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首战成功(新闻职场告白49)  

2016-08-16 12:54:35|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报三刊起步的僵持状态和内部矛盾的凸显,引起高层的注意。这天夜深,我编发完部门第二天所有稿件后,正打算收拾一下回家,“三刊”总编吴谷平路过,顺便与我谈谈心。

吴总叮嘱我:“你是《新闻报》老同志了,要起好的影响和作用,有什么想法说一说。”

我:“先问一个私人问题,我的月薪大概能拿多少?能不能还了房贷后还不影响家庭的基本生活?”

吴总很奇怪我上来就问了这样一个意外的问题,但他表示理解,认真地帮我算了一下,回答:“你月薪能在3500元以上。”

我:“那就可以,还贷1000元,剩下这些钱过日子没问题,我没有后顾之忧了。”

吴总笑了,问我还有什么问题?

我:“我想替沈沪飞说说话,她在新闻报时是我的部主任,很有工作能力,现在让她带着两个50多岁的人做读者接待工作,大材小用了。”

吴总:“现在工作已经安排妥当,没有调整的机会了。”

我:“让她到晚刊社会新闻部来当主任吧,我仍旧做她的副手。”

吴总很惊诧:“你真的这么想吗?”

我点点头。

19994月初,就在吴总找我谈心不久,新闻报所有中层干部到苏州西山开会,宣布新闻报“三刊”改制,对外“三刊”不变,内部人员却组成三个中心:毛用雄负责新闻中心、裘新负责编辑中心、寿光武负责专副刊中心,实行统一筹划、统一发稿、统一编版。

在这次变动中,原来“三刊”采编各部门同类合并,改称为“室”。沈沪飞从读者接待室调任社会新闻室主任,我任副主任。

这些从上海各家报纸刚刚搬到汉口路《解放日报》社大楼的记者、编辑,还没坐热自己的位子,就在大楼的1718层楼上,又挪了一次窝。

一边同刚熟悉的邻桌说着再见,一边同新来的邻桌打着招呼,不管每个人心里对“三刊”变为“三中心”有着如何不同的感受,《新闻报》这架已经超负荷运转的机器又一次被重新启动。

我与沈沪飞的配合十分默契:每天她一早来报社,参加采访中心一早一午两会。我喜欢熬夜,每天下午2:00多来报社,沈沪飞向我交待采访中心“两会”的要求后,下午五六点左右回家。我开始与采访归来的记者讨论稿件,一直到夜里11:00左右把部门所有稿件编发完回家。

但有人对这次工作变动引起了误会,以为我不被重用了。一位正准备辞职搞房地产公司的老新闻报人私下问我:“想不想去房地产公司担任副总?年薪50万。”我觉得没必要解释,直接摇头婉谢了他的好意。

我从大学毕业起苦苦四年多追求专业对口的工作,踏进新闻界后就认准一辈子干这个职业。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能够大展身手的平台,我就像一头全神贯注伺机捕猎的狼,对50万年薪这样的身外之物通统视而不见。

机会终于来了。就在414日下午,吴总召集新闻中心社会新闻室的全体记者开会,强调了新的运作规则对《新闻报》这份新型报纸的意义,要求社会新闻放开手脚,解放思想,抓独家新闻,上头版头条。

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415日下午,一架韩国货机在莘庄坠落。突发事件,是各媒体比拼报道的擂台。这是《新闻报》“三中心”体制运行后打的第一个硬仗。

在后来《新闻报》编辑的《一年间》和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编辑的《真情告白》这两本书里,都有我对此战的追忆一文。附下:

首战成功

——对韩国货机“4.15”坠毁报道的追记

1999416日,早晨一起来,我就打开《新闻报·晨刊》,尽管已经看到过它的清样,但映入眼帘的《1604分韩国货机坠毁  1630分本报记者迅速赶到现场》的头版头条大标题,仍让我沉浸在昨夜的情景,想起了老总、编辑以及所有参与这一报道的记者。

下午出版的《新闻报·晚刊》有如下的文字记述:“……最快到达的记者仅仅距爆炸25分钟,强有力的调度中心在接到前方记者的报道后,已于当晚5时将第一条消息发到《解放日报》网络版,今日《新闻报·晨刊》已推出近3个整版进行报道。据内地和香港数家媒体称,《新闻报》的第一手采访图片和文字,已登上今天各地报纸的版面。”

毫无疑问,对昨天突发事件的报道,《新闻报》在全国媒体中独占鳌头。《新闻报》晨午晚三刊,共发表25篇文字报道,34张图片报道,将近7个整版。

下午,去报社上班,正好是《新闻报·晚刊》上市的时间,书报亭前人头攒动,只听小贩吆喝着:韩国飞机爆炸,《新闻报》全面报道!而在一卖而光的书报亭前,仍不时见到有人前来打听:“《新闻报》还有吗?

