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铁窗里的对话(新闻职场告白32)  

2016-07-20 13:15:18|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深度报道部待了三个多月后,总编俞远明找我谈话,安排我到专刊部。他是这样给我下达任务的:“《新闻报》原来有个经济法律专版,因办得不好,已经停了半年多,希望你去重新恢复。”

尽管我对法律报道不熟悉,但我十分庆幸自己能在这样一个时期从事经济法律的报道。因为恰恰在这几年内,是中国经济法规出台最多的时期。我因此学习了许多经济法规,经历了一些重大的经济案件采访,这对我后来的新闻生涯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接手任务后,我拟定了新的专版名称:《商与法》;制定了“普及经济法律知识、推动经济法律建设”的办版宗旨。

根据《新闻报》的特点,我在司法系统组稿时,把重点放在对经济转轨变型时期中经济案件动态趋势的分析和新型经济案件的法律探讨上,力争去写一些提出问题和提出警戒性的分析稿。比如我在综合一系列合同案件后写了《我国合同法面临全面挑战》;在了解法院审理的经济犯罪特性后写了《社会三产经济犯罪剧增》;从上海火柴厂状告普陀区公证处引出的一场公证风波写了《到底应该制裁谁?》;等等。这些文章都被其它媒体转载并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那时,媒体与公检法的关系氛围十分融洽,加上我本来在知青中就人脉广泛,其中不乏在公检法负责宣传工作,我去他们那里采访常常一路绿灯。我甚至可以先翻阅一遍他们最新编的内部《信息交流》,从中寻找到有报道价值的案例后,再与他们沟通哪些可以见报,哪些暂不能见报。这使我从来不缺独家稿件。比如当时由于市场上钻石首饰鉴定的混乱,一位消费者将厂商告上法庭,尽管最后原被告达成协议没有开庭,但我在法院的《信息交流》中得知这个案件后,觉得相当有报道价值,写了《珠宝证书该由谁出?》一文,触到了这个领域的痛点。还有类似“上海工商局没收香港一家珠宝公司500万元金饰品的行政处罚被法院撤消”的案例、“徐汇警方56小时破获一起本市罕见的特大钻石首饰盗窃案”的报道等等。也许是因为与公检法有着这样融洽的关系吧,我还被聘为上海铁路公安纠风监督员、上海徐汇区看守所纠风监督员。

但是,因为《新闻报》之前曾有一个被停办半年之久的经济法律版,《商与法》的出现令当时负责法律版的编辑心中相当不爽。这让我一度无意地陷入了复杂的人际关系。

1995年年底,某法院要举办一次与法制记者的联谊活动,事先征求我意见:是不是把《新闻报》原来搞经济法律的两记者也请来?我说当然可以。法院搞宣传的工作人员听后舒了一口气说:他们一直让我不要给你提供报道新闻线索,我担心你们有矛盾,怕请他们来你会不高兴呢!我淡淡一笑。调到《新闻报》已经一年,我一直很低调的在做一个编辑。至于总编让我恢复《商与法》专版,会不会引起以前被停版的记者不高兴,这用不着我担忧也并非我能避免的,但职场输赢都会给人带来一些本能的反应,这我完全可以理解。无论他们对我如何妒恨甚至做过什么样的小动作,我仍然愿意尽力去抚平他们受伤的心。回报社后,我对这两位记者说:你们热爱法制报道,也有经验,看看想跑哪些法制条线?这些条线就交给你们了。

每周半版的《商与法》,对我来说本来就很轻松,如果再有人愿意业余帮我跑部分条线,我何不乐得更轻松一些呢?事后有人告诉我:“这两位记者对别人私下议论,说你这个人不错。”其实,人的诉求不同,心态也就不同,我把自己并不在乎的事分给很在乎的人去做,消除矛盾,彼此开心,这不是很好吗?

我一如既往喜欢做的,就是用散文化白描的手法去写新闻。在法制报道中采用这样的采访和写法,对我的吸引力更大。因为关注法理之外的涉案当事人及其亲属的情感,可以揭示更深的罪与人性,让报道具有更强的感染力。

比如我通宵随法院执行庭对拒不履行判决的“老赖”进行强制执行,描写了一位欠债人老婆对丈夫的怨恨:“格种卖相的人,好做厂长经理呀!侬有神精病的,脑子搭错了。提早退休,一天到夜想当啥格厂长经理,家里全部被侬败脱。大笔一挥,叫侬签字呀,厂长经理当得适意伐?”

