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娃哈哈“密谋”老农夫“(新闻职场告白53)  

2016-08-20 12:12:03|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是想略为叙述一下《农夫山泉搅起水市狂澜》这篇新闻焦点的采访背景和经历。

娃哈哈密谋老农夫”这话是200068日早上7:30,我对“娃哈哈”老总宗庆后说的。

“娃哈哈”邀请全国50多家纯水厂100多名代表聚集杭州,准备当天早上通过对“农夫山泉”广告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8个针对性文件,但却不让媒体进会议现场采访。

我得知“娃哈哈”老总宗庆后早上7:30要来宾馆的餐厅用早餐,于是带着摄影记者白华阶和实习记者东悦杭早早守候在那里。宗总刚坐在餐桌前,我就挤上去对他说:“宗总好,我是《新闻晚报》记者,请你跟守门的打个招呼,8:30开会时,他们不让我们记者进场不要紧,但我们会就此拍张照片,标题我已经想好了:‘娃哈哈’密谋‘老农夫’。”

宗总听了有点尴尬,当即叫来办公室主任,对她说:“开会时放这几位记者进场。”

 

裘总曾说过:“以后让老韩往后退一退,别冲得太前了。”其实,自从到担任部主任后,我自己冲到第一线采访的机会并不多。难得一次到杭州采访,并不是想与晨报争个高下,而是为了保住晚报记者去外地的采访权。事情起因是这样:晨、晚报分家才刚刚一周,晚报有记者接受企业邀请到北京去,回来后发了个“豆腐干”简讯。寿总为此十分不高兴,冲着我说:“如果记者以后出去就发这种稿件,今后就再也不要到外地采访了。”

67日,得知全国50家纯水厂聚焦在杭州讨伐“农夫山泉”的线索后,我向寿总提出要带摄影记者白华阶和实习生东悦杭一起去杭州采访。这一方面是想让记者知道今后应该如何做外地的报道,另一方面也想通过做好这次采访,让寿总不要关上我们去外地采访的大门。

当晚23:30,由白华阶开着他那辆“昌河”小破车,我们三人赶到杭州此次会议所在的浙江宾馆。负责接待的会务组正在收摊,大厅里只有一位来自北京的记者。我们向他打听情况,他神秘兮兮地说:“我已经知道明天会议要通过8个文件的内容,但媒体之间是竞争的,细节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我沉思了一会儿,对白华阶和东悦杭说:“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去敲与会代表的门了。”

没想到敲开的是上海碧纯水厂老总毛伟平的门。这里我要交待一下:四年前我曾写过“碧纯水战”的系列报道,那场官司结束后,碧纯水交由港方管理,后来港方又将公司出让给现在的毛伟平这一方。在出让过程中,港方与毛伟平一方打过一场经济纠纷的官司。毛伟平对本报记者相关的报道十分不满,令人向解放日报集团纪委写了一封举报信,说我过去曾在港方经营时经常去那里报销发票。集团纪委来找我调查此事,我问:“他们拿得出证据吗?你们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我历来有些清高,从不会与企业老板搞这些苟且之事,所以心里十分笃定。只是这位周正毅的妻兄从习惯思维出发,想当然地把我归类到那一档记者,不免太可笑了,我不告他个诽谤罪已经算是宽容了。

半夜被敲开门,睡眼惺忪的毛伟平接过我的名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我本人,略显尴尬后,倒也大方,他说这里不方便,邀我们去青滕茶楼说话。

到那里一坐下我就直言:“你们还记得曾举报过我的事吧,没想到今天半夜我们会在这里一起喝茶。”毛笑着接话:“都过去了,今夜有缘就是朋友,我把那8份文件都带来了,你们拿去看吧。”然后他向我们通报了明天会议的议程和自己对这次“水战”的看法。

我们轻松地拿到了会议的8份“绝密文件”,还掌握了接下去的会议议程。于是,就有了第二天一早在餐厅守候“娃哈哈”宗总,送上了“娃哈哈密谋老农夫”的话。

 

这天早上,所有记者,包括那位不愿向我们透露会议内容的北京记者,都借我们的光,跟在后面进了会场。白华阶为了在晚报截稿前发回现场图片,还与主持会议的宗总商量:能不能把原来读完8个文件一次性举手表决改为每读一个文件就举手表决一次?宗总竟然也答应了。

在会议为第一个文件举手表决后,我们三人就离开了会场。因为除了要向报社发消息和图片外,我们已经约好上午采访“农夫山泉”老总钟睒睒。

路上碰到晨报记者Q,她得知我们要去“农夫山泉”采访,想搭车一起去。既然是兄弟报纸,当然得带上她。就这样,晨、晚报记者一起采访了“农夫山泉”老总、一起参加了下午在浙江宾馆(此宾馆内据传有林彪建立的地下“704”工程)由“娃哈哈”老总宗庆后主持的新闻发布会。

