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自费采访(新闻职场告白7)  

2016-06-21 19:52:28|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8年初春,一场甲肝突如其来大流行,打乱了上海这座大都市的正常生活节奏。

编辑部主任没能幸免,患甲肝住院治病。李音总编考虑再三,把头版编辑的重担交给了我。进报社才半年多,尽管我担心不能胜任这项重要的工作,但总不能见火不救吧?

那时的版面,都由编辑手绘划好版样,交给工人铅字排版。任务下达当天,我拿起划版尺,面对桌前的版样纸和一摞报社记者的稿件,如履薄冰,忐忑不安,不知如何下手。头版的报头、报眼及期刊日期等要素,是我以前从来没关注过的,稍有不对,还不被排版的工人骂个狗血喷头?好在临时负责编辑部工作的王芳炳老师,是一位从上海《青年报》退休的资深编辑,业务深湛且思路清晰,在他的指导下,我糊里糊涂地划出了第一张版样。

为胜任这一工作,我调整了原来按部就班全面自学新闻函授的计划,重点恶补其中有关编辑的业务,加快熟悉版面设计的步子。那些日子,只要看到有意思的版面样式、标题样式,我都抄录在一个小本上,空下来就琢磨比较它们的特点。这使我对版面的组稿和编辑业务逐渐成熟起来。

在职场上,不要拒绝和厌烦可能会产生的各种意外负重,无论这种负重的降临是什么原因。拒绝负重的人,命运也会放弃他,相反,把握负重的机会,它能逼迫你迅速成长,为能承担更重要的使命打下良好的基础。

10个月后,部主任康复,我再回国内版当编辑。工作交接时,李音总编只对我轻轻说了四个字“干得不错。”

如果说回国内版当编辑是重操旧业,并不准确,因为起点已经大大不同,虽是旧业,但我开始探索新的操作方式。这个念头产生于一次“自费采访“。

在我顶替头版编辑半年多后的一天,或许是对我的工作比较满意,或许是考虑到我曾在那里插过队,李音总编曾答应我一个“非份”的请求:同意我去黑龙江采访一个边境贸易活动。之所以说是“非份”,因为那时版面编辑是不能跨过采访部门自己出去采访的。见我满脸高兴,他又冷冷地对我说:这并不是报社下达的采访任务,所以你必须自费前往。

的确,这不是报社下达的采访任务,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信息来源于外地一家媒体的简讯:1988年夏,黑河将举办首届中苏边境贸易洽谈会。这是我下乡插队的地方,在那条边境线上,曾经剑拔弩张,大军压阵。照明弹、窃听器、蛙人特务、战舰队列……我曾整整目睹了8年多。现在,突然要用西瓜换钢铁,做起边境贸易来了。我很难想像,那些曾经在黑龙江沙滩上会晤时,面无表情两眼敌视的双方,如今是怎么握手言欢和笑脸迎送以物易物的?他们会互相再叫同志呢还是彻底改称为先生?总之,发生在我插队地方的重大变化,实在太令我感兴趣了。尽管当时经济上很拮据,我和妻儿刚从父母处搬出独立生活,借1500元买个国产彩电预计还要两年后才能还上,但我还是决定自费前往采访。

采访自费,稿件却要争取见报。我写了此行采访的计划方案,一式两份,一份给了报社领导;一份给了黑河驻沪办事处。报社领导没有吱声,黑河驻沪办事处没有回复,我却乐滋滋地准备起行装,就当是一次重返第二故乡吧。

像当年插队一样,乘火车、再乘长途汽车,三天后,到达黑河,已经半夜。饥肠辘辘的我和同车到达的记者敲开一家饭馆的门,想随便吃点什么填一下肚子。

店主听说我是来自上海的知青,又在这儿插过队,特地加了一个菜,还拿来一瓶啤酒,说送给知青大哥,这让我感动了一夜。

第二天我去会务组,却被浇了一头凉水。

会务接待人员看了我的记者证,很坚决地说:我们没请长江以南的记者,不接待的。

我说:我是自费来的,不用你们接待,只要你们告诉我会务程序,允许我采访就行。

缠磨了半天,当他知道我曾经是这里的知青后,跑进了里屋。好一会儿出来对我说:那你先参加今晚的招待酒会吧。

晚上,上千人的宴会,黑河地区专员挨桌敬酒。来到记者这几桌时,专员问:听说有个在黑河当过知青的上海记者也来了?

我站起来回敬专员一口酒,然后直截了当地说:我有个意见要提。

专员问:“什么意见?

我说:这次上海来参加边境贸易的企业有七八十家,为什么这么多?因为其中有很多厂长经理是当年曾在黑龙江下过乡的知青。另外,还有几十万曾在黑龙江下过乡的上海知青都在关心这件事:当年枪对枪的敌人,如今怎么就成了贸易往来的朋友?但是很遗憾,这样的大事,会务组竟然没有邀请任何一家上海的新闻媒体;我主动自费来采访,会务组也说不接待。

当着几十位来自长江以北的记者,专员满脸诚恳:好意见!好意见!我们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曾经为边疆作出过贡献的上海知青。我立即安排会务组接待,而且一定要接待好。我相信专员的话是出自肺腑的,就像与我毫不相识的饭店小老板,都会给知青大哥送瓶酒加个菜一样,黑河人与上海知青有深厚的友谊。

就这样,招待酒会未散,我已经拿到了采访证、宾馆卡和就餐劵。

进报社一年来,我做了半年国内版编辑,顶替了半年头版编辑,这是第一次作为记者前往现场采访。1988728日《上海商报》三版发表了《国境线上的商品展销会 黑河市中苏边境贸易见闻》一稿,这是我新闻生涯中的采访处女作。令我感到荣幸的是,在见证中苏首届边贸活动中,我是唯一来自长江以南的记者。

在完成电报发稿的当天,报社催我返沪。这是《上海商报》创刊后第一次有记者跑这么远去采访,他们不太习惯,嫌我外出一周,时间太长了。但这里曾是我下乡的地方,大学毕业回上海后,我还是第一次重返插队故地。无论如何,哪怕只有半天时间,我也要回去看一看。更何况我是自费采访,出发前就产生了这样的心愿。否则,大老远赶到黑河城里采访,却不回村里看望老乡,这会让乡亲们寒心的。

后来,报社副总编庄稼对我这次中苏边贸采访作了如下的评价:“1988年夏,黑河地区边境贸易还初露端倪,尚不为人们所重视,韩自力在了解情况后,即主动请战,冒暑前往采访。这不仅成为上海新闻界的独家新闻,也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视。不少厂商纷纷前来了解情况,有些行业后来也派员送货前往黑河参加边境贸易,使报纸宣传起到了促进边境贸易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