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任政的“立等可取”(旧事偶存二十)  

2014-07-18 21:57:4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1989年9月8日)

1989年9月8日,长宁区教育学院王以敬先生个人书法展开幕,晚上在市政协华厦餐厅宴请,我有幸被邀。

刚入座,见一位矮胖、白发、手脚不便的老人被搀扶入席。一打听,是蜚声上海的书法家任政先生。

早就听人介绍过,任先生出身邮递员,勤学苦练,无师自通,终成名家。

我不懂书法,对书法界人士也不了解,这是第一次见到他本人。


席间,任先生座旁两位书画院的年轻人不断挟菜给他。他用颤巍巍的手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往嘴里送。

据云,他今年73岁,手脚不便是小中风引起的。不过,人还是十分健谈。

当他听旁人聊起一些文化人嫌收入太低、润笔费太少时,他说:“过去我为人写字从来不要润笔费。‘白写’至少有八千多字。真心实意要的、假心假意要的,我都给写。那时是门庭若市,有求必应。”他顿了一顿,补充说:“我还做到了立等可取。”

满座笑声。

他看看笑着的人说:“真是这样的嘛。有一次,一位要字的嫌我写得慢,有点不耐烦。我就对他说:‘你不要急,上理发店剃个头不也要半个小时吗?’”

大家笑翻。

任先生的此类事我过去也听说不少。当然也有些同行对任先生存有非议。认为任先生的字标准俗套,是大众字体,因赠送过多而不值钱。

但我认为任先生既然出身于百姓,便有平民意识,他的口碑自在民间,能在这方面同他相比的书法家真不多。


酒过三巡,有人问他:“你今年在创作上还有些什么打算?”

任先生不愧为民间书法家,他有一种顺乎自然的素朴心态:“我该写的书法著作和字帖共15本,已完成。日本、新加坡邀我去,我都谢绝,因手抖动的毛病,已不能再写字了。”

散席时,王以敬先生向任先生出席今天的活动表示谢意。他幽默地说:“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事了。”


我上前搀扶他,并向这位老人表示敬意。他看看我,问我叫什么名字,然后用那双‘白写’过八千多字的双手,抖动着从上衣的口袋内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这张与众不同的名片后面,是一首他抄写的唐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是呵,月落之后的夜半钟声,不正预示着离晨越来越近了吗?日月替换,永无止境,中国书法在于民间的传承,而不在于有生之年的财富。


当年,我并不知道十年前的1979年,任先生的行楷已被选为“书写标准模本”。我们现在电脑中使用的汉字行楷常用字库,即出自他手。

十年后的1999年8月,任先生逝世。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有一叔祖任心尹,是晚清名孝廉,任先生7岁起从其研习诗文书法,并不是无师自通。任先生22岁来到上海也不是当邮递员,而是先在一家染织厂当学徒,一年后考入上海邮电局。解放前1947年的中国首部年鉴《中国美术年鉴》,就已经收录了任先生的作品,那年,他才31岁。

恍惚之间,与任先生相见已经25年,任先生逝世也15年了。同当下某些书法家“六亲不认,见钱落笔”相比,我至今还很钦佩他别拘一格的“六亲不论,有求必应”,藏字于民间的艺术态度。他说完“剃个头也要半小时”后的憨笑,至今历历在目。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