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柳暗花明(新闻职场告白21)  

2016-07-05 16:36:59|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过一家报纸将编辑部全体人员转为采访记者的吗?没有,只有《上海商报》,这事儿让我摊上了。

说实在话,我很热爱编辑这个专业。尽管这只是一家一周两期的经济专业类报纸,但作为一名编辑,我可以站在版面的全局、站在各报当天新闻的全局,对新闻进行独特的思考,用以小击大的顽强心态,与一线记者全面配合,为报社取得一次又一次报道的成功。有人说做编辑是为人作嫁衣裳,我却从中得到了一种乐趣。在评定初级和中级职称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编辑”这个职称,我想在这个职业上干一辈子。

命运却偏偏要与我作对,1993年初夏,总编朱明顺调回单位,市财办把供销信息报总编孙宏康调来了。孙总编不像前任那样单刀赴会,而是带了自己的一班人马进驻《上海商报》,包括新的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随后,他经过周密布置,突然对我宣布:新的编辑部已经建立了,谢谢你的配合,现在,你带原来的编辑部人员去组建采访二部。

官场上讲究一朝天子一朝臣,“老臣履声,新主厌闻”嘛!我能够理解。让我有两点意外的是:一是他全然不顾当时报业激烈竞争的需要,将一个被外界认为熟悉编辑业务的部主任,排斥在所热爱的业务之外;二是他作决定时,连经过编委讨论这样的集体领导形式都不要,使我这个编委事先完全蒙在鼓里。

整个编辑部儿戏般地变成了采访部,我一辈子从事编辑、一辈子做一个好编辑的梦想也被打破了。其实,早在两年前,《上海商报》在层层压力之下束手无策,我同意接手头版编辑,就有好多人劝我别犯傻。我那时就很清楚,一场自下而上的改革,如果失败了可能会给我带来同情,如果成功了却可能会给我带来猜忌。无论成功或失败,我都做好了再回国内部当编辑的打算。现在,不是回国内部,而是去组建采访二部。

我没有表示反对,因为知道反对也是多余的。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那个已经很热爱的、专为他人作嫁衣的编辑岗位,我从编辑部主任变成了采访二部主任,去接受职场上新的挑战。

所谓的“二部”,俨然是一个多余的部门,人员全部是原来编辑部做版面的编辑,条线是商业之外的非主流领域。让一帮从未做过记者的编辑,赤手空拳地去与有专业条线的采访部记者拼稿件、争版面,明显处于劣势。

部门里对这种安排一片怨声,蔓延着与这批新来人的对立和反感情绪。我心里清楚,如果抱着这种情绪,纠缠在对外部客观条件的抱怨上,那就真的死路一条,用不了多长时间,《上海商报》还会有采访二部吗?众所周知,在当年,“岗位竞争”是一种时尚,如果你败下阵来,随时可能用这个理由将这个部门撤消!

长期以来,我们生活在“斗争”的熏陶下,如今我们又处在崇尚“竞争”的社会环境下,一个“争”字,让多少人面对现实失去了正常的心态?失去了平静理智的思考?

我对办公室政治从来不感兴趣,也不想陷入办公室政治,只想从业务上为这个部门求得生存的机会。我劝慰自己,打不到水,不要埋怨绳太短井太深;进不了门,不能怪罪门太窄杆太长。我们应该不计利害勇往直前,更应该理清思路智解难题。

孤独和耐得孤独,常常会让人更看清出路在哪里。在刚组建采访二部的那几天,为了避开部门里消沉的气氛,我特地一个人去大马路上闲逛,为的是静静地思考。

看着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我突然想到:从编辑转向记者可能是一件大好事。假如说,一个编辑的工作通常是默默无声地为他人作嫁衣,对编辑的评价权,主要在总编;那么,一个记者凭借文章在社会上公开传播,对记者的评价权,就在广大读者。从编辑部转到采访二部,实际上是将我们的工作评价平台转到了读者这个相对公开公平的环境下。只要公开和公平,我就有能力来应对这个挑战。

同样,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还让我想到:没有主管机构条线的记者,不是更自由吗?记者这个“自由的职业”难道会被人为的条线瓶颈口卡死吗?假如我们解放思想,振作精神,将整个社会改革与经济类报纸的改革结合起来,或许会走出一条新路,立于不败之地。我这个部主任完全可以同记者一起,另辟蹊径,打造在专业条线之外的新采访阵地,并争取出好稿在要闻版面上占据一席之地。

我确定,这个新的采访阵地就在街头。我们必须到街头自己“寻米”吃,开辟一条面向社会的经济报道新路来。

我怎么说服部门里这些一下子从编辑变成记者的年轻人呢?

