房,这幢新房能容纳上百人,既是知青食堂也是生产队的会议室。新房要求设计成拱顶,临江一面的窗为一块大玻璃,能将十里长江一览无余。

这个工程指定由云龙负责。

 

197699日下午4时,电台传来了毛泽东主席于当天凌晨010分在北京逝世的噩耗。无论是老乡还是知青,都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之中。

县里召开了连续四天的“继承毛主席遗志誓师大会”。

大会结束后的当晚,我乘公社的卡车回生产队,心中有一种巨人倒下后的压力,想得很多,但又什么也说不上来。

当晚,知青学习小组例会,有人问:“毛主席逝世后,中国会不会变色?”

问题问得太大。水在零下的温度中结成冰,在零上100度后变成汽,这是用手能摸,用眼能看出来的;而政治上的冰和汽,并不是用手能摸、用眼能看出来的。

再说,什么是变色?恐怕分辨也很难,我们这些在偏居中国一隅干农活的知青谁又能说得清呢?

“洗洗睡了。”大家对这么大的问题显然无能为力回答,学习小组散了。

 

夜深人静,我躺在炕上,脑子里在想知青的命运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在县里开会时,一位来自北京的记者告诉我:唐山大地震后,国务院知青调查组的汇报会,迁到临时搭设的地震棚内继续开。他们在困难的条件下写出了汇报材料,据说在今年11月要召开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材料已经在8月底报送给毛主席、党中央了。

 

怎么偏偏就这么不巧呢,十几天后,毛主席逝世。

全中国一千多万十多岁的中学生,一挥手变成了红卫兵,又一挥手变成了知青,如今他们已经二十多岁,到了谈婚论嫁成家立业的人生关键时刻,面临的却是理论上未能自圆、操作上矛盾重重的局面。这条路到底如何走下去?已经不是知青的问题,而是中国的一大社会问题。

然而这时候,巨人倒下了,留下的是千千万万在期望回答的知青。

全国知青工作会议还能召开吗?谁能拿出更好的招数?谁来对一千多万知青作出交待?

在远离都市的边境线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有更多的资讯传来。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