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再顶头版编辑(新闻职场告白11)  

2016-06-25 10:42:15|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九十年代,经济类报纸因为同质化严重,竞争越来越激烈。

我所就职的《上海商报》是上海财贸办主办的一份报纸,其发行和影响力开始在上海各类经济类报刊中还算名列前茅,但到1991年,各报都有新的变化。特别是一些主流报纸采用电脑排版后,版式大为改进,新闻时效性大大增强,这对无资金实行电脑排版的各类经济报纸来说,压力十分巨大。《上海商报》的采编人员盼望市财办能为此给予资金和硬件上的支持。

1991年春节前,市财办牵头,组建了《上海商报》理事会。理事会成员是财办下属的一些主要商业机构,实际上就是想要他们出资,解决《上海商报》的资金困难。但事情并不理想,这些理事单位除了愿意提供当年报纸出版所需的纸张、印刷等成本费用外,并无意再作电脑排版等进一步的投资。对市财办来说,资金的事也只能努力到这一步了,但多少出了点钱的理事会,在理事会上反过来要求报社拿出改革方案,争取在诸多经济类报纸中脱颖而出。

此时的《上海商报》领导班子正好进行新老交替。李音总编退居二线,新总编朱明顺来自中百一店,业余写过小说,算是财办系统土生土长的文化人了。新总编召集数次班子会议讨论版面改革,结果只提出了时间概念—春节后要有变化,却没有提出改革的具体思路。

退居二线的李音最后向新总编推荐,由我来当头版编辑。这是报社第二次要我顶替头版编辑,新总编找我谈话时,我犹豫了一下,接受还是拒绝?

我很清楚,市财办牵头组建的理事会并没有解决电脑排版的硬件问题,在这种条件下,版面要想有大变化,要想能在同类报纸中脱颖而出,就等于用“小米加步枪”打天下,不打破常规、不进行创新是无法取胜的。几年来的业务积累和沉淀,以及敢于挑战新事物的勇气和充沛的体力,让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承担这个任务。问题是报社既没有给我一个已经形成共识的改革思路,也没有给我打破常规的权力。所以我也很明白,作为一个顶替头版编辑的执行者,要靠自己去摸索,进行一场自下而上的改革,将是十分冒险的。

即便是猴子的冒险,也并非光靠勇气和体力所能实现,更何况我必须关心别人所不易注意的问题,以自己独特的思考和方法去考虑、处理问题,这是冒险的重要因素,也是最不容易被人接受的因素。就怕到时候“掌财的拥财不发,掌兵的握兵束手,一小吏张空拳上下叫号,举动掣肘,事不可为”。

我对新总编说:“只有一个担心:新的尝试恐怕会不被人接受,而且也难免出现疏忽,所以我希望总编能够给予支持。”

新总编沉吟不语,好像在掂量我会提出什么样的“支持条件”。我知道新总编并非出身新闻专业,再说新来乍到也不了解我,心中一定犹豫保留。于是补充说:“我不要求采取表扬的、肯定的形式,只要默许即可。”

他可能觉得我没提出什么条件来,追问我还有什么要求。真的就这点要求,我想不出来了。突然,我觉得话题可以轻松一些,说:“想起一个年轻人来,王杰。我需要帮手,让他跟着我行不行?”

王杰,于1989年从复旦新闻系毕业来到《上海商报》采访部实习,实习一年没有转正,被再延迟实习半年。半年后,采访部仍然没通过他的转正,报社正讨论他的去留问题。那时候,《上海商报》很少有大学应届毕业生,更何况来自复旦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我相信能考上这样大学的人应该是可塑之才,走了太可惜。

这几乎不是在提条件,而是帮领导解难题了。于是,王杰从采访部调到了编辑部。

王杰并不理解这一点,还以为是报社对他的一种“发配”,开始来的那几天,他默默坐在那里看我,眼神里带着戒备。

其实,不理解我的人很多,就拿我答应接手头版编辑这件事来说吧,事后好多人都来劝我别犯傻。

汪某,一个资深老新闻工作者,对我说:“版面搞得再怎么样,也没有什么名堂。”他认为我是搞采访的料,做编辑没意思。

王某,一个校对,三番五次对我说:“你这么卖力干什么?现在的领导一塌糊涂,你这样是在为虎作伥,将来天下一变,通统完蛋。”

杨某,采访部一个记者,以他自己的习性来衡量我,认为我顶多也就是三分热度。我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冬眠,已经是冷血动物。

张某,一个广告发行人,以朋友的口气,劝我要当心,以免被人利用。

从这些劝说中,你可以感受到他们个个处世待人都那样的“聪明”,想到了许多我从来不去想的问题。但我却清楚,人要是越“聪明”越不会轻易地朝不明确的目标前进。古人云:祸福太明,趋避计较,此心敏矣,然施于事则比比败也。我相信,那些不计利害者谓之“愚”的人才能勇往直前,天下事常常成于愚而败于敏。

对于所谓的“会被利用”,我想有太多的人被毁于这种担忧了。别人在利用你时能废掉你什么呢?金钱财产还是性命智慧?都不能。那好,就尽量地来利用吧。其实,有时我们并不清楚究竟是谁利用了谁?往往正是利用你的人帮助你实现了梦想、积累了智慧、掂出了你的价值。假如这个世界因计较被利用而吝惜付出,坠入既不被利用也不利用的自闭,那么大地会冒出绿荫、天空会出现彩虹、四季会秋去冬来、社会会前进发展吗?

我所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被利用”,而是那些常常临驾于业务之上的职场争斗。不知道诸位还记得前面曾提到过的G先生吗?他能在报社一霸天下而众人噤声,可想而知,我们处在如何的不文明状况之下?所以,严重的问题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实干者容易成为靶子,得不到保护。有些人画狗不像,却最善于画鬼。他可以猜疑你接手头版编辑的动机是冒尖;可以指责你在版面上的尝试是不稳定的性格不成熟的人格;可以攻击你策划记者写稿是有跨部门指挥的野心……

假如你没有心理准备,无法忍受这些猜疑、指责和攻击,那么,最好趁早别揽着干事,因为那一定会给你带来痛苦的结局。

好在我无意于职场争斗,对于名誉、利益,已看得淡化。这次接手头版想搞些变化,完全是出于对业务氛围沉闷、说空话不干实事等陋习的看不惯。我想利用这样的机会,冲击一下这种风气,更是为了防止自己从看不惯而坠落到只会发牢骚的颓废中。

我没有向领导提出任何个人要求,跟总编说好是临时顶替,等完成头版改版任务,依然回到国内版。

我喜欢国内版已经形成的亦编亦采的工作方式,喜欢一个人一支笔一本采访簿走遍天下的感觉。我设想的最坏结局无非就是这样:干我喜欢干的事去。想到这里,心中一片轻松。我对在改版过程中可能会产生的一切猜疑、指责和攻击,都不会有过敏的反应。相反,这一切会淡然地从我的头脑中滑过,就像水珠从鸭背上滚落一样。

收获有时会变得出人意外,正是在这次接手头版改版的任务中,我喜欢上了编辑这个“为人作嫁衣”的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