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2015-09-16 18:52:57|  分类: 走遍中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在瑷珲的知青宾馆又住了一个晚上,这晚我没那么好睡,陪老扯在宾馆的大阳台上拍星星,弄到半夜。可惜我拍的都是废片,好在老扯的摄影技术相当不错,后面我会用他的一张照片与大家分享,应该不算是侵权吧?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们去南树林玩。这让我想起1972年春,樊民胜被推荐去黑龙江中医学院上学,临走前我们几个知青陪他去南树林玩。我们在那里挖了一棵小松树,回来栽在知青点的食堂窗外,还编了顺口溜一首:“插兄插弟携手来,空腹饱赏南林海。栽松留念意味凡,愿与青松共成材。”

43年过去,已经过了成材年龄的老朽们,又携手来赏南树林。青松未老,当年的毛头小伙子如今却两鬓染霜,白发苍苍了。在大自然面前,人的生命真如白马过隙;就好像在人类眼里的夏虫朝菌,一生实在太短暂。

 

南树林最西头有个驿站的遗址。据介绍说,康熙22年(1683年),京师(北京)自盛京(沈阳)、吉林、黑龙江(那时黑龙江将军就在瑷珲古城)三将军驻地为中心,开设一条从京师至瑷珲的大道,即“东北大御路”。

这条大道具有重要的军事和政治使命,路面宽三丈三尺,全长五千余公里,沿途设驿站近百个。每个驿站各设笔帖式1员、领催委官1名、站丁45人、马45匹、牛45头。驿站不分昼夜备快马数匹,拴在墙外的铁环上,来往信使驰来时,会对营房驿卒高喊差送的是哪一级“奏章”,驿卒听到喊声,立即解下缰绳,把马牵到驿道等候。信使至,驿卒侍候,信使换马,尔后目送信使扬鞭而去,谓之“换马不换人”。驿卒把信使的坐骑缰绳绕到马脖子上,马便会原路返回上站。沿途走屯串街,无人敢擅自牵绕。

清末,铁路通行,尤其电报业兴起,东北驿道逐渐失去作用,驿站衰落,驿丁归田,驿站也成为满族聚居地。

看到这遗址除了一块新竖的木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300年前的热闹如今清寂孤寞,我们又算得了什么呢?有好玩的就玩,有好吃的就吃,快快乐乐的就行了。

 

老天也真理解我们,当天送了一条七粒浮子让我们大饱口福。想起当年“空腹饱赏南林海”,还不满足吗?

跟明义哥约好的,他和女儿张楠开两辆车,带上来根、希良夫妇、志东一家,在南树林与我们会合,然后去黄旗营子吃鱼。

黄旗营子的邵宝利是明义哥的好朋友,拎着一条20多斤的七粒浮子对我们说:“贵人有福呀,看看,知道你们要来,昨晚上就逮着它了!”俗话说,“宁许家里一口猪,不许江中一条鱼”。意思是家里来客人吃饭,主人可以许下杀口猪的邀请,但不敢保证江里能不能逮着鱼,更不敢保证能让客人吃上七粒浮子这种珍贵的鱼,这全看客人的运气了。老邵这番话,把大伙说得心里开了花似地高兴。

自从离开上海,无论出席什么酒宴,民龙都喝自己带的黄酒,四桶已经喝完三桶。这最后一桶今天又带到了老邵家,但老邵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民龙尝尝当地自酿的65度小烧。小烧可真不错,连一路不肯喝白酒的老扯也端起了杯,脸喝得红扑扑的。只有来根,因胃部刚动手术,被我们管着不让喝。老邵十分精明,酒席上谁的用词出点误差、谁的神态稍有松懈,都被他罚酒,连来根不能喝酒又馋酒都被他一眼看穿,硬把七粒浮子的头挟给他解馋。说这是当地酒席上对最珍贵客人的礼遇。

 

下午,回黑河。当年队里一帮同我们差不多年龄的老乡,好多都成了黑河市民,他们晚上在黑河宴请我们。这回,民龙再也喝不到自带的黄酒了。原来他在黄旗营子喝迷糊了,临走时把那最后一整桶黄酒落在了老邵家。

 

在黑河这些日子,没事就是喝酒,甚至阿宝也做起东道。他妻子的娘家在黑河,因此说自己是“半个黑河人”。还有海英的儿子龙辉,也宴请知青,说是要为大家这次重返第二故乡助兴。

另外两位常来常往黑河的知青这次也非同寻常。一是吾实,按阿宝的说法,他也是“半个黑河人”。今夏他偕妻开车回来照顾两位老丈,有空时就拉着知青去玩,甚至凌晨2点多就开车到瑷珲江边拍日出,说是要为我们这次重返做一部记录片。还有王逸清,那晚黑河的瑷珲老乡宴请我们时,连仲(上海知青宴请在黑河的瑷珲老乡,我们请他通知张罗)好奇地笑着问我:王逸清这次怎么也露头了?王逸清这几年一到夏天就要回黑河待两三个月,平时也不跟别人接触,喜欢倒弄些玛瑙饰品,据说来回的费用都赚出来了。让连仲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意思:这回王逸清不仅出席队里组织的所有活动,还参加了500名知青在瑷珲的大活动,并好几次对我说:“以后有什么活动通知我一声,我肯定必到。”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老扯8月12日夜里在知青馆拍的“知青星云”图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幽静的南树林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你们有口福呀!”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慢点砍,让我们先拍个照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砍鱼过程一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砍鱼过程二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砍鱼过程三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柴火燉出来的鱼更香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张楠在为我们燉鱼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七粒浮子上桌啦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黄旗营子的江滩盛产江鱼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黄旗营子的农家小院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我们从头道沟带来的大西瓜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没胆量砍鱼,我们就砍个大西瓜吧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黑河的瑷珲老乡宴请上海知青,当年的赤脚医生老尹深受老乡喜爱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合唱一曲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同干一杯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合影一张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一色女士,当年生产突击队的姑娘,如今都成了带孙儿辈的老太
喜啖七粒浮子(黑龙江乡情游八)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男士也加入宴会合影照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