我描写法院判决后罪犯被押上警车的瞬间:罪犯在母亲面前装出潇洒的微笑,而母亲却转过身子,含泪的双眼躲避围观者的目光,在颤颤巍巍离开人群后,原本擦泪的手绢被她硬塞进憋不住哭声的嘴里。

我还多次进入看守所,与案件当事人去聊案件之外的人生意义,比如下面这篇发表在1996127日《新闻报》的文章。

附:铁窗对话

——给老三届在位者的备忘录

一、

张维新在看守所狭小的审讯室里面对我,他曾有过令人羡慕的经历:17岁到黑龙江插队,18岁入党,21岁上大学,被逮捕前是上海轻工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总裁。

因受贿人民币12000元港币60000元而被立案逮捕的张维新有点慌张,一开口就连连说道:“我一定老实坦白。”而他掠来的眼神却依然有一种历经沧桑的老练成熟。

我并不是来找他谈案情的。在我的手里,有一份黄浦区检察院提供的数字:今年1月至11月,该院立案的经济罪案5256人,其中涉及老三届年龄段的有1515人,分别占到29%26%。这个比例是很高的,即使按照“他们掌权的人多,犯错误的比例也相对高”的说法,人们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一向被誉为“社会中坚”的老三届,似乎并没有因为他们曾经吃过苦,而比别的年龄段的人更为清廉。带着这种遗憾,我早就想找其中的一个来反思一下,不是张维新也会是其他人。

二、

“我确实是想做一番事业的人,我自己觉得做得也不错。”当张维新了解我的来意并知道我也曾在那块土地插过队后,语气略为轻松了一些,“应该讲,由于自己比较一帆风顺,放松学习,才翻了船。”

任何时候,一帆风顺的人只是少数。任何一代人,他们中总会有少数人被推到大大小小的位子上,成为社会发展进程之间的过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老三届作为一个整体只是一个历史概念,今天他们已经分化成不同层次的人。对少数“很顺”的老三届来说,他们是在监督机制、法制建设加快但还不完善,需要强调思想道德,自我完善的环境里掌权的,而面临的却是高速发展的商品社会。于是,个人的道德良知受到考验,意志不坚定者手中的权力极易被利益诱惑和收买。这真可谓是一个大浪淘沙的年代,才华、性格、机遇,都可能是个人顺与不顺的原因,而能克制私欲却成了这些顺者今天成败的关键。

张维新听后沉思良久,承认自己没有很好从这些方面想过。他说:很珍惜曾经拥有的一切,自己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年薪有六七万元,家里也不缺钱花,只是人家硬要送,不拿怕人家不高兴。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三、

既然说到“珍惜”两字,我就讲一件所见所闻之事:一天,一家餐厅里有两桌不相识的食客,一桌年轻人边吃边对社会发牢骚;另一桌有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听不下去,便回头说:“现在社会有什么不好?像以前那样,你们家里能有彩电、冰箱吗?能到这里来下馆子吗?”年轻人见其一口“国语”,吃不准是什么人,便不再言语。中年人遂低声对同桌人说:“这种小赤佬没有吃过苦头呀,老早阿拉下乡的辰光,啥人敢想今朝能过上这种日脚?喏,现在香烟抽国家的、轿车用国家的、吃饭也是国家的,这种日脚蛮好啦,要珍惜呀。”从这种心态为出发点的“珍惜”,难道不是一种令人可叹的悲哀吗?

张维新苦笑着自嘲:“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常常对别人讲的是一套,自己心里想的又是一套。就在进检察院的当天下午,我还在下属的浦东分公司开大会,要求职工维护公司利益,尽最大的力量追回欠款。想想真是好笑。”

但他又补充道:“说来也许别人不相信,当总裁后,公司发给我的信用卡,一次都没用过。第一次在香港接受20000元时,港商说没时间招待我,让我自己招待自己。我觉得他如果尽地主之谊招待我,本来也应该花这点钱的,这只不过是一种形式的转换。”

四、

我无法说了,因为如果张维新没有受贿的罪行,那张一次没用过的信用卡可以作为他廉政的旁证;但是,他受贿历史长达3年,人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张空白信用卡只不过是一种遮人耳目的把戏。我也不想说了,因为金钱在诱惑权力时,一定会使出浑身的解数,转换会令人眼花缭乱,形式是迷人舒适的。回顾人生,我突然发觉:为什么在我们年轻时甚至童年时能分辨得很清楚的有些简单道理,现在却反而说不清楚了呢?

我问张维新:我们这一代人是看着《红岩》、《红日》、《红旗谱》长大的,现在你还会去看类似的书吗?我列举了一些老三届会感兴趣的当代知青作家的文章。他摇摇头说:没看过。那么,你看什么呢?没时间看,太忙了。张维新说,进检察院的那个晚上,本来应该去交大读“MBA”(工商管理硕士班)的。我终于知道,再同他更深地交流下去是很困难的。他是一个除业务和仕途外,对精神已经麻木的人,这也是他在“精彩的世界”里步入误区的原因。

早在100年前,法国最有名的军事学校就开设政治和文学课。他们认为,一个军官如果不懂得政治和社会学,就不可能指挥好战争。那么,在经济建设为主战场的今天,一个企业家如果不懂得政治和社会学,在商战竞争的冲击下,潜在的危险就更大。

张维新离开审讯室回监房时,再一次回过头来对我说:“谢谢你的提醒,我真应该像以前那样去多读一些书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