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感谢这本书(新闻职场告白12)  

2016-06-26 16:14:19|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手头版编辑任务后,我开始思考头版内容和风格的重新定位;同时着手搜集各种电脑排版报纸的版式,结合本报的实际内容大胆实践。我还手工制作或勾画出各种版面变化的样式,制成干片付印,以弥补铅排手段不足的缺憾。我想用“小米加步枪”的方式与已经进入电脑排版的报纸比拼,尽管这些变化的手段被人称之为“野路子”,甚至是幼稚和粗糙的,但正是在这样的比拼中,我对版面的理解和把握逐步到位。

三个月后,1991年的6月,《上海商报》进入电脑排版;再二个月后,我被聘为编辑部副主任,主持部门工作;这些条件的具备,使头版的改版进入新的起点。

我要感谢一本书,这本书对我的影响,或者说对《上海商报》改版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采访部记者陈芳见我整天坐在编辑部捣鼓版式,便从她先生张伟清(解放日报记者)那里拿了一本书借给我,书名为《美国报纸组版和设计》,作者是美国的达里尔·莫恩,译者是解放日报副总编辑陆炳麟和江和平。陈芳叮嘱我:“抓紧看,我先生不舍得将这书借给别人的。”

这是我见过有关组版的最好的书,令我爱不释手。我不好意思久借,只能边看边摘抄,以便反复阅读慢慢消化。可以说,我的编辑理念是由这本书奠定基础的。

我不光自己看,还把摘抄的内容先后编成七个讨论专题,组织编辑部全体人员进行业务学习,下面简要论述一下这些专题讨论对我们的启示。

《组版宗旨》:不能把读者局限在面窄量小的决策者和经营者,而要扩展到全社会的消费者。必须跨出行业,面向社会,使《上海商报》扩大信息量,提供各种服务,成为商业与整个社会联系的桥梁;开展工作研究、分析、预测,引导全社会商业行为的健康发展;提出批评建议,接纳全社会对商业的呼声、意见;反映商业面貌主流,争取全社会对商业的理解、支持。作为编辑,必须寻找全社会对商品经济的共同兴趣点,通过选稿、编稿、标题、组合、集纳等各种手段,引导报道角度由企业内部转变为用户、市场;由单纯业务转变为生活、思想、文化;由领导机关转变为群众百姓;由指令性的规定、会议等转变为活生生的循循善诱。

《版面设计》:关注两个原则:一、越简单越好,二、形式服从内容。记者要追求文章的可读性;编辑要追求版面的易读性。易读性是读者的利益,也是组版要达到的目的,而最能达到这一目的的便是模块式编排。在模块编排中通过对比来突出重点,消除单调;通过平衡来保持匀称,呈现美感。要精心研究如何在对比中求平衡,在平衡中求对比,既有共性,又有个性。在对比和平衡的矛盾统一中创造出千变万化的版面样式。

《标题制作》:标题不仅是文章的“眼”,而且是版面的“眼”,是组版设计的重要手段,是编辑对稿件的再创作。经济类报纸的标题必须打破以往的思路,避免干巴巴的单位名称和一连串枯燥的数字;避免空洞的不着边际的“显著成效、成效显著”等形容性语言;摆脱谨慎有余大胆不够、抽象干瘪缺情少趣、长于陈述疏于表现、露而不藏长而平淡、多粉饰形容少简练动词、巧用活用不足语言缺乏功夫、大白话儿太多不讲音韵节奏的种种平庸,在不脱离稿件本身的基础上,尽可能帮助稿件跳出俗套。

《重新估计图片地位》:读者常常是被一张精彩的图片吸引住然后再去看有关的文章,而不是相反。因此,图片不是文字的附属物而是一种报道的形式,决不能仅仅把图片当作版面上的装饰品或分隔文字的材料。值得庆幸的是,当时国内一大批报纸的编辑还没有意识到用图片来扩大信息来源和提高设计价值,我们可以以图片报道为突破口,要求组版编辑在版面设计前就应该考虑好图片,可能的话还应该同摄影记者探讨照片的采访效果和具体要求,并由此考虑到版面的篇幅多少和若干的配合文章。

