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再见老卢  

2015-11-18 23:11:4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黑河参加明义哥葬礼后,我抽空去瑷珲看几位老人,其中有老卢。

老卢正躺在北面后屋里睡觉,迷迷糊糊地被叫醒。在我们搀扶下,他颤颤微微来到前屋沙发上坐下。陪同我们的建国和连仲对着他耳朵大声说:“自力、信菊和志东来看你了!”已经83岁的老卢眼睛几乎失明,耳朵又背,听了把头略略一抬,吃惊地说:“又来看我了?”那声音细弱得像蚊子一样。他紧紧拽着我的手,证实确实是我,叹出一口长气。他怎么也没想到分别这么短时间,我们又来了。

就在三个月前,组织500多知青重返瑷珲时,我和老扯、来根、民龙一起来看过他。尽管双目失明,但老卢听知青的说话声,就能一个个地叫出他们的名字。几十年过去,哪怕这些知青嗓音都变老了,他也能清晰地辨认,可见知青在老卢心中印象有多深。

在我们下乡的八九年里,生产队换了好几任队长,老卢却是“不倒翁”,自始至终都当副队长。我当队长的那些年里,每到年底涉及到知青点分多少细粮、扣多少用工时,老卢见我不方便说话,就出头提方案,为知青争取一些利益。对此,我记在心里,十分感谢。

现在,他老了,耳背眼瞎,走了几步,坐在沙发上直喘气。我问他身体状况,他只回了一句:“看来今冬是过不去了。”沉默了一会,“想请你们吃顿饭呢……”他说了半句没说下去,却哽咽着流下了泪。

从他无言的泪水中,我可以感觉到他在悲伤自己已风烛残年,行将就木,连请我们吃饭这样的事也有心无力了。

坐在一旁的连仲赶紧换了一个话题,对老卢说:“你不是会唱歌吗?唱一个给他们听听!”说着自己先唱了一句。

老卢这才破涕一笑,可能想起了当年他自己的精灵古怪?随着你一句我一句的回忆,大家沉浸到三四十年前风风火火的故事里。

临走时,我们把老卢再搀回后屋的炕上,让他躺下。老卢则硬撑着上半身,目送我们掩门而去,尽管他肯定什么也看不见。

走出门来,在一片沉闷中我问了句:“下次来,还能再见到老卢吗?”

曾经浓厚的乡情,是否也将随着一个个老人的离去而渐渐消散呢?

没有人能回答我。再见老卢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今年11月13日,我们去探望老卢再见老卢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老卢因不能请我们吃顿饭而伤心
再见老卢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今年8月8日,我们去探望老卢
再见老卢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老卢看不见,却能听声辨人,一个个地叫出知青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