而当晚2030,“农夫山泉”要在毛主席曾经27次入住的西子宾馆1号楼举行“记者恳谈会”。趁“农夫山泉“的“记者恳谈会”还没开始,我们一行三人加上晨报记者Q一起去宾馆用晚餐。

点菜时,Q去宾馆商务中心发稿。我对白华阶和东悦杭说:“我估计她要发今早会议、采访农夫山泉老总、下午新闻发布会这样三篇消息稿。虽然我们今早会议的稿件见报比她早,但另两篇稿件,包括今晚农夫山泉恳谈会的稿件,见报都要比晨报晚。这样吧,我们用5个故事写一篇焦点特稿,避免与晨报内容重复。”

晚上,“农夫山泉”的记者恳谈会一结束,回到住处,我就向东悦杭口述了“纯水密谋屠“夫”、“农夫”登报请客、利箭射向“农夫”、 娃哈哈生气了、农夫山泉有点“辣”等5段故事内容,然后睡下。东悦杭年轻,精力充沛,通宵熬夜写稿。

第二天一早,我简单修改了一下稿件,传真到报社后,三人便一起去湖畔居茶楼,享受打完一仗后的短暂悠闲。

下午回到报社,电梯里碰到晨报记者Q,她说:“韩老师,这次你把我害苦了。”这话让我有点吃惊:在杭州我们一路上都带着她,给她提供了很多方便,怎么害了她呢?直到坐在办公桌前,才听部门里记者告诉我:晨报主编毛用雄将我们写的焦点稿《农夫山泉搅起水市狂澜》贴在墙上,并用红笔写了评语:如何用故事写经济报道,请看晚报老韩带记者写的文章。对记者Q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批评,但这能怪我吗?

 

附:新闻焦点 《农夫山泉搅起水市狂澜》

本报记者  韩自力  实习记者  东悦杭  摄影  白华阶

天还未热,水市却沸腾了。由于“农夫山泉”隆重宣布“长期饮用纯净水有害健康”的实验报告及全面停产纯净水,从而引发又一场纯净水与天然水的全面争执。

短短的一则广告引发了一场名副其实的商战,这也许是农夫山泉宣布停止生产纯净水时所没料到的。这场商战在过去的3天里全面爆发,地点就在两大主角娃哈哈、农夫山泉的家门口杭州。

1  纯水密谋屠“夫”

6月的杭州雨天多,7日夜里的雨下得特别大。操着南腔北调不同口音的69家纯水企业代表就在这个雨夜住进了浙江宾馆。记者的车子绕了好几圈才找到这家地段较偏的宾馆。据说,这里曾是林彪钟爱的地方。

在浙江宾馆的深处,大堂右侧竖着一块牌:“2000’纯净水发展研讨会”,但门口横幅却是“维护纯净水健康发展研讨会”,不知是组织者“娃哈哈”的一时疏忽,还是有意为之。

会务组的一位杨小姐告诉记者“来早了”,新闻发布会前的两次会议谢绝记者采访。记者正想向她了解一下当晚会议的情况,她却自顾自走开了,另一位工作人员也匆匆折起桌上的代表名单和房间号随之离去。

记者见到的第一位厂家代表是上海碧纯的老总毛伟平,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主任和一位厂方律师,他说许多厂家都带了自己的律师,因为要签“起诉状和一些文件”。

毛总显得很轻松,他说上海的厂家对此事的反应没那么强烈,毕竟农夫山泉并没对上海厂家构成太大的威胁,所以能比较冷静地对待这次会议。记者与他夜谈到凌晨2点多,都是上海的市场状况,大都与“农夫山泉”事件没有直接关系。

记者在吃早饭时找到了娃哈哈的总裁宗庆后。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他终于答应让记者入场。但会议开始时,记者还是被会务组拦在门外,正当记者与其论理时,宗庆后到了会场,连声对工作人员说“算了,算了,让他们入场。”会务组这才放行。其它媒体记者见此情景也都一拥而入。

有些厂家代表并未参加讨论文件草案的会议,他们前一天晚上拿到草案后,便开车出去游玩了。记者因此从一位代表那里提前拿到了这些文件,并在第一时间组织成文,传回了报社。

“农夫”登报请客

8日上午,农夫山泉几位高层领导的电话比订水热线还要“热”,记者们不等浙江宾馆的会议结束便开始打来电话了解情况。本报记者由于早早预定,因此直接赶到了农夫山泉的公司总部。

农夫山泉早已决定8日晚举行“记者恳谈会”,并在当地《都市快报》头版刊登了通栏广告。奇怪的是,这份杭州地区销量数一数二的报纸在当天的浙江宾馆5号楼竟无人见到,大多数记者都是通过“口头传播”才获知这一消息。

农夫山泉的钟睒睒总裁说,我们不开“秘密会议”,欢迎任何媒介的采访,也欢迎纯水厂家来参加。

钟睒睒看到纯水厂家的诉状和联合声明的草案后,并未像记者想象的那样表现出激动或者愤怒,而是边看、边笑、边摇头。当看到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关于纯净水是“安全、卫生”的文件时,钟总脱口而出:“无知!”

