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与律师对话(新闻职场告白41)  

2016-07-31 10:25:42|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延中“碧纯”还是碧纯“延中” 谁把水搅浑了?》一文发表后,接到了很多读者来电来信。这些读者原来以为“延中”水是生产厂家继“碧纯”水后推出的新产品,了解真相后十分惊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认为这种误导消费者的侵权行为实在是没良心,要求政府来管一管。

“碧纯”水的装潢设计者沈明华------上海方圆广告公司的总经理,见到有关“碧纯水纠纷”的报道后,十分气愤地对本报记者说:“‘延中’水的商标、包装箱在黄白绿黑四种色彩及其图案的排列组合上,模仿抄袭了我的‘碧纯’水的设计。他们不仅侵犯了合资公司的权益,也侵犯了设计者的名誉。我保留对他们的诉讼权。”而在此之前,沈明华并不知道“碧纯”和“延中”是两家公司的产品。

199310月,沈明华为“碧纯”水设计了中英文商标、瓶贴、桶贴和包装箱等,均被采纳。当时在双方的协议书中,饮用水公司还要求方圆广告公司设计一套以视觉性为中心的企业识别系统,说好初期设计费共12000元人民币,并承诺“将广告招贴、吊旗、公司简介、样本、广告礼品、销售点广告、展览陈列、媒体广告以及大小包装、瓶贴等,尽量委托方圆广告公司印刷、制作。”在得到沈明华已经设计好的商标和瓶贴、桶贴包装箱后,却只付给方圆广告公司6000元了事,其它承诺均无一兑现。

直到1995年,因一家药材公司也在使用“碧纯”商标,延中饮用水公司才找了沈明华,要求他写一份设计“碧纯”的证明,同时再次口头承诺会给方圆广告公司一点广告业务。事后,却又一去不复返。

对此,沈明华并没有什么不满。但当他了解到自己的设计被另一家“水”公司抄袭模仿进行侵权后,他气愤地说:“这哪里还有什么商业道德!”

作为记者,我原以为这场企业合资双方的“水战”所涉及的是比较专业的法律问题,没想到竟会引起社会消费群体如此强烈的反响。由此可见,广大消费者维护自己权益的要求尽管简单,却合情合理,这正是立法的基本点。

除了读者来信来电,我还被两位追到报社的律师要求约见。

来访者之一是王杰,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自我介绍后,他指着另一位来访者说:“这位是杨浦区司法局副局长万恩标,对此案件十分关心。”

我接过万恩标的名片,只见上面除了杨浦区司法局副局长的头衔外,还有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的头衔,于是问万恩标:“你今天是以什么身份来约我谈?”

万恩标迟疑了一下,回答说:“是以律师的身份。”

我说:“那我就理解了,因为此案在静安区,与杨浦区司法局毫无关系。既然你们是律师,那我就明言,作为王建的辩护律师,你们是收了钱替他说话的;作为记者,我只为事实说话。有关此案法律争议你们到法庭上去辩论;有关报道事实上有什么出入你们可以找报社领导反映。”

我不清楚他们对这场“水战”的事实到底已经有多少了解,但我非常清楚,我的报道采访了矛盾对立的双方,全部来之事实,律师对我的报道极难挑到什么毛病。

与王建律师的对话就这样很简单地结束了。

我并不是不愿意与律师打交道,作为《商与法》专版的编辑和记者,我一向有很多律师朋友,但在具体的案子面前,我更愿意听取与当事人无关的律师意见。1996716日,我就此案采访了华东政法学院经济系教授、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员、市法学会港澳台法律研究会秘书长唐荣智先生。19日在《新闻报·商与法》专版上发文如下:   

 

 “碧纯水纠纷的法律反思

法律专家唐荣智答记者问

                    

“碧纯水纠纷”一事见诸本报后,引起了很大反响,其中不仅有消费者而且有合资企业的管理层。针对一些共性的、也是合资企业管理层应该注意的法律问题,记者(以下简称记)在716日走访了华东政法学院经济系教授、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员、市法学会港澳台法律研究会秘书长唐荣智先生(以下简称唐)。

记:合资企业管理人员因工作需要,在外兼职有什么规定?

唐:应该严格按照《公司法》执行,不能强调什么“因工作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15条明确规定:“董事、经理违反本法规定自营或为他人经营与其所任职公司同类的营业的,除了将其所得收入归公司所有外,并可由公司给予处分。”

记:如果是董事长、法人代表违反规定,又怎么让公司作出处分的决定呢?

唐:可以通过董事会作出处分决定。

记:假如这家合资企业的双方董事各占一半,作不出多数决议呢?

唐:这是董事会的先天不足。按国际惯例,董事会成员应该按投资股份的比例设置,董事长由控股方担任也有法可依。我国在1990年修改后的《合资法》中已经明确了这一点。当然,这种先天不足也不是不可事后弥补的,有关企业可以根据修改后的《合资法》,召开董事会进行董事变更。

记:如果因一半董事拒绝参加而开不成董事会怎么办?

唐:在这种情况下,控股一方可以形成董事变更意见,并将有关情况材料一起附上,报送外资管理部门,要求依法变更董事会。

记:假如是三方合资,其中一方要向另一方转让股份或股份经营管理权,应遵循什么原则?

唐:应由董事会讨论决定,不能私下达成协议,否则便是非法无效的。

记:合资双方中如有一方要退出,有无权力把商品品牌带走?

唐:提出退出合资的一方是无权把合资企业的商品品牌带走的。而且在他退出时,必须优先考虑把股权转让给合资的另一方。

记:投资中的一方是否可以把自己说成是合资企业的“上级公司”?

唐:“上级公司”的说法很幼稚。所谓上级公司是指行政公司,在合资企业中,不存在上级公司,要么是母公司,要么是子公司。对于没有控股权的投资一方来说,连“母公司”的提法也是不能成立的。

记:把其它企业的知名商品名称作为自己企业的名称是否侵权?

唐:如果不经营生产同类产品,就不会产生市场误导;如果经营同类产品,无论是生产还是销售,都会产生市场误导,这是侵权行为。

记:企业的重名或近似,只要分布在上海的两个区,就可以允许吗?

唐:企业的名称登记有专门的管理条例,明确指出不得重名或近似,是指在全市范围内,而不是一个区的范围内。否则,全市十多个区县每个企业名称都有十多家重名或近似,这是很混乱的。

记:今年5月,延中饮用水有限公司中的沪方管理人员,将自己另外成立的公司广告与合资公司的并在一起,并在广告中谈到合资公司产品时用“昨日”的字眼,谈到自己另外成立的公司产品用“今天”,这种做法对头吗?

唐:我不想涉及具体的广告,但需要说明的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广告不能采用比较法,这种比较尽管没有说对方不好,但含有今天的比昨天的更好的意思,这也是一种贬低,是对消费的误导。即使法人代表兼了几家公司,但他也没有权力在这几家公司之间作这样的比较广告,因为这几家公司都是独立法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产品和企业形象,互相是不能侵犯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