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大哥,你好吗?(新闻职场告白51)  

2016-08-18 11:47:14|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3月份,接到《唐山晚报》打来的一个电话,说1960年前后,从上海送去唐山一批孤儿,问我们能否帮她们在上海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

随后,他们传来了两份材料。

1、《儿女的呼唤》。

材料里讲述了当年自然灾害后,上海育儿院的孤儿猛增,人满为患,且开始流传疾病,国家决定将共和国的孩子北迁。她们这一批200多个孤儿是一列火车到达唐山的,全部被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人家收养。几十年来,她们对抚养自己长大成人的养父母充满了感恩之情。如今,不少孤儿的养父母已经过世,引发了孤儿们对亲生父母的思念,希望血脉能够再相连。

材料的最后是这样一段话:“看一眼有着血缘相承的亲生父亲,抱一抱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亲生母亲,让我们用颤泣的声音呼唤一声:爸爸、妈妈!”

255名孤儿的介绍。

除了姓名性别身高血型体形住址电话外,有的还提供了当年上海育儿院的证明,有出生日期、领养表格、体检情况等。其中有的是养父母过世后箱底里的遗物,有的是养父母临终前的述说。还有的甚至能记住小时生父母方来看望她们的情况。

据唐山晚报说,他们是先与《新民晚报》联系合作的,但被拒绝了。拒绝的原因是担心孤儿寻亲后会引起对上海户口待遇等一系列的诉求,给上海有关部门带来麻烦。我认为在没有与这些孤儿接触之前,这种担心实在是多余的,出于对他们的同情,我答应与《唐山晚报》合作。

正好此时一位做传媒公司的朋友,让我为“金龙鱼”策划“母亲节”活动,“金龙鱼”的销售对象主要是身为家庭主妇的女性。于是我提出了一个把双方需求揉合在一起的方案:由“金龙鱼”出资,在母亲节那天,请唐山孤儿来到她们心中的出生地,来到她们心中一直期盼的生身父母所在的城市,在上海的母亲河畔作一次寻亲游。

“金龙鱼”总部很快批准了这个方案,我和记者黄海岭及“金龙鱼”的两名代表,登上了去唐山的飞机。

在《唐山晚报》帮助下,我们召开了孤儿座谈会。会上,并没有公布想组织她们来上海寻亲游的计划,只是见见面,了解他们除了寻亲外,还会有什么要求。

参加座谈会30来人,大部分是女的,可以想见,在特殊困难的环境下,传统的中国人还是尽可能保存儿子,先被遗弃的大多是女孩。

她们大都是在19581959年被送往唐山的。当初200多人,如今能联系上的近60人。有部分据说在唐山大地震时没了,能联系上这60来人,已经实属不易。

听了她们的自我介绍,发觉她们大部分过得都挺好,有公务员、医生、教师,有当领导的,当然也有做普通工人的。那年,这些孤儿年龄最大的46岁,最小的41岁,儿女也都到了上中学大学的年龄。

她们大多以为自己的生身父母是上海人,或因自然灾害,或因政治运动而将亲生儿女送进育儿院或抛弃街头。(但在后来几年成功的寻亲中证明,她们的生身父母大多为上海周边的农村人,当时以为上海大城市一定能养活他们的儿女,所以特地来上海,把子女遗弃在街头。)

座谈会上,她们一边感慨唐山人民的无私奉献,一边倾诉对亲情不圆满的缺憾。她们一再申明寻亲不是图什么补偿,表示已经在唐山安家落户40年,不图上海的繁华富庶,更不愿离开对她们有养育之恩的唐山父老,只为见见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却一个心愿。更有人表示,如果生身父母有困难,她们愿意接他们到唐山,尽一份儿女的孝心。

