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我与电视之缘(新闻职场告白27)  

2016-07-12 14:45:15|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在短短两天内,呈上上海电视台的借调函,这让孙总编有点惊诧。

其实,早在6年之前的1988年,我就“触电”,业余时间帮上海电视台专题节目撰写解说词了。

当时上海电视二台《女性世界》专题节目编导李虹光,和我一样也是在黑龙江插队的知青。1978年恢复高考时,我们曾在一起复习迎考。回上海后她进了电视台,平时相互多有联系。作为电视人,她习惯画面形象思维;作为报人,我擅长文字逻辑思维;大家在新闻业务上正好可以取长补短。19883月,李虹光约我为一档三八妇女节报道撰写解说词,这是我第一次“触电”。

我是个做事特别认真的人,为撰写好解说词,不仅参加全程现场采访录像,还挤出时间去电视台的编辑室观看素材带和剪辑过程,甚至参加最后的解说词录音合成。有了这样全程“触电”的经历,我学到了很多电视拍摄和编辑的专业技巧。

李虹光此后经常让我参与电视专题的制作,我每每允诺,戏称“当年的党支部书记(下乡时她是另一个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又发铁锹让我干活了。”

就说1993年吧,这年2月,我受黑河地区专员赵培星之托,请上海电视台李虹光和劳动报费凡平一起去了一趟黑河,回来帮电视台撰写了《留在黑河的上海人》专题片,这是上海电视台第一部反映大返城后仍留守在农村的知青纪录片。

这年5月,李虹光请我去看她们一行从宁波大榭岛拍回来的素材带,然后帮他们撰写了《妈妈万岁》的电视纪录片。这部专题片记录了一位被遗弃在海岛上的知青女儿寻找大返城母亲的故事,情节内容催人泪下。

这年9月,杨浦大桥通车前夕,上海电视台要拍一部纪录片《大桥交响曲》。他们请某大学搞建筑的专家写了一篇策划稿,洋洋洒洒1万多字,编导几经改动也难以成片,李虹光又想到了我。我们撇开专业枯燥的原稿,重起炉灶。

在总体思路上,几经商讨,决定摆脱工程技术介绍,从人文社会的角度来设想这样一个话题:桥,是伸向空中的路,是人类对新天地的追求。如果缩小话题,也可以从桥的角度来认识一下上海的历史。人们会发觉:正是通过桥,上海工商业才有了三次大的开拓,从而将上海中心城的外延扩展了三次,形成了一次比一次更大的“圆”。其中第一次是推倒旧城的护城河,将上海与租界连成了一片;第二次是跨过苏州河,向西向北与工业区连成了一片;第三次就是现在,从越过黄浦江的南浦大桥开始,到今天杨浦大桥的建成,上海形成了“内环”这个更大的圆,这是百年来黄浦江两岸的圆梦。这个定位,一下子把工程介绍变成了历史文化综述,变成了电视观众容易接受的话题。

在片子风格上坚持纪实,将原来片中空洞的赞美之辞和拼凑的概念想象全部用现场的采访来替代。尤其是原片中有一段用的是红军长征十八勇士飞渡泸定桥的电影资料镜头,想以此表达对大桥建设者奉献的敬意,但这实在背离了纪录片的写实精神,让人感到突兀和虚空。我们到大桥建筑工人中去,寻找可以替代电影资料镜头的现实生活。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个班组的工人,在撤离工地前,准备去大桥上向一名因事故死在这里的工友告别。我认为这是极好的素材,其感染力将远远超过飞渡泸定桥的电影资料镜头。但大桥指挥部却认为这是事故,是负面的东西,是采访的禁区。为此,我们与指挥部反复沟通:事故虽然是负面的,但工友们的感情是正面的,指挥部的领导对不幸逝去的工人应该也是有感情的吧?指挥部考虑再三,最终同意我们采访。于是,后来在纪录片中出现了这样的镜头:当天就要撤离工地的工友们,在曾经发生事故的现场为死者丢下一根根香烟;从一只捏烟欲吸还停的手,移动到眼睛的特写,工人们远望大桥前展开的沼泽地,正在拆除的工棚,以及已经高高矗起的大桥……尽管这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片断,但却画龙点睛,为整个纪录片增添了浓厚的情感。

此片后来获得“首届中国纪录片展示赛二等奖”。

而我在此基础上写了《浦江梦圆――来自杨浦大桥之外的报告》一文,被1993101日《上海商报》发表在头版头条。

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媒体人跨行操作的相当少。我经常有机会参与电视台节目制作,于是便自嘲为“两栖传媒人”,这影响到我后来多媒体新闻理念的形成,推动我后来追求多媒体的合作实践。当然,在为电视台策划和撰写纪录片的过程中,我还体会到报道参与者整体合作的重要性,煅炼了我在现场捕捉画面的敏锐性,以及作为电视台记者在大场合中不怯阵的采访风格。

