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艰难的跳槽(新闻职场告白3)  

2016-06-17 19:55:16|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只要从媒体上看到哪里有专业合适的招聘,我就去哪里应聘。法制报、交通报、空军政治学院、银行学校………那个年代到处需要人才,大学毕业生又少,我屡试屡中。同应聘考试的一帆风顺截然相反,单位商调却阻力重重,区卫生局一口咬定就是不放我走。

我不争不吵,但来了倔脾气。越不放人,我就越去应聘,心想:这也是愚公移山。

领导不满意了。这天上午,区卫生局副局长韩士章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不想在爱卫办待下去了?”见我不吱声,便说:“据我所知,关于你要调动的事,上级是不同意的。”我终于忍不住,回答他:“人才交流是党的政策,我相信以后机会有的是。”

韩士章的老丈人是老红军,他从虹口区中心医院一名医生擢升为副院长、区卫生局副局长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他的入党,还是在分管爱卫办工作时,由我们支部通过的。不过,此人还很能干,后来升为副区长,没多久又调到静安区当了区长。

韩士章当时听了我的回答,再没说话,脸色十分难看。我知道,如果我一直应聘下去,外单位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来要人,作为领导一次次地阻拦,这对他们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长久下去也容易成为被人议论的话题。不过,对我来说,被拦住不放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我又不想走仕途,还担心什么呢?应该拉下脸皮说说话,让他们知道我的态度。我把希望寄托在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的召开,那是一个决定城市改革的有深远意义的大会。城市改革的根本问题是调动人的积极性,其中最大的改革之一,就是人事制度的改革。我相信将来一定会建立一种机制,那就是让人们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寻找发挥才能的出路,我是能等到那一天的。

不得不说,应聘成功后的一次次被阻拦,不光在工作上,也在家庭生活上给我带来很多痛苦。我的所有努力都白搭,整天生活在不顺心的折磨下。八小时内的工作无所事事,于是就只好在八小时外多做些家务,我简直就变成“家庭妇男”了。

从下乡到现在10多年,妻子一直认为我是个只会干事业不懂生活的人,看我忙起了家务,一开始觉得奇怪,后来便乐得轻松,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回娘家住了两个星期。

我觉得该做一个大决定了,但不知与谁商量。郁闷无聊的我去了一次外地,在朋友家深聊到半夜。对我执意要调到专业对口的单位,朋友提出不同看法,认为我至今还陷在“专业”的圈子里,是市侩之见,应该从远处出发,掌握一切知识,准备积极参政。我的看法正好相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可能都不适应官场的氛围,“拙於谋身者,未尝不巧于谋文焉”,弃政从文乃至从商,才能活得自在快乐。我应该作好准备,如果所有的调动都被拦下,真的要考虑辞去工作甚至走出上海,下海自谋职业了。堂堂男子汉,既无意官场,又何必久居人檐下?

恰在此时,我多次应聘多次受阻的经历被刚成立的市人才交流服务中心知道了。中心负责人杨易文约我见一次面,他开门见山地说:“我们刚办了一份《人才》杂志,你先写一些稿件吧,看看我们怎么办刊物,我们也看看你,关于工作调动的事,以后再说。”我对这样先干起来再说的模式很感兴趣,先试试笔吧。几天后,市人才交流服务中心寄来一份《人才》特刊,其中有我的言论《莫学鲁侯养鸟》。此文用鲁侯养鸟三日而死的例子,规劝领导不要把人才关在按自己设计的笼子里,而应该依人才的特点将他们放飞。这也算是我有感而发吧。

杨易文的“先干起来再说”,对我是莫大的启发。古人云:“困极则亨,理有必然,凡人遇小不如意动生怨尤,此自绝于天耳。”为什么不可以创造出一条身处困境而不失通达的途径呢?我开始留意起身边的新闻题材,为新民晚报、上海大众卫生报和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写新闻稿,短短时间内被用了20多篇。其中有一篇被电台当天头条播报、新民晚报头版刊登。

我从烦恼中寻找到了快乐,甚至对办公室那两个从来没人打开过的橱柜也产生了好奇,拉门一看,里面乱七八糟地塞满了自有这个办公室以来三十多年的各种资料。反正待着也无聊,何不将它们先按年代,再按文件来源和形式加以整理,装订成册呢?

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大功告成,把两橱“垃圾”汇编成了两橱档案。

办公室主任见了,夸赞了两句:不错,不错,弄得挺干净,爱国卫生嘛,就要从办公室自身做起。

他,包括办公室的所有人,只把这当作一次打扫,没有人会去看一看这些已经整理出来的档案材料。但是我却收益非浅,了解了爱卫办发展的历史、过去的经验套路……甚至虹口区一些重要场所的来历和变迁。我干了一件没人理解的小事,挖了一个没人知道的金矿。从此,应付起给领导写报告、写工作简报、写年终总结来,我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平时工作会议上,也像模像样地引经据典,比较历史,提出建议和设想,颇有点“职场老手”的味道了。

在一次安排灭鼠的工作会议上,我根据虹口区1960年一份对河道鼠患的调查,大胆提出设想:租用橡皮艇,在全区河道退潮时,突击一天沿河滩下鼠药。这个设想被付诸实施了。下鼠药的第二天一早,沿河边到处可见死去的老鼠,引来了啧啧惊叹的百姓。这件事在行业内引起反响,《大众卫生报》专门派记者跟随行动进行现场报道。我因此在当年被评为市爱国卫生先进个人,还拿到了区政府奖励的200元。那时候的200元差不多相当于我三个月的工资,算是重奖了。

从此,办公室主任见我总笑呵呵的,喜欢找我商量些事;主任去外地出差,也让上级有事找我;甚至卫生局还让我参加区卫生系统发展史的编撰修改工作。尽管可以体会到他们对我的重视,但我不会因此放弃自己对职业生涯的目标追求。

山中风景再好,也无法留住奔向江海的小溪。我非常清楚,这里绝不是我的久留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