总裁助理郑波平均每34分钟就要接一个电话,几乎无法与本报记者交谈。他在电话中对记者们表示“农夫山泉不怕打官司”、“我们很坦然”、“欢迎晚上来参加会议”,这几句话他一个下午重复了不知多少遍。

“农夫”副总江民繁正埋头整理会议的材料,不停地奔走在几个办公室之间,脸上同样没有一丝紧张或忧愁的神情。他还抽空对本报记者说:“我们希望有企业站出来跟我们在法庭上辩论一番,说实话我还真盼望着那一天。”

利箭射向“农夫”

 纯水厂家很快结束对几份文件草案的讨论,8日下午13:45便开始举行签字仪式。这些文件包括1份起诉状,1份联合声明和6份递交有关部门的“紧急报告”。成都地区一代表边签字边说:“这是我们的8支‘利箭’。”

无锡的一家纯水老总手捧1只塑料袋走入会议室,袋里装着8只图章,他说,这都是没来的同行授权让他来签字盖章的。记者给他算了一笔帐:6份“紧急报告”送交6个部门,每个部门5份,1家企业就得盖30次章,8个图章意味着他得盖240次章,还不算诉状和联合声明。真是“盖章专业户”了。

记者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见到了上海正广和的老总陈向民。他很平静地对记者说,正广和并不想卷入无谓的纷争中去,正广和有纯净水,也有矿化水,矿泉水,市场需要什么,他们就去做什么。谁是谁非是管理部门的事,企业没必要陷进去。此时,台上的一位专家已愤怒指责农夫山泉是“伪科学”。

娃哈哈生气了

由于下午的新闻发布会没有安排记者提问时间,台上代表和专家的发言一结束,记者们一下子拥了上去,把主席台中间的娃哈哈总裁宗庆后层层围住,一位记者甚至把话筒塞到了宗庆后的鼻子底下,宗庆后一脸不悦,说:“退后点,否则我不接受采访。”

有记者问为什么不请“农夫山泉”,宗总严厉地说:“这种企业我们不愿与他为伍!”

北京的一位代表说:“农夫山泉这一招的确厉害,北京的纯净水销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0%!消费者打电话来都要订天然水和矿泉水。不过我们对农夫山泉谈不上‘恨’,更没必要置之于死地。”

此时,台上的宗庆后正大声说道:“我们开会就是针对农夫山泉的,这一点我们毫不回避!”

农夫山泉有点“辣”

当晚20:30,农夫山泉的“记者恳谈会”在西子宾馆1号楼举行。门口的礼仪小姐指着门廊里毛泽东的一副题字说:“毛主席曾经27次入住这里。”

钟睒睒开口第一句就是:“很抱歉这么晚叫大家来,主要是怕影响你们参加‘那边’的会议。”满屋子的人都被他逗乐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大约有近20家纯水厂家代表也到了会场,但只有6家代表在签到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钟总的开场白不到10分钟,他最后说:“我会等你们提完全部问题再走,尽管提,越尖锐越好!”这句话赢得了全场的掌声。

记者提问十分踊跃,几次出现抢话筒的局面。但杭州本地媒体有些怪,显得出奇地平静,同下午一样,没来几个人,来的也不提问。

一言不发的还有在场的纯水厂家,尽管钟总一再表示欢迎其他厂家发言,但这些白天还滔滔不绝的厂家自始至终没在这次会议上发言。也许他们觉得话已说尽,要说就法庭上见。

“农夫山泉”在会场上放映了一段娃哈哈用金鱼做实验的广告录像,并说:“比对广告不是我们先做的,我们只不过是继承和发扬。”全场再次爆笑。

整个会议在轻松的气氛中度过,成都的一位代表指着“农夫山泉”准备的厚厚一堆材料感叹道:“听了这个会,我感觉那些想打官司的企业很难打败农夫山泉。”

有位专家分析说,这场“水战”的实质在于“农夫山泉”把多年来对纯净水的疑问由专家范围内的讨论推到了整个市场和行业面前。无论结局如何,消费者都将最终摆脱疑问,这也许才是这场纷争的真正意义所在。

“娃哈哈”和“农夫山泉”至少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都相信上法庭赢的肯定是自己,谁都相信这件事一定会有一个是非分明的结果。但昆明某报昨天刊登的一则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读者认为这件事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