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贵人相助(新闻职场告白5)  

2016-06-19 11:10:14|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几年,官场像走马灯似的,变换很快。就拿区爱卫办来说吧,两年时间里,换了两任主任。都是快退休前上任,上任后就办退休手续,无非是让他们退休前再上一个台阶而已。

一般来说,官场上的变动与老百姓无关,主要靠“贵人相助”。比如一直不放我走的韩士章这两年又从副局长升迁到副区长,然后去静安区当区长了。而虹口区分管爱卫办的副局长,也换了一个新人。

新副局长上任后第一次来办公室的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唷,局长来了!”老刘反应快,笑脸相迎,一只手准确地插进上衣胸袋,将一支烟挟出来递上去。新副局长把捏烟的手略抬了一下:“我有了。”老刘依然笑着:“再接一根,再接一根。”

新副局长没理睬他,调整一下音色,两只眼睛在镜片后扫视了一下,缓缓地问大家:“你们主任呢?”老刘递烟的手还停在半途中,有点麻木,一旁的老陈马上机灵地应道:“她有事出去了,局长坐一会儿。”老陈自从新副局长跨进门,就很想搭话,没捞着机会,正憋得脸色微红,新副局长发问,他恰到好处地回答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起来,本来低着的头也抬起来,微笑地看着新副局长。

新副局长蹙了一下眉头,慢慢地吸了一口烟,吐出一条小白龙,平缓地说:“那好吧,以后再说。”他依旧捏着那半支烟走了出去。

屋里,老刘很不痛快,把手里的那支烟塞进自己嘴角一边,另一边嘴角一张一合地对老陈说:“你让人家坐,人家睬你了吗?现在人家神气喽,是来找主任哩!”

老陈小心翼翼地朝门口张了一下,又朝老刘那里挪动一下身子,压低声音,却涨紫了脸回击道:“哼!他进来后,我一直都没有睬他呢!谁先睬他,谁就是这个!”老陈伸出一只手,弓起手背,用五根手指在办公桌上划拉几下,作出一个乌龟爬行的动作。

别看小小官场的变动,却牵动着许多人的神经,调动着各种人的表现。

有小道传说区爱卫办也在考虑提拔一个副主任,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我也是被考察对象之一。对此,我并没放在心上。可就在分管爱卫工作的副区长去国外探亲,另一位副区长汪永安临时代管时,突然找我个别谈话。话题从爱卫办要提拔一名年轻副职谈起,我声明自己不合适,因为一直想调动工作。他大概也认为爱卫办工作对我不是很合适,就问:“我分管下的住宅办、城建办等单位怎么样?也可以安排副职。”我再次明确地表示,我不想留在区政府的任何一家机关单位,只想去一个与所学专业相关的业务部门。汪副区长是个性情中人,他听后沉思了一下说:“区政府机关只有走仕途,如果你真的不想走这条路,那把你留在机关就耽误了。你走吧,如果在外面不顺利,还可以回来找我。”

我终于也碰到“贵人”了。

不过,我至今都有点怀疑:爱卫办要提拔年轻副职这事,一般不会由临时代管副区长来找人谈话。爱护青年才俊的汪副区长,很可能想在爱卫办提我当副职之前,利用自己临时代管的机会,先把我挖到他的手下。

他没想到我在升迁机会面前却表明了不想走仕途的意愿,尤其当了解到我为此执著四年多,应聘了近十家单位没走成的经历后,动了侧隐之心。这个平时就非常实在的领导,此时像一位慈善的长辈,果断地打开那只关闭的鸟笼,把我放走了。

“贵人”有如“日月有明,容光必照”,而我最终能离开那里,则如“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 假如我没有足够的耐心和获得区市两级的奖励,假如没有爱卫办要提拔年轻副职这事,流水又怎么能过得了这些沟沟坎坎?

至于直接分管爱卫办的卫生局新副局长,当然不会反对副区长的意见。我终于像一只自由的鸟儿,可以翱翔在无边的天空。天不再与,时不久留,我必须抓紧时间,在汪副区长代管期间飞走,否则夜长梦多,极有可能再被抓回笼里。

1987523日,与汪副区长谈话后不到一周,经朋友推荐,我通过了《上海商报》的面试和笔试,去那里实习。四个月后,实习期满,我回爱卫办去办理商调手续,听办公室主任说:“还好你走得快,分管副区长从国外回来后,听说你已经去《上海商报》实习,把卫生局管人事的批评一通,说这个人怎么能放走呀!”

我摸了一把心口,担心地问:“她不会不让我办理调动手续吧?”四年多来,在跳槽这件事上,我已经被拦怕了。办公室主任说:“这次不会了,因为要放你走的是汪副区长,她不至于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我庆幸自己当时走得快,那年,我34岁,人生转折的回旋余地已经小到了极限!

当然,我还要感谢虹口区爱卫办,在我去《上海商报》实习和办理工作调动后,他们先后两次邀请我去莫干山和桂林疗养。十月桂林,花剩余红,树凝浓绿,同相处将近五年的同事宴别后,坐在大山深处疗养院的阳台上,看月上远峰,狐鸣深谷,心情真的特别愉快。

在后来的新闻生涯中,我曾听到过一些人的私下议论,对我来自同苍蝇蚊子打交道的爱卫办而感到不屑。这是因为他们的事业实在太顺利了。对我来说,四年多跳槽经历的艰难,一言难尽。爱卫办的放与不放先不谈,光用人单位我就跑了不下十来家,面试、笔试,考遍了上海的东南西北。但有一定是肯定的:挫折下坚持目标的执著,烦恼里创造快乐的追求,困顿中自我振拔的毅力,不正是职场上必备的素质吗?或许,我应该感谢这些年来跳槽的艰难,正是这样的经历,让我后来在新闻生涯中具备了屡闯难关终有所获的基因。

我的“立”,比古人要求的“三十而立”晚了几年。34岁,才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职业。不过,工作便是爱好,这是何等完美的结合!想起在爱卫办当“编外责任编辑”,为报纸挑错改错,还要被提醒“不要再写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必须承认,能从事新闻工作,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幸运。说实在的,金钱和权力并非不值得追求,也完全理解一些新闻人的另谋职业。我之所以在后来市场经济大潮中,多次放弃了改变人生经历的机会,是因为这四年多的艰难跳槽,令我牢牢记住自己选定新闻职业的初心:无论是性格还是兴趣,我都不适合直接参与到现实的是是非非中。我能做和想做的,就是当一个社会和历史变革的记录者与传播者。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