会议开到这个份上,人人都眼眶红润,饱含了泪水。

我从一位小学老师王艳君那儿,得知了她们寻亲的原由。正是她,在1999年给《唐山晚报》寄去一封信,表明想联合唐山的孤儿一起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且她找到了20多位和自己一样的孤儿。但此后半年多,她们的事情没有什么进展。2000年初,放寒假的王艳君又给唐山市长、分管民政的副市长和主管新闻的副书记等领导写信,请求帮助。这样,才发生了《唐山晚报》与上海媒体联系,欲合作为她们寻亲的事。

座谈会后,她们迟迟不愿离去,一口一声地称呼我为大哥。地道的唐山话,挺好听的。

我第一次来唐山,没去其它地方转,只去了唐山抗震纪念馆。在那里,我再一次为唐山孤儿祈福,她们震前是孤儿,现在是经历了地震后幸存的孤儿。在经历了二次大灾大难后,这群人依然如此善良,寻找她们记忆中根本就不存在的生身父母,只是为了血脉再连尽一份孝心。新民晚报担心报道后会引起麻烦的因素根本不存在,我们可以大胆实施“母亲节”的活动了。

三个多星期后,我再一次飞抵唐山。

上次从唐山回到上海后,细化了活动方案,并接连找了上海多家媒体,介绍了即将组织唐山孤儿母亲河寻亲游活动的计划,得到了热烈的反响。这次,作为策划中的一环,我带来了一个上海新闻团,其中不仅有报纸,还有杂志和电台、电视台,进行活动的前期采访。

一回生,两回熟,唐山孤儿早就从唐山晚报那里得知我们要来,等候在我们下榻的宾馆,我们被视为“娘家来的人”。这次她们一见面就叫我大哥,告诉我在唐山联络到的上海孤儿已超过60名。

采访是从一阵阵哽咽、抽泣声中开始的,短短几分钟的简单介绍,竟然催落了到场29名孤儿的眼泪。那名教师王艳君红着眼睛说:“我们是喝唐山水长大的,但流的却是上海的血,我们一直盼望着,能在亲人的帮助下达成寻亲的夙愿。”

为便于采访,行前我们为每家新闻单位发放了唐山方面提供的上海孤儿资料,以随时向本人核对、补充寻亲线索。为了看看自己的资料,孤儿们把记者团团围住,争先恐后地补充着40年前她们被人领养的细节。

“我的小腿上种着花(牛痘)”;

“我的照片上有双大手抱着”;

“我知道当初写在手臂上的领养编号”;

“我知道自己的原名”

……

也有几个孤儿一言不发地关注着我们的举动,可眼睛却始终湿润着。她们中的一位告诉记者,因为种种原因,当年的领养资料从来就没见过,看到其他人能够提供寻亲线索,除了焦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部分孤儿的寻亲希望就寄托在有线索的姐妹身上,只要她们能在上海先找着亲人,没准能唤起上海亲人来唐山寻找子女的心思,要是这样,自己也有希望找到上海的家人了。

“母亲节那天,我一定要回到上海,到黄浦江边站着大声说‘我想给母亲过个节’,然后再大哭一场……”孤儿齐慧兰一开口,就震落了所有人的眼泪。原名沈慧兰的她,40年前被保姆护送到唐山,是因为“上海的家庭出了事”,才被迫离开父母的。她从养母处得知,自己是生母的第4个子女,所以20年前就曾回上海找过家人。如今,上海记者的到访重新唤回了她对家乡寻亲的希望。

短短一天的接触中,孤儿的寻亲渴望深深打动了记者,上海电视台摄制组准备留下5天,深入孤儿家庭,作进一步的采访,包括采访她们的养父母。

唐山市领导和宣传部领导也出席了我们的活动通气会。在这次会上,我们公布了将由“金龙鱼”赞助的黄浦江千里寻亲游活动方案。

新千年的第一个母亲节,我们在上海等她们。

2000512日下午,沿着40年前的离别路,185次列车载着唐山孤儿停靠在上海站——一行33名唐山孤儿代表在新闻晚刊记者的陪同下安然抵沪,开始为期两天的黄浦江千里寻亲游活动。