这是《新闻报》采编体制从“三刊”转为“三中心”后碰到的第一仗,首战成功!

最早到达失事现场

415日,星期四,虽然已过清明,仍旧透着春寒,阴沉的天不时下着淅沥细雨。

下午1609,记者陈岚电话急告社会新闻室:“5分钟前,一架韩国货机在莘庄坠毁。”

陈岚,原是晨刊的社会新闻记者,有自己独特的通讯员网络,采编体制转变后跑教卫条线。敏锐的新闻感觉和良好的职业素质,促使她分秒不误地将这一从特殊关系中获得的重大线索,直接供给另一个部门——社会新闻室,为《新闻报》记者率先到达现场,争得了宝贵的时间。

社会新闻室主任沈沪飞接到电话后,立即同新闻中心副主任胡廷楣和我通气。当下分工,由沈沪飞向吴谷平总编汇报,我来安排记者立即赶往失事现场。    

我找来文字记者余锷和摄影记者白华阶,告诉他们:“一刻也不能耽误,到达现场后马上回电,我会在电话旁同你们保持联系的。”

这样,接到报料电话1分钟都不到,我们的第一批记者已经出发。

1620,吴总来到社会新闻室,还有10分钟是每天下午例行的编前会。他再一次向我们了解线索来源,头脑里则迅速分析着可否做大这则新闻的种种条件。

就在编前会议召开的同时,我得到消息:在闵行采访一项体育赛事的文字记者陈江和摄影记者顾力华,在当地听到轰然爆炸声后,中断采访,立即掉头,也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

1649,白华阶回电:1630分时,赶在所有新闻媒体的前头到达失事现场,但同余锷失散。警方设立了指挥室,现场已经封锁,但被他巧妙地突破,在泥泞的田野里长奔几百米后,他几乎是在消防水龙头的水柱下完成了拍摄。

“好样的!”在场等候消息的同事们不由得发出赞叹。

1650,根据前方记者电话整理出来的最新消息,发到了《解放日报》网站。

现场最晚发回的消息

1652,开到一半的编前会传来吴总的指示,要我立即派老资格的社会新闻记者朱中民前往现场。

朱中民此时正陪同《解放日报》党委副书记张止静,在建国路为报社一名职工家中发生的不幸奔走。由于朱中民同警方相当熟悉,于是我打电话请他坐镇警方指挥室,并告诉他已经在前方的记者名单,他可直接随时进行现场调度。

张书记在一旁听到后,当下让自己的小车直接送朱中民前往莘庄的警方指挥室。

坐镇警方指挥室的朱中民最终获得了绝对独家的内容。他拿到了那天的“警方出警表”。表上完整地记录了上海警方从1609接到通知后,人员出动、开通医院通道、进入现场、设立指挥室、封锁现场、机动支援、外环线疏通、打通高架线路,直到1735撤销交通管制的全部时间表,使上海市民能在第二天的《新闻报》上一睹警方风采。

1700刚过,摄影记者王杰一身泥水地赶回报社,裤子上有个很大的破洞。“你也去现场了?”我惊奇地问。他回答:“没有。我在四平路采访,听到消息,骑摩托赶回来要求派任务,急匆匆地,在报社门口摔了一跤。”

我让王杰静候待命。

最让人担心的余锷终于回电了。他不谈正事先聊体会:“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真爽!我坐在出租车里,高举记者证,让司机打着双向灯,通行无阻。哈哈!”“你现在哪里?”我急切地问。“同白华阶失散后,我查看了被货机毁坏的房屋和受伤的地面人员,并到了受伤人员所在的医院,现在要求增派摄影记者。”余锷发出请求。

王杰出发的机会终于来了。

这是个主动进取和有激情的记者,他不满足于在医院拍照,在完成报社指派的任务后,打来电话,要求再到失事现场去。

此时已经天黑,失事现场的记者全部撤回了。王杰成了本报的“回马枪”,拍到了外国专家在现场勘察和寻找黑匣子的场面。这是当天所有媒体派往前方的记者中发回的最晚的消息,为整个事件的报道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也是其他媒体所没想到的。

二线记者抓“活鱼”