《电脑排版中线框网的运用》,这涉及到比较专业的编辑技术手段。尽管如此,编辑部的定期业务学习,还是吸引了其他部门一些同仁前来旁听。我为此再作了两个对报社采编业务未来发展的专题讨论:

《弱点·对手·借鉴》:《上海商报》的优势正在丧失,要以《新闻报》、《工业经济报》为竞争对手,以《工商时报》、《中国商报》、《新闻出版报》为重要参考,除了了解政策动态,提高思想水平和增强新闻敏感性,还要借鉴这几家“北派”报纸的标题内容、版面样式和图片处理手段,从中摸索出一套适合本报组版设计的特色。提倡编辑向记者学习,提倡编辑同记者“侃大山”,以掌握报道早期情况和发现尚未见诸文字的社会热点,使组版的目的更加明确,采用稿件尽可能做到分清轻重缓急,照顾全面合理。

《演变及发展趋势》:要建立新的流水线,打通记者与组版编辑、文字编辑与组版编辑、摄影记者与文字记者的三大沟通渠道。展望将来集合传播和集体传播的趋势,组版编辑应该具备在后方坐阵的能力,不仅做到能对常规的采访进行计划,也能对重大的、突发的报道进行谋划,熟练地接受和贯彻总编室、部主任的指令。即使到一线参与某些报道,组版编辑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拿手好戏在于组织起一支报道力量,调度好这支报道力量,敏锐果断地处理来自一线的问题,与所有的人形成一定的交叉复合工作关系,而不是各管一段,坐在流水线的那一头守株待兔。

编辑部在业务讨论中提出的理论和操作设想,实际上是一线采编人员对市财办要求《上海商报》拿出改革方案的具体回应,而非报社领导层制定的改版方案。所以,市财办并不知道也不可能对此作出肯定与否定的意见,这场自下而上的改革变得相当吃力。好在持续几周的业务讨论,使编辑部的业务有了大幅度提高,改版的定位和方向也清晰起来。

那天节日加班,跟着我画头版的王杰迟到了。编前会安排版面结束后,他才出现在编辑部,没听到编前会对头版安排的要求,就黏在我旁边左问右问。我说了好几遍见他也没弄明白,就站在他摊开的版样纸前,用笔替他画了个草图。

王杰不再吱声,坐在那里一算,标题、文字、图片都正好,就叫起来:“各位,把韩老师的画版尺扔了,他用不着尺!”说罢,他又黏过来,坐在我旁边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绝招?透露一下。”

我说:“没有绝招,只有勤奋。”

他眨巴着狡黠的双眼说:“猫教虎,留一手呀?”

我笑了,对他说:“你这个弼马温,老想回花果山撑齐天大圣的旗。没把你压到五指山下,你哪里会认什么师父?”

王杰一楞,随即大笑:“师父又点我穴位了。”

王杰所说的又点穴位,是指他一到编辑部就被我批评的事。那天他改完稿交给我时,没有把稿件和发稿单用别针别在一起。我一边将稿件别上别针,一边问他:“就这么交给我了?没听说过这句话吗,不做小事焉淡理想?”那天,他也是这么一楞。

不过,我一直欣赏年轻人要做"齐天大圣"的理想,但要真正实现目标,还是要让他们先学会做小事,并把小事的细节做好。这无疑是我对年轻人的起码要求,因为任何成功者的所谓绝招,都是用细节的功夫堆砌出来的,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往往能反映出一个人深层次的业务能力和行为修养,也常常决定了一个人是否足堪重任。那些对做小事不屑一顾,老是怨恨自己怀才不遇的,大都是在职场上输得一塌糊涂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