从当年的婴儿,到现在的不惑之年,她们中绝大多数人再也没有回来过。现在,穿着统一T恤站在了上海站的月台上,33名孤儿再也忍不住——任凭等候已久的上海各新闻媒体不停地揿着闪光灯,任凭来来往往旅客的惊讶目光——热泪哗哗地从眼中流出。

其中吴秀芹是腿脚不便的残疾人,一到上海,随行记者就自掏腰包送了她一辆残疾车。

新闻报在上海大厦18楼,举办了一个欢迎仪式,并在那里宴请她们。那里,可以一览母亲河的繁华地段。当天,上海所有媒体都做了现场报道。《新民周刊》更是用33名唐山孤儿照片做了封面和封底。

至于这次活动引起的影响力,在百度上现在还可以搜到:“20005月,河北唐山33名当年由上海育儿院送去的孤儿,在唐山市委宣传部和《唐山晚报》人员的陪同下前往上海寻亲,《新闻报》、上海电视台进行了报道。同年818日,80名唐山孤儿集体前往北京,在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真情》栏目现场录制了节目,当场揭晓了一名唐山孤儿与父亲的DMA鉴定结果。节目向全国播出后,引起很大反响。以后陆续有近十人在江苏常州、宜兴等地找到亲人。”

我在这里还要补记后来的几件事:

200010月,曾在本报登出寻亲资料的尹凤兰,接到来自常州武进漳湟村一位叫钱素珍的电话,说她可能就是40年前被自己丢弃的女儿。认错人的事当时很多,将信将疑的尹凤兰只身南下去见钱老太。

钱老太说,女儿的后脑发丛里有一片胎记,这是尹凤兰42年来自己也不知道的。侄女当场掀起了她的发根,那片谈淡的胎记果然还在。

老人哭了:是我不好,不应该抱你到上海丢掉啊!她还告诉尹凤兰,她的真名应该叫周晓芳,是周家5个子女中最小的。但尹凤兰还想做个科学的亲子鉴定。钱素珍在大女儿和孙女的陪同下,和尹凤兰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

这辈子,77岁的钱老太只坐过两次火车:第一次是40年前,她把女儿抱到上海的一个派出所门前忍泪丢弃;第二次就是这回,她要陪这个曾被自己丢下的女儿北上,挽回这段曾经破裂的母女情。

做完亲子鉴定,尹凤兰把钱素珍接回唐山等候结果。一周后,北京打来电话:经检测,送检者可认定为母女关系。挂断电话后是一段沉寂,母女俩都没有表示什么。侄女急了,忙把姑的手放到了老人的身边,快认啊,还不叫!。母女俩泪眼执手相看,良久,尹凤兰轻轻叫了一声。老母亲立时热泪纵横,不停地用常州话说:我对不起你呀!我对不起你啊!

第二天,在尹凤兰的要求下,相认后的母女一同来到唐山陵园,拜祭将尹凤兰抚养长大的养父养母。跪倒在石碑前,尹凤兰大声哭诉:妈,我的亲生母亲找我来了,她们来看你来了,感谢您,把我养育了这么大!

2001年春节,听说一位唐山孤儿赴江苏宜兴生母家过年,我和记者特地在大年夜这天赶往宜兴。令人失望的是这对母子并没有那种几十年不见的感情。她们彼此有点陌生,人的感情真的有点复杂。

很久以后的一个大年初一,唐山的王艳君打电话向我问好。她在电话中怯生生地问我:“你好吗?一直不敢打扰你,听说你因为我们的事被撤了?”

我哈哈大笑:“哪来的谣言?我好好的。”

不过,在那次黄浦江千里寻亲游活动后不久,确实有两位来自上面的人找我了解为什么要组织这次活动的动机和如何组织上海这么多新闻单位参与的情况。在听了我的陈述后,他们说我是做了一件好事。

随着现代网络的发展,这些唐山孤儿生命不息,寻亲不止,还建了一个QQ群。我至今仍“潜”在群中,关注她们的寻亲结果。我想有一天,还能再听到那句地道的唐山称呼“大哥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