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无聊的日子(新闻职场告白2)  

2016-06-16 17:41:01|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卫办的这段经历,实则上就是我不断跳槽的经历。我就像一条欲挣网出逃的鱼,哪怕鱼死网破也要竭尽全力,艰难地一次次跃起。正是这样的跳槽经历,让我无比珍惜后来终于如愿的新闻生涯,毫无二心地一干26年,直到退休。因此,描述这段经历是我“新闻职场告白”的重要序曲部分。

不能说爱卫办的工作没有意义,对办公室里来自卫生防疫、环卫的专业人员来说,研究蚊子、苍蝇、老鼠会传染什么疾病,然后通过街道里弄基层组织,在不同的季节开展不同的群众卫生运动,并进行检查、统计、评比,是十分惬意而对胃口的。但组织上不会安排我去再学一门卫生专业,作为门外汉,我做的是附属性工作:写不定期的爱国卫生运动简报、帮领导起草发言稿。活儿是季节性的,大部分时间闲着没事。

我从来都喜欢在最前线干活,大学毕业后竟然成了闲人。上班喝茶抽烟看报,可以把一张报纸从头版看到最后一版,从头条新闻看到夹缝小广告,每天等着钟点下班,毫无乐趣可言。

能给我打发无聊的,就是听办公室两位转业军医侃大山。尤其是陈军医,一说起沿海城市的高层内幕、西部山村的风流逸事,那定是津津乐道、口若悬河。久而久之,我发觉无非是些闭着眼睛听来,再张着大口传出去的东西,既无实用价值,也无判断见解。不听吧,有失礼仪;听下去吧,有点愚蠢。慢慢地,发觉陈军医对“花鸟鱼虫”的基本常识知之甚少,于是成了我打发无聊的话题。一次,在办公室角落里看到一只壁虎,我叫陈军医去看。他懒,不愿动,说道:“等我去看呀,壁虎已经飞走了。”“嘻嘻……”我笑。“笑什么?它长翅膀的呀!”陈军医强辩。见我笑得前俯后仰,陈军医脸色由惊愕转而红紫,声调由低沉转而尖高:“这……谁知道,我从来没听说这种东西……哼!这世界上的东西你也不一定都见过!”

闲着没事,我经常同他开一些小玩笑。他说去过哈尔滨,我问他“列巴”是什么?他说是“大姑娘”。他说去过新疆,问他新疆最有代表性的花儿是什么?他说是“迎春花”。他说去过海南,问他菠萝长在哪里?他说长在高高的大树上。诸如此类,不胜枚举。陈军医本可以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但他口若悬河惯了,偏偏有问必答,每每令人捧腹。

当然,即使再无聊,并不是每次感到好笑都能笑出声来的。

四川北路海宁路转弯角上,有一个蛮有名的饭店:凯福饭店。那天,北京天津的爱卫会领导来上海对口检查,午间去那里用餐。一进门,店经理、副经理、大小组长迎了上来,倒茶、让座、递香水毛巾,热情得不得了。天津一位领导问:“凯福饭店的名称是什么意思?”店经理胖胖的脸上堆起了两块丰满的肉包,笑得露出了一排稀疏的牙齿:“这有40多年历史了,最早是俄国人开的西菜馆,解放后改为中国菜,特点是北京风味。”北京领导一听来了兴趣:“那就是京帮喽?”“对,对。”经理有点得意,嗓门也大了,双手在空中比划起来:“但京帮的大蒜、大葱味太重,味道也比较咸,口味不适合上海人。我们搞了改革,葱蒜少放点,略微甜一点,让它适合南方人的口味,很受顾客欢迎!”说到这里,经理“嘎嘎”地笑了几声:“我们叫它是海派京帮,因为是上海的北……”这位胖经理没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北京领导拉长了脸。

陪同前来的一位上海干部,见话不投机有点尴尬,打断胖经理的话,“啊……啊……”地拖了两声长腔后说:“不要搞什么派呀帮的啦,文革结束这么多年了,政治上的帮派都不行了,在这个菜上,还要搞什么帮派呀?这样越搞越乱,越搞越对立,我们要把精力放在经济建设上!”

胖经理脸上的两堆肉依然存在,但丰满度大为减退。副经理和大小组长的眼神也都露出吃惊。我刚喝了口水,听了差点喷出,赶紧拿过杯旁的香水毛巾假装擦拭,把眼睛也捂上,并拼命抑止颤抖的肩头,怕别人看出我在憋住狂笑。

上海的那位干部对自己很敏锐、很宏观、很有原则和立场的说话感觉良好,腔调越来越浓,又“啊……啊……”了两声说:“怎么样?我们入座吧。”他站起身,在主位那儿,分别和北京天津的领导推让了好一阵儿,最后终于肩并肩紧挨着坐在了一起。

有时候,无聊并不是真的无聊,你寻不到一点可笑的地方。

记得那个日子:19841029日,早晨听上海广播电台在批文革语言,竟然将“一碗水端平”也列在其中。我之所以记住这个日子,是想再过若干年,能方便他们翻出这天电台的录音档案,让主持人重新听听多么的无聊,你想提倡社会“拉开差距”不是不可以,但因此而否定“一碗水端平”这种自古以来的社会诉求,是不是太不成熟了?

那时,还没有使用“市场经济”的概念,但已经有了“商品经济”的词汇。一天上午,卫生防疫站开支部大会,书记传达上级关于在年底之前开展“新时期党员形象”的讨论意见后,介绍自己在某地开会碰见了一位思想很解放的书记,提出应该把商品经济的原则应用到党内生活中来。这话很时髦,很吸引人,却也令人吃惊。我尽可能不表示出反对,而像一个学生那样在会上问:“商品经济的原则是什么?”没人回答。我自己回答:“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等价交换。是买卖双方在衡量对方商品的价值后,进行对等的交换。”随后我傻乎乎地发问:“党内今后也要这样吗?”

书记继续不回答,但很严肃地对我说:“现在进入商品经济时代,你思想太落伍了,要好好学习啦!”

再怎么学习,我始终相信,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任何时代都不能改变的,甚至正是这些东西在推动时代进步。比如“奉献精神”、“理想和信仰”,还有“一碗水端平”、“不要搞特权”……等等。

其实,当时有一些原本应该为大众服务的领域已经开始搞等价交换。如有些区教育局明文规定:教师子女在考初中、高中时,可以加5分,优先录取;有些医院也明文规定:本院职工子女就诊,可以优先照顾。这种所谓的“等价交换”还好只局限在医疗教育机构,如果党内也搞等价交换,不知道那些为革命牺牲了的烈士,会不会爬起来重新算算账:有什么东西可以与他们的生命同等价值?令人难以想像,在党内搞商品经济会使社会陷入何等境况?

我希望这只是个别糊涂基层书记在瞎扯淡,但我知道在官场可能处处会碰到这样的领导。不喜欢撑顺风船、有话憋不住的人,被这样的人领导,职业生涯会变得很困难。如果坚持原则,你可能被边缘化;如果随波逐流,你活着就跟死了一样。性格决定命运,我想自己这辈子只能搞业务了。当然,必须搞自己专长和喜欢的业务,起码能有个技术职称。在爱卫办干下去,对我来说,就是职场上的一个坑,混到退休这一辈子就埋在坑里了。

 人之贵自振拔也”,这时,媒体上已经有人才招聘的信息。我不再每天把一张报纸从头看到尾,而是从中寻觅这些信息,盘算我可以干什么和到哪里去干,我必须从已经掉进的这个坑里跳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