好在原来的编辑部就有良好的学习氛围,曾围绕过编辑业务开过七个专题讨论,现在,我要组织这些从编辑岗位转行到记者岗位的年轻人,围绕新的采访业务进行必要性、可能性、操作性的三大专题讨论。

经过学习和思考,在必要性上,我提出,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全党工作中心继续牢牢抓住经济建设,上海将成为90年代改革开放的重点,这对身处上海的经济类媒体是重大的机遇和挑战。上海市政府已经提出今年(1993年)要以商业作为振兴上海经济的突破口,今年的商业工作会议又提出要实现职能四大转变,其中之一便是市财办要统管社会商业。也就是说,社会商业将在振兴上海经济中发挥重大作用。作为市财办下属的《上海商报》必须跨出行业,面向社会,这恰恰是没有专业条线包袱的采访二部最能大显身手的天地。

在可能性上,我提出,改革开放以来,商业地位的提高,商品概念的范围不断扩大,商品经济对各领域的渗透以及各领域的参与经商,都决定了《上海商报》的社会性区别于其他任何经济类专业报,《上海商报》更强的社会性应该比其他经济类专业报更具有面向全社会的条件和可能。具体来说,体现在四个方面:1、扩大社会商业信息量,为社会商业提供各种服务,成为商业与整个社会联系的桥梁;2、在传播政策、经验的同时,放手对全社会的商业开展工作研究、分析、预测,引导全社会商业行为的健康发展;3、在对社会商业提出批评建议的同时,也接纳全社会对商业系统的呼声、意见;4、反映社会商业的面貌主流,争取全社会对商业的理解、支持。

在操作性上,我提出,采访二部的宗旨是“跨出行业面向社会”。我们要列出在上海财办系统之外(即现有采访一部条线之外)的所有与社会商业有关的部门,寻找全社会对商品经济共同的兴趣点。我们还记得曾在编辑部业务讨论时就提出过报道角度的四个转变吗:变企业内部为用户、市场;变单纯业务为生活、思想、文化;变领导机关为群众百姓;变指令性为活生生的循循善诱。现在,是我们身体力行去实践的时候了。

几次讨论后,大家心情豁然开朗,不仅看到了过去在经济报道上存在的弊病,还为新的采访二部制定了未来采访的思路。这里最关键的就是两个定位:

一是始终从消费者的角度去进行选题和写作,包括从这个角度去删编改写会议报道、企业经验、成绩报道、产品报道、领导讲话指示。我们应该始终牢记:消费者想从中了解什么?什么内容对消费者有用?而不是倒过来,去想会议想让消费者知道什么?企业想让消费者了解什么?商品怎么样?领导怎么样?

二是始终牢记经济报道要与社会和市场相结合,使报道从生产领域向流通领域延伸;从行业企业向用户市场延伸;从经济领域向社会文化领域延伸,从工作业务向生活思想延伸,这样的经济报道才可能令人耳目一新。

正所谓“临事晓畅机宜,发策洞中款要。不以绳墨束缚,使得展布四体”,更广阔的社会商业,没有人为制造的种种限制,我们不断用前所未有的报道内容和报道形式,与报社领导和采编人员进行沟通。

我感到十分幸运的是,新闻无界,在众多新闻媒体激烈竞争的状态下,无论哪一家报纸都不会将好稿扼杀在自己的手中。随着采访二部一篇篇被媒体同行称好的文章出笼,我们慢慢如释重负。

当然,我也很感谢这位设立了采访二部的总编,他让我今后不再为他人作嫁衣,而是用采访和写作为自己拿到了许多新闻奖。他给我的苛刻采访环境,逼迫我们到主流条线之外去打游击,促使我们不得不经常突破常规、不拘一格的去采访;我们拿不到现成的统发稿,却煅炼了不满足别人提供表面线索,而是用自己敏锐的感觉和犀利的眼光,去揭示更潜在的新闻价值。我自己也没想到,在我成为上海一家都市日报的副主编后,我所有的新闻操作理念,实际上早已经在这短短几个月困难的采访环境下悄悄地萌芽生根了。

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果真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