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晨读两则(旧事偶存五)  

2014-07-03 17:43:2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1年,写于黑龙江大学

清晨,我被“滴滴嗒嗒……”敲打窗子的雨声闹醒。推门出去,天刚放晴。太阳在地边上拱起了半个红脑袋。

路旁一排粗大的老柳树,那爬满青苔的树干被雨水浸泡得愈加黝黑;柳叶尖上垂着晶莹的露珠。突然,一阵雨水泼湿了我的肩头。“又下雨了?”我抬头一望:细弯的柳枝里,跳跃着一对欢乐的鸟儿。“叽叽喳喳”,俏皮地歪着小脑袋看我。“早呀!”听到我的问候,它们高兴地叫着回应,从这一个树梢跳向另一个枝头。一阵清凉的露珠便抖落在我仰起的脸上。然后,嘻笑着对我摆了两下翅膀双双飞去。

等我把目光重新凝聚在手中的书本上,只见鸟儿抖落下的露珠,晶莹剔透,把我想强记的关键字都给放得大大的。


起床出门,天刚亮到能看清周围世界,我被这奇异的景象惊呆了:

满目的素白、皎洁。远远近近高高矮矮的树枝上就像刚刚钻出雪白的嫩芽,挂着透明的白纱,淡淡地把身后的一切都隐没在白茫茫中,有的像垂着的白花花葡萄,更是白中有白、浓淡相间,各显娇姿。遮盖了黝黑的树干,带着微微的清香,弥漫在晨雾里。

道旁遮天的树枝被浓重的白霜包裹。如冰雕的、如玉凿的,这冰枝雪条交织在一起,把雪白的小道网织成一个雅静、洁白、别致的“冰廊”。

其实,冰雕的怎么会有这样的细腻、娇嫩?玉凿的又怎么能有如此的宏伟、雄观?

也许是水汽的上升?也许是露水的降临?或者是这些树木小草本身的呼吸?总之,像是一场梦境,可明明这是天自然用水的晶片精雕细凿出来的。

“嘎吱……嘎吱……”,“冰廊”下走来一位手捧书本的姑娘,与我擦肩而过。她嘴边飞出的雾气把自己的睫毛染得雪白。在这洁白的世界里,围巾红得耀眼,衣服绿得可爱。她踩着清脆的冰碎声、发涩的雪压声……

轻点,小心震断了这些冰枝玉体。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