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七个女大学生的遭遇(新闻职场告白36)  

2016-07-24 11:42:21|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是发表在19951215日《新闻报》上的全文:            

还没来得及褪去新奇,却已品尝了一份苦涩,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从今年73日到911日,被太平洋大饭店录用的上海立信会计学校的7名女大专毕业生,在短短的70天里,先后含着泪,一个不剩地离开了那里。

按说当前中国外资企业劳资矛盾时有见闻,但如此耍弄这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确实是闻所未闻。

章怡萍:当我们接到口头通知,顺利通过太平洋大饭店应聘面试时,并没有在意这家堂堂的五星级酒店怎么竟然会连一张书面通知都不发。我们老老实实按照酒店的要求,报到的第一天,每人缴上800元“培训费”并在一份类似“协议书”的纸上签字时,竟没有想到:这份东西只有属于酒店单方保存的一份。

73日进太平洋酒店,74日即被解雇,这真像是一场恶梦。

上班第一天,培训部经理宋慧就宣称:“一切教育的最可贵结果是促使自己进行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但得做的事。”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了“结果”:

午后,宋慧和外籍员工希拉要我把已经剪短的头发去剪得更短一些。剪完发,上完课,希拉给我们15分钟时间洗澡。人很挤,洗完澡只剩下2分钟,我匆匆梳了梳头就跑上去。

希拉路过我身边,问我是否洗过澡。我回答是的。她说我肯定没洗过。这时有很多人证明和我一起洗过澡。希拉叫来宋慧,说我头颈里有一些短发,肯定没洗过。我解释中午刚理过发,洗澡梳头时可能会有头发掉下来。她们一时沉默了。随后,宋慧很严厉地斥责我态度不好。我懦弱地向她们鞠躬道歉。可是宋慧说我虽然嘴里在道歉,但肢体语言告诉她是不服气。我不知道我的肢体怎么了,只是一个劲地还在向她道歉。这次,她明确地说我眼睛看着地板不尊重她。

希拉问我是不是不高兴,我诚实地回答是的。她追问为什么?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为了不让她难堪,我说因为我做了让她不高兴的事。她紧逼着问:“既然是你做错了事,不是我,那你为什么不高兴?”我真的无法再言语了。

接着,宋慧和希拉开始轮番教训我,说我自己以为了不起,其实一无是处,没有任何价值……我一生从未被人如此伤害过,这时完全木然,不知所措。

她们骂我后,宋慧说:“你不适合我们,请你交辞呈。”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被开除了。在宋小姐的命令下,我写了辞职报告,交给希拉时,因漏说了“madam”一词,她又对我大喊大叫地呵斥。

晚 上715,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让保安查完我的包,离开了太平洋大饭店。

严格的管理是需要权威的,但权威绝不是滥施淫威,更不是体现强权与对他人人格的践踏,不但不给下属留下一点点自我解释的权力,并且对已经委屈求全的人还要从肢体追究到眼睛,一直追究到心底里,这倒底是现代化管理发展的趋势呢?还是已经远离现代文明的中世纪野蛮手段?

紧接着75日,万菁犯了一连串的“过失”:午饭补妆后,没想到值日生要提前汇报,她没赶上,写了一份过失报告;下午上课,因午间的事还在难过,几次要落泪时把眼睛对着墙壁,被视为“不尊重讲课人”; 下班前,她被再次叫进培训部,当场被责令写辞职报告。

712日,噩运轮到曹莹。那天,她的任务是站在走廊里向过往的人鞠躬问候,碰见几个在培训部的同学,向她们打了个招呼,正巧被宋慧看见。曹莹被叫进培训部,她害怕了,当问到有没有同别人讲话时,她回答说没讲。于是,她以“不诚实”之过失被责令写了辞职报告,蒙羞而去。

号称管理严格的五星级大饭店,却不按照我国的法规来录用和辞退人员:录用时不和职工签定一式两份的劳动合同;辞退时不出具不符合录用条件的书面证明。而像这样责令职工自己写辞职报告,不得不令人猜疑:这前前后后是否都是有准备的,以便一旦发生劳动争议时,酒店想以此站在有利的位置上。

陈芳:在那里我们经常遭到嘲笑和侮辱。一次,培训部的一个头在我们排队准备回家时,看到许多女孩穿着短裙短袜,她一手插腰一手指着我们的脚说:“你们这种穿法简直是typicle Chinese,是丑陋的中国人的形象。”其实她自己也是个中国人。

