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马蹄”与“澳门”(新闻职场告白30)  

2016-07-17 11:16:13|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电视结下的缘,既然不是从《今日印象》开始的,那么也不会因为离开《今日印象》而结束。

1994年年底调到《新闻报》后,我还兼职做了好几年上海电视台《智力大冲浪的》的策划,同时为市委组织部党员电化教育处撰写专题竞赛片,为市检察院撰写反贪内部资料片,并在《新闻晚报》负责采访部门后,与上海电视台《有话大家说》、《真情实录》等栏目多次合作,缘份一直持续到我的新闻生涯结束。

我与电视结缘的牵头人李虹光,后来也没有中断与我的合作。其中很有意思的是在19985月关于《“马蹄”风波》的合作。

无人不晓,上海人民广场最早是洋人的跑马场。如今跑马场已旧影难觅,但在广场西侧一幢幢现代化高楼中藏有一处低矮的旧院,是当年的马厩。它已经成为“72家房客”的民居,人们来来往往路过,却几乎无人知道这个小院的历史。19985月,借住在其间的一位青年画家听说这处马厩可能被黄浦区列入拆除计划,就告知了电视台。身为编导的李虹光得知后也为马厩可能被拆感到惋惜,想做个电视片。但怎么做呢?讲过去的历史?呼吁保留?怎么样才能让有关方面重新考虑拆除马厩的规划呢?李虹光来找我商量。

我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不过,任何想象都不如生活丰富,我建议还是先去马厩实地采访一下吧。

正是在那里,我们发现了一个故事:楼下居住的那位70多岁的孤独老人,竟然就是当年跟着洋人在马厩伺候马的“马童”。他和那位刚搬来借住在二楼的年轻画家发生过一场争吵,对画家十分不满。争吵的起因是画家私自折下了大门上钉着的一枚马蹄。据老人讲,这是当年跑马场的标志。在这个小院里,到处可以看到当年马厩的“遗迹”:墙上的编号、旋转的铁梯、拴马的铁扣、尖顶的钟楼……当然,年轻画家在向电视台报料时,却没有提到他和老“马童”为了一只“马蹄”而争吵的事,在他看来,与此处建筑就要被拆相比,俩人之间的争吵显得微不足道。

但我对他们的争吵却充满了兴趣,对李虹光说:“这是最好的情节!这部电视片标题就可以叫《马蹄风波》。我们无需与黄浦区有关部门交涉,只要拍好这场风波的情节,再请我的好友——上海历史博物馆文物征集组组长老张来鉴定这只‘马蹄’有无收藏价值就行。这不仅使电视片具有可看性,而且也能起到呼吁保留‘马厩’的作用了。”

果然,就在我们拍片的过程中,黄浦区有关规划部门的领导闻讯来到现场,他说没想到这个从来没上过文物保护名册的旧房,竟然有异乎寻常的历史价值。

《马蹄风波》这部纪录片,自始至终都在描述一位70多岁的老“马童”与一位年轻车家的争吵,他们争吵的起因、各自的担忧以及邻里的劝解、规划部门的惊讶、博物馆的意外收获,最后是年轻画家拆下了这个院子里最后一只马蹄交给历史博物馆工作人员,而老“马童”则向历史博物馆工作人员索要收藏的证明。

纪录片的切口很小,作用却很大。直到现在,将近二十多年过去,“马厩”依然毫发无损。

与电视台最大的一次合作是在1999年夏天。

那时我已经在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下属的《新闻晚报》工作。李虹光知道我工作相当忙,但还是叫我去上海电视台,说要商量一个重大题材的电视系列片。

题材确实重大,是制作这年1220日澳门回归的电视系列片。李虹光带领摄制组已经多次去澳门采访,打算做20集电视专题,拍回的素材带足足有四五十盘。但就在她要开始后期编辑时,中央电视台的澳门回归专题片播放了。此片从历史高度出发,谈古论今,气势恢宏。这让上海电视台澳门回归专题片的后期制作傻了眼,拍摄思路雷同重复不说,上海电视台无法拥有央视的豪华拍摄条件,也无法像央视那样拥有采访上的种种权威和便利。同样的套路、不可比的气势,加上在央视之后播出,这让上海电视台情何以堪?

我喜欢在业务上的各种挑战,答应与上海电视台一同来攻克这道难题。为了不影响《新闻晚报》的工作,我利用空余时间和晚上,花了好几天总算看完了那四五十盘素材带。李虹光着急地问我:怎么做?

在看素材带的几天里,我已经思考成熟,认为拍回的素材带大部分可以用,但要改变角度。建议上海电视台的澳门回归系列片另辟蹊径,避开央视宏观大气的历史诉说,展示上海电视台以点带面的个性刻划。就像中国文学史上,北方有北方的纵观历史之气势、雄健豪放之格局;南方有南方的街头巷尾之细腻、婉约清丽之风韵。从收视效果上来说,大陆人了解香港的较多,但了解澳门的并不多,用故事情节去深层次地表现澳门具有代表性的一个个人、一个个家庭,可以让观众从细微之处更贴切地了解回归过程中的澳门社会心态。

宇宙、星空、大海,既然我们没有能力去探索,那就拿起小小的显微镜吧,去观察身边的光、水、沙粒、雪片。一个细胞、一个分子,那里一定会有许多人尚未知晓的东西。

我的建议被上海电视台接受了。于是,李虹光带领摄制组再去澳门补拍相关素材,我则留在上海构思专题系列片的框架。

就这样,尽管我之前从来没有去过澳门,这次也没去澳门,但我却通过真实的电视素材画面,完成了20集专题片的整体构思,并撰写了其中渔民陈明金一家、土生葡人贾振华夫妇、开餐馆的葡萄牙老板法兰度、洋女婿画家贝澧道、走出赌台的陈丽锦、神香厂业主李祥馨、船厂老板黄业成、神像店老板曾德衡、上海劳务输出澳门的技术员、医院里的上海医生……10集专题片。

整整三个多月,白天,忙完报社的事,就去电视台看素材,看剪片;晚上,在灯下的电脑前独自一人撰写解说词,经常干到凌晨三四点钟,睡三四个小时后,又去报社上班。

199911月,由澳门首任行政长官何厚铧题写片头字的《看澳门》大型电视纪录片,终于全部完成,并由新华社澳门分社在澳门举办了首映式。

李虹光去澳门参加首映式回来后,不好意思地对我说:“活干完了,你连澳门都没去过,由电视台安排你去一次吧。”

我还是没去成澳门。想起这三个多月里连和妻儿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心中有种欠疚,不如把自己一个人去澳门的费用额度,用作一家三口去附近旅游的开销吧。

至今,我都十分怀念一家三人在鹰潭龙虎山、龟峰休闲逍遥的那些日子。那种完成一项大任务后,与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感觉,惬意无比。至于澳门,我想:都回归了,还怕以后没机会去吗?

直到15年后,我退休第二年的春天,和妻子俩人自驾,带着才9个多月大的孙子,从广州大哥那里接母亲回沪,特地绕道珠海,入境澳门,终于见到了曾在电视画面里看到过的大三巴牌坊、大巴街、大炮台、澳门博物馆、黑沙海滩、葡京酒店赌场……我写下了《澳门,不再神游》的博文。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