两栖作战所形成的多元思维技巧,被灵活运用到不同载体的运作中,真可谓如鱼得水,其中奥妙,一言难尽。     

附:浦江梦圆

――来自杨浦大桥之外的报告

记者  韩自力

  1993101日头版头条

巨圆跨江

在上海城市规划设计院,徐道舫总工程师打开一张上海市地图,用红笔从南浦大桥向西,沿中山南路、中山北路划到黄兴路、杨浦大桥;然后,再从南浦大桥向东,穿过杨高路,以杨浦大桥为最后联接点,勾勒了一个圆圈。他对记者说:“这个内环线里,就是规划中的上海中心城。”

即使是在地图上,这也算得上是一个巨圆了。它经过两座大桥,两跨黄浦江,把浦东浦西120平方公里的土地罩在自己的圆心里。长期以来,上海城依黄浦江而兴起,却又被黄浦江而阻隔。从南京路西藏路口到浦东的陆家嘴,仅仅两公里,一江之隔,却有天壤之别。一百多年来,有人提过建造一座黄浦江大桥的设想,然而那只是一个梦。黄浦江上从来没有打下过一根桥桩。现在,不过短短5年工夫,两座世界级的大桥就在同一座城市、同一条江上建成。如此快速,足以令国人自豪。在杨浦大桥参观的人群中走一走,可以处处感受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

浦江造桥的百年之梦,之所以能圆成现实,是与中央决定开发开放浦东和上海中心城外延的扩展相关的。这个引起世人瞩目的现实,已远远超越了百年的梦境。

三次延伸

桥,是伸向空中的路,是人类对新天地的追求。假如从桥的角度来认识一下上海,人们会发觉:正是通过桥,上海工商业才有了三次大的开拓,从而将上海中心城的外延扩展了三次。

今年的1117日,是上海开埠150周年。150年前,人们出入上海城必须走过护城河上的吊桥,穿过城门。鸦片战争后的1843年,根据《南京条约》,上海开埠。洋人在城墙北边开辟租界,办起了工商业。拖辫子的男人、缠小脚的女人,终于迈过了护城河。上海的中心城一下子向北伸展到了苏州河边上。闭关自守的城墙和护城河便成为城市发展的累赘,被推倒填没,成了今日的中化华路、人民路。

19世纪下半叶及20世纪初,与殖民经济渗透相对的是中国人兴起了“洋务运动”和“维新运动”。上海的经济迅速发展,工商企业纷纷过河,再度向北向西发展。苏州河上又是造桥又是建桥。在上海档案馆,记者见到一张19世纪80年代位于现今长寿路一带苏州河的照片。那时的北岸还是一片滩涂一片芦苇。仅仅二三十年,北岸就出现了繁华的四川北路商业街、东大名路办公楼、杨树浦工厂群、老北站铁路……之后,上海一直向北向西发展,以期同背后的内地相连。中心城的外延扩展到中山环路。

本世纪80年代始,在被称作“第二次解放”的改革开放中,人们才调转头来,把生存发展的目标从西北转到了黄浦江对岸的东方。成千上万家工商企业东渡,几十万户居民东迁,延安路隧道的穿越,南浦大桥的跨越……黄浦江不再是城市的边缘河,如今轮到它成为城市的中心河了。

上海的中心城正在经历着诱人的第三次延伸。

两琴合奏

当有关杨浦大桥的报道接连不断见诸于各种新闻媒介时,记者在杨浦大桥之外了解到许多情况。

市轮渡公司:几十年来,轮渡运量年年增长,而随着浦东的开发,增长得更快。尽管目前南浦大桥和隧道已分流了市中心三分之一的过江客和三分之二的过江车,但每天轮渡的客流量仍达到100万人次,上升了7.7%;机动车流量达到1.6万辆次,上升了18.5%

两年前搬迁到浦东的一户居民家:浦东对相当一部分居民来说,现在还是个“卧城”。以前每天早上是浦西人到浦东上班的多,现在则倒过来,每天早上是浦东人到浦西上班的多。或许直到退休,许多人才会停止这每日的过江奔波。

大桥管理处:南浦大桥每天的通车量可达3万辆次左右,可现在实际上只有1.5万辆次。它的能量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这主要是因为两岸交通布局还未达到完善的配套。其中,内环线的未贯通也是个主要因素。

综合上述情况,显而易见,杨浦大桥作为内环线的最后联接点,其地位和作用是十分重要的。我们正处在令人振奋的时代。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曾经把两年多前竣工的南浦大桥浪漫地比喻成一架“H”形的竖琴。如今,杨浦大桥又恰如一架“A”形的竖琴。“HA”两琴合奏,在黄浦江上奏响了《时代进行曲》。

无论使用何种语言的人,都能从这进行曲里听到了中国人民的笑声。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