我被迫辞职是在715日。那是个入夏以来少有的高温日,地下室的走廊里闷热得喘不过气来。那天下午本来是我们的休息日,但培训部的人却说出一大堆我们做的“错事”,惩罚开始了。下午的5个多小时,我们一直被罚站在走廊里,向所有往来的员工九十度鞠躬问候,每一次鞠躬汗水都洒在地上。直到6点多,才让我们去洗澡。15分钟后,我们又站在走廊里,请示能否回家。

这时,一位修理工扛着梯子从我面前走过。因为走廊很窄,我不能做到九十度鞠躬,被希拉看见。于是我被“请”进办公室,几个人对我一番讥笑之后就让我写辞职报告。

由于下午5个多小时的站立,我实在累极了,站着写辞职报告的时候,不知不觉倚在了墙边的柜橱上。又是那个希拉,如同火山爆发,对我发作了一通。

我无力理会也不想理会她,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想提起它。

像这样剥夺职工按规定应该享受的休息权利,并且去伤害人格的做法,即使在国外也是要受到谴责的。作为劳动者本身,她的劳动力可能是廉价的,但是她的尊严却同任何人一样是平等的。自称“高层次”的管理人员应该懂得。

乐青:也是715日这天下午,我胃痛得想呕吐,看完病,培训部主任叫我吃药后马上到原来的位置站立。当天下午,我还被培训部经理叫进办公室,说是有人打电话告我,洗手时把水甩到她的身上,非但不道歉,在她提出后又对她甩了水。

我告诉经理,具体事情记不清了,印象中,我洗完手走到门口时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水弄到别人身上了。当时我回头朝那人点点头就急急忙忙地走了。经理让我把经过写下来,要和那人对质。而后她说我有另外的“过失”,要我写过失报告。写完后,她说我在写过失报告时末对走过的培训部员工问候,又让我再写一份过失报告,我只得站在那里一直写下去。

后来一直没有人来和我对质。两天后,我同其他人一样,不得不离开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从甩水引出的一份又一份的“过失报告”,令人想起一句古语: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种让人难以适从而又动辄用辞职威胁员工的企业,已经越来越让人反感。近年来大学生择业热点已从外资企业转向国有就是明证。

徐承乾:我是7个人中第一个自己辞职的,那是824日。之所以等了那么长的时间,一是想为母校争气,二是想留下来看个究竟。在酒店健身房时,我听到他们在议论白天是怎样整中国人的,边议论边哈哈大笑。对于这饭店我彻底心冷了。

为了讨还800元的培训费真是几经周折,她们骗我先办完辞职手续,然后不但不还钱,还叫保安撵我出去。连我上厕所都派人盯着。直到1013日才退还我350元。另外450元被她们扣下了,说是进入部门后发的一双工作鞋值150元,300元则是规定的培训应收款。

而我在那里一个月又二十天所领到的工资和加班费仅有365元,加上退还的350元也不够我第一天所交的培训费。

最近,劳动部专门发出“严禁用人单位录用职工非法收费”的通知,指出近来有些用人单位在录用职工时,非法向劳动者收取费用,其名目有集资、风险基金、培训费、抵押金、保证金等。强调对非法向劳动者收取费用的,应责令其立即退还。可是直到我们在125日去太平洋大饭店人事部采访时,见到那里正忙着“日常的”招聘工作,他们非但无意退还已经非法收取的费用,也无意中止目前仍在进行中的非法收费行为。当天下午他们电话通知我们在两天之内提供的书面答复至今也毫无踪影。

“我是受不了人与人之间那种冷漠和饭店里明显雇佣与被雇佣关系才离开的!”最后离开太平洋大饭店的沈培雯如此说。

当第二天接受培训时,培训部Manager就告诉我们:“你们的自尊在这里是不值钱的!You’re nothing!”她们不光这么说也确实这么做了。

走廊卫生间只有两个洗脸盆,培训员却要我们在20秒之内从所站位置直往洗手间,洗手后再回位。十几个人同时冲向洗手间,碰撞、奔跑。我曾跘倒过一次,头撞在墙上,眼都花了。

7月底,我被分到前台做结账。第一天去报到,部门经理要我在5分钟内到B1楼去盖章,由于进培训部礼节繁琐,耗时颇多,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那里。走廊上一滩水,使我重重地滑倒在地,一步裙也撕裂了一个约1公分长的口子。这么1公分,后来我赔了50元钱。

所以每天上班前我都会怕得要命,不怕别的,就怕一个中国女孩的人格又将被要践踏一天。911日,我毅然辞职。我毫无后悔之心,而是庆幸及时离开了太平洋大饭店!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