韩国货机在沪坠毁的报道,除了前方记者立下大功外,还有一个重头戏,就是二线记者抓住了“活鱼”。

1730,编前会一结束,编辑中心主任裘新就下达指令:“吴总决定明天出两个整版。”两个整版!这意味着要“做大”。裘新作了具体安排:必须配上相关的背景资料。鉴于前方记者已经到位,要求我们把采访重点由一线转到二线。

有着丰富报道经验的新闻中心副主任胡廷楣,早在我们忙着一线采访的时候,就在电话里开始采访上海航空学会理事、学术委员会主任、著名的飞机设计师程不时,请专家谈“MD11”飞机。

接到指令后,我找到已经处理完当天社会新闻稿的罗剑华和张卉,这两位年轻的记者十分熟悉上网查询和资料分析。由罗剑华负责上网查找“MD11”的主要性能参数和近期来大韩航空公司的空难大事记;由张卉负责电话了解此次上海消防出动的都是什么样的先进设备,并同韩国驻沪领事馆取得联系,掌握失事机组人员名单。

对熟悉网络、头脑也活络的罗剑华来说,这是极为轻松的一件事,他不仅弄来了文字,而且还弄来了“MD11”的多角度剖析图,一个劲地问我:“还有什么事要做?”

而性格内向的张卉却接二连三地碰到困难。由于消防车来自好几个区队,连打好多电话,不是人不在,就是讲不清。突然,他拍着脑袋笑着对我说:“不要紧,我想起中学有一个同学在消防队,再问问他。”张卉的老同学果然不错,详细地介绍了配备多功能水枪和直流水枪的两种特种新型消防车,这些消防车一般人根本不了解。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接着,张卉又拨打韩国驻沪领事馆的电话,被告知领事正在开会,请到2200后再打电话来。好在张卉是个有耐心的人,只要没有被拒绝,他就等下去。乘空隙,他帮着已经赶回报社的朱中民整理了一篇消息稿。

22:00一到,张卉又同韩国领事馆通话。对方可能被他的执著所感动,通报了韩国驻沪领事赶到失事现场、赶到医院看望伤员、对上海市政府迅速处理此事表示感谢,以及韩国电视台已经在当天晚上1900播出消息的情况,还通报了坠毁的韩国货机上三名机组人员的姓名、年龄和家庭情况。这消息一传到编辑中心,编辑们兴奋起来:“好!又是一条活鱼,这是我们的独家新闻。”

第二天,当“遇难机组人员一览表”见报后,一些新闻同行说:仅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新闻报》记者“钻新闻”的功底了。   

强有力的调度中心

19:00刚过,吴总就早早等在17楼的编辑中心。当从失事现场赶回来的摄影记者拿着已经冲印出来的图片回到报社后,吴总当即将几十张图片摊放在一张小圆台上。吴总看着挑着,最后说:“连文字带图片,晨刊两个版不够,做三个版,除头版外,将第8版第9版打开,做一个通版。”

做三个整版,已属非常之举,打开版面做通版,在小开面报纸中更是一种极富想象力的创意。在座的所有编辑都为之精神一振。

果断而又大胆。我们常常听到编辑把自己比作难为无米之炊的“巧媳妇”,这个晚上,我们看到的却是大刀阔斧不吝啬版面的“总调度”。

“富有”的吴总开始调配图片,有的送解放日报,有的送解放日报网站。

“图片没问题了,文字呢?”负责签发稿件的编辑中心副主任黄琼问我。第二天的晨刊在晚上2100之前一定要拼出大样,而现在已过19:30,有的记者刚刚从失事现场赶回来。黄琼问:“能不能先把文章内容和每篇的字数告诉编辑,先把版样拼起来?”我说:“完全可以,但给我们10分钟时间。”

我马上召集已经返回的一线和二线记者,经过简短的商量,当即确定了要发晨刊的9篇稿件内容和字数,并进行了分工。

就在我整理发稿目录时,报社的电话铃声不断,许多外地和境外的报纸纷纷打电话进来,要我们提供韩国货机坠毁的详细报道。

原来,《解放日报》网站在1700将本报记者从现场发回的消息登陆上网。从网上获得消息的英国、美国和台湾、香港、广州、北京、郑州的媒体,经过一番周折,打听到《新闻报》有着最全面的报道,于是纷纷打来电话询问。来不及与这些同行周旋,我只是告诉他们:所有稿件和照片都会即时上网,请到网上下载。  

10分钟后,我准时将发稿目录交到编辑中心,而记者也是每写完一篇,就连奔带跑地下楼,以最快速度送到已在电脑房拼版的编辑手里。

2100,当记者们开始写午刊和晚刊的内容时,我们看到了韩国货机坠毁的三个整版的大样。毫无疑问,明天,我们将是最精彩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