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躲猫猫似的采访(新闻职场告白37)  

2016-07-25 13:05:46|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个女大学生的遭遇》文章见报后,境内外40多家媒体转载报道。报社评报栏里有人用红笔写下:“本报发难,起到了作用,如果每月有一篇这样的报道,《新闻报》的知名度就更大。”

读者反响也很强烈,几天来,报社的热线电话铃声不断。19951222日,《新闻报》以《一石激起千层浪》为题,摘录了读者的部分来电来信:

浦东新区政府办公室的严先生和一位刚出差回来看完报道即打来电话的陈先生,对正向国际城市地位进军的上海居然发生这事大为惊讶。他们认为这是对中国人的侮辱,要引起人们关注。

一家外商独资的营销公司李经理气愤之余表示,他们公司客人原来都住在太平洋大饭店,现在看了这篇文章后,再也不会介绍客人过去了。

不少人指出太平洋大饭店的这做法是对人权的践踏。思旺实业公司陆老板则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加强监督力度。

一位外地口音的读者来电告诉,他多次直接打电话给太平洋大饭店,欲表指责。可总机每次敷衍,放给他听令人费解的讲英语的录音电话。

旅游局饭店宾馆管理部的李先生来电询问具体事由,除表气愤外,他指出太平洋大饭店为独资单位,无主管部门,七大学生可诉之于法律。

读者严国琪来信指出:其实这七个可怜的女孩打从在劳动合同上签上自己名字的时候,就糊里糊涂地处于不平等的被动地位。太平洋大饭店的有关主管的拙劣表现,表明其视劳动法为儿戏。特别是这位“希拉”小姐趾高气扬,在中国的领土上破坏中国人的人格尊严。是否我们的有关劳动部门在管理上对这些外资企业有些放纵?我看现在是到了对这些外资企业来一次劳动法普法教育的时候了!只要你在中国的领土上开厂开店你就得尊重中国的劳动法!

读者马累来信指出:《新闻报》此文是近期难得一见的好新闻,它的价值在于提出了一个在上海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一直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即:个人尊严与严格管理孰轻孰重。建议不妨就《七个女大学生的遭遇》一文作一次辩论,把“严格管理”和“个人尊严”的地位问题弄个透彻。

上海日航龙柏饭店总经理平石哲郎说: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作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我们的饭店就是一个大家庭,饭店的工会主席像是我的兄弟,翻译像是我的女儿。饭店最大财产是什么?是员工。员工是饭店的软件,是最能创造效益的软件。所以,我很注意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要做到这一点,就要理解他们,也让他们了解我。尽管我已经老了,但是每年我们组织到野外搞联欢活动,我都要去,和他们在一起欢乐。我和这里的中国员工相处得很愉快,我想,是他们在帮助我一起工作,一起开创这个饭店的事业。我要感谢他们。

有一位叫陆晓明的来信说我现在是一名待业人员。今年821日至106日我也在太平洋大饭店,被安排在日厨房工作。日本厨师可以对我们随意辱骂,一次,我在开会时打了一个哈欠,一个中国领班叫我站起来并上来踢我一脚。我问他怎么可以踢人?他说,想干下去就忍着,否则就去写辞职报告。和我一起进日厨房工作的四个人,做了不到一个月就全部走了。辞职后,他们非但不退还我800元押金,还扣下我的劳动手册,使我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无法寻找工作,至今失业在家。我去找劳动仲裁,劳动仲裁的接待人员说,你已经是合算的了,以前从太平洋辞职的要罚2000元呢!现在,我们无法说你对,也无法说太平洋对,你先拿100元来,我们去调查。还说,告太平洋的人多了,没有一个告赢的。我窝了一肚子气,真不知道找谁去诉说。

原以为7位女大学生奔走呼吁好几个月,找遍上海主流媒体无人理睬,其间的艰难令人同情。没想到更早离开太平洋大饭店的那些人早就奔走在新闻媒体、管理部门、法律部门,他们的遭遇,竟还要远远难于这7位女大学生。

第一篇文章见报已经半个多月,社会反响的报道也见报10天了,太平洋大饭店就是一声不吭。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正在等待中宣部对他们发函的回复,在他们那封向中宣部的发函中,把新闻报和青年报有关太平洋大饭店的报道说成是“七八年一次大乱“的前兆,是激化民族矛盾的挑唆,是反对政府改革和挑动民众动乱的别有用心的报道。哇噻!这几顶大帽子扣的,简直吓死人了。

在此之前,上海媒体也报道类似的事,都会被外企倒打一钯,有关方面虽然不会认同他们对媒体的污蔑,但总是以不要影响投资环境而让媒体偃旗息鼓,呑下这口恶气。太平洋大饭店相信这次也一定会是这样,所以根本没把媒体的报道放在眼里。

1996年的元旦一过,14日上午,《新闻报》、《青年报》、上海电视台三家媒体再往太平洋大饭店采访。这次采访,一方面是想督促太平洋大饭店能尽早给七位女大学生一个负责的回答,一方面也因为接到更多早先离开太平洋大饭店的人来信来电,想进行深入的采访。

结果,这场采访成了一场闹剧。我在第二天15日的《新闻报》上披露了这次采访经过:

太平洋大饭店究竟怕什么

昨天上午,本报与上海电视台、青年报记者一起到太平洋大饭店就《七个女大学生的遭遇》一事进行采访。可是等了足足两个小时,这家饭店采取拖、推、挡、躲各种手法,拒不接受采访,再一次暴露他们不敢正视事实的心态。

拖:9:05,该饭店安保副经理对刚到的记者说,总经理不在,其他人在开行政会,下午劳动局要来协调报纸上报道的事,让我们下午再来。当我们说明采访目的后,他叫我们稍等。这一等就是40分钟,不见他的人影。40分钟后,我们三番五次催问,回答都是“请稍等”。到底要等多长时间,没人能说得清。

推:在得不到明确答复的情况下,记者想进前台见负责人,这时才出来一位前台总监,说十分钟后给回音。10:05,也就是记者等待整整一小时后,这位总监出来说了一句:“我现在只能讲他们不在。”然后甩手而去,不再理睬记者。

挡:见经理室所在的二楼有几个人始终在注视记者,于是我们便上去打听。没想到两名安保紧紧挡住经理室的门。一会儿,只听见其中一名安保身上的对讲机里清晰地传出两句话:“把房间的门从里面反锁上!然后安保走开!”果然,房间里有人“咔嚓”一声,门被反锁了。

躲:接着,记者直接来到饭店人事部所在的地下室。巧得很,又是逢双星期四,一群青年正坐在走廊长凳上等待面试。记者推门进去。人事部副经理钱小姐在打电话,这就是前台总监推说不在的人之一。记者上前采访,钱后退想躲避,还说了一句外语。电视台记者朱黔生请她用中文说,但她却不肯再说。

截稿前,饭店终于来电,要给新闻单位一个“说法”。那么,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