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这是个垃圾筒?(新闻职场告白56)  

2016-08-23 14:40:42|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果然,经过短短一个多月的过渡,20014月,晚报采访部拆分为四个新闻部:社会、经济、科教、特稿。

在分部门之前,裘总找我谈话,要我担任经济部主任。我知道他的好意,经济新闻部在各媒体都是最重要的,在很多人眼里,经济部主任是个“肥缺”。

不过我还是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还让我操作老行当,当社会新闻部主任?

他有点惊异。我没有多做解释,只说自己喜欢做社会新闻。说真心话,无论我在《上海商报》做经济新闻还是后来在电视台《今日印象》做文化专题、在《智力大冲浪》做综艺节目、在《新闻报》“商与法”做经济法律报道,甚至在为不同的大型电视节目做策划时,我在操作中都习惯地把社会大众和现场情节作为基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毫无疑问,社会新闻是最合我心意的部门。裘总同意了我的要求。

晚报部门划分后,我带过的大部分年轻记者被分到其他部门。在这次新闻晚报的改版中,除了这23名记者,还有部分解放日报及其他媒体“精英”的加入,并陆续新进了一些本地大学生,《新闻晚报》的采编部门不断增加,框架搭配逐步齐备,具备了一张都市日报所需的常规采编队伍。

有一次晚报召开年轻记者座谈会,我也在场。会上裘总突然问大家:你们谁是韩老师带过的?请举手。呼拉一下举起了一大半。他点数后说:70%。然后看看我,没作任何评价。我不理解其中深意,是祸还是福?

那年夏天,有一位来自上海大学相当能干的实习生沈凤丽,我反复争取让她留下。有熟知内情的人劝我别再白忙乎了,因为报社有新的不成文规定:新进人员必须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另外,领导私下里还有这样的意思:以后老韩带的实习生不要进报社了。

这才让我想起年轻记者座谈会上的调查。从领导学的角度来说,我在晚报带过70%的年轻记者,这确实给人一种不平衡的担心。没办法,我能理解领导的平衡理念,只好对沈凤丽说:无论去哪一家小报都可以,只要不离开新闻口子,凭你的实力,以后肯定能回到主流媒体。

她是含着泪走的。两年里她辗转了几家报纸,写了不少出色报道,最后不出所料,《新闻晨报》接受了她。在晨报的短短时间内,她又从记者干到部门助理、副主任直到担任一个部门的主任。

必须要说明的是:我带过很多年轻记者,但我从来不拉个人圈子。这不仅因为搞业务的人没这种需求和必要,也是为了不给年轻人出职场难题。像我这样性格脾气的人,在职场上免不了得罪一些人。设想一下,这些比我小20多岁的年轻人如果成为我圈子里的人,在我退休后,他们今后成长的路上或许会受到负面影响。我一向认为:拉圈子,是对年轻人不负责任的行为,对年轻人最好的支持,就是让他们走出个人圈子,融入整个团队。

当然,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同年轻记者交流业务交流人生,因为我能从他们身上学到新的东西,感受到生命的活力。尽管分部门时这些年轻记者大都调到了其他部门,但这不正好让我们能交流更多的话题吗?假如说交流也是一种影响力,反过来他们也影响了我。业务与精神上的影响力,同私人间交际上的圈子,根本就是两回事,它是任何东西都难以阻挡的。

在年轻人被抽调出去的同时,有领导明确对我说:老韩,你这个部门就是个垃圾筒,各部门不要的人都到你这里来。我对此毫不在意,当年插队让我带的知青队伍就是“杂牌军”,后来却成了生产队挑大梁的“主力军”。我喜欢“善将不择兵,善书不择笔”这句话,讨厌那些打了败仗却用埋怨下属来掩饰自己无能的人。

陆陆续续地,一些其他部门不要的人来到我所在的社会新闻部。

杨志洪编辑,在一次版面策划会上话讲了一半,被年轻的部主任呛了回去,然后被分配到社会新闻部;丁昌华,从解放日报北京办事处回来,因年龄偏大,没有部门接受,被分配到社会新闻部;史清禄美编,没部门要,他情愿选择到社会新闻部当热线电话的接线员;徐勋国编辑,经常听到他所在的部主任对他有看法;刘昕,从来没干过新闻,部主任说带她很吃力……好吧,不是说我这个部门是报社的“垃圾筒”吗?那就让他们都来吧。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缺点。部主任应该善于发现别人的亮点,尤其应该明白,一般看上去不好摆弄的人常常有自己的拿手好活。真诚地去尊重他们、坦率地去与他们沟通,总有一天你会发觉他们身上有出人意料的能量。

接手这个“垃圾筒”后,我去了一次泰山。在浪迹北方的十几年里,每当火车缓缓驶过泰安站,我都会抬头望远,在一片青山之中寻找最高峰――泰山,默念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名句。终于在48岁,我聊发少年志,登上了“绝顶”。说实在的,此时的我,已游历祖国许多山河,泰山在我所登临的山中并不算高,只是泰山这种特有的气场在中国群山中确实少见。满山松柏,庄严巍峨,我却轻松活泼地在台阶上跳跃升腾;泰山夜归途,黑沉寂静,我却像伴着青春的星,一路上哼唱着所有能记得的歌。

泰山之行只是忙里偷闲的一次放松、一次无意的心情调整,却为后来的前行垫足了底气。

回沪后的第一次部门会议,社会新闻部全体采编人员,表示了要“证明自己”的强烈愿望。徐勋国代表大家,提出了“重铸辉煌”的口号。

我把九年前在《上海商部》制定的《部门人员须知》原封不动地贴在社会新闻部中间的那根大柱子上:“思想作风:诚朴简明;业务要求:一丝不苟,不停追求,主动配合;三不三看:不猜动机看效果,不听蜚言看事实,不唯资历看才干;反对两种风气:斤斤计较,人人戒备;提倡两种精神:责任感,冒尖欲。”

我激励每个记者低调做人霸道做事。上海总共才8家日报,跑同一条线的记者也就8个人,和100个人竞争很难,和8个人竞争不算难吧,只要人人做到第一,那么晚报社会新闻部就能做到第一。

我鼓励已经取得成绩的记者不要在乎别人嫉妒。嫉妒是因为你还不够出色,假如你能超出别人一大截,令人望尘莫及,那么别人的嫉妒就会变成羡慕。

我将自己比喻成坦克,沉稳地但不顾一切地要带领这个部门向前。比起过去只有一个采访部,现在社会新闻部工作比以前单纯多了也轻松多了,但我依然每天在报社投入1215个小时的工作量。一位新来的年轻“精英”部主任有一次当着我的面说:“没能力的才没完没了地泡在报社里,有能力的话这些活儿早就利索了。”我承认我很拙,所以不得不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以勤补拙嘛。但我心里十分明白,我的大部分时间,是花在这支团队的平台建设上,花在对部门新手的培养上,并不是每个部主任都愿意这样付出的。

  实际上,作为一个好的部主任,他的能力不是体现在有多少花里胡哨的嘴头“新概念”,而是体现在能不能为争第一的记者搭建有效作战的平台。我们看到大多喜欢玩弄嘴头“新概念”的所谓“精英”,被委以重任后最终铩羽而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刻上了“败军之将”的记号,这些教训促使我踏踏实实地去做部门的基础建设。

我把部门记者划分为热线、法制、活动三个小组,努力搭建网络信源的制高点、打造法制报道的服务性和互动性、完善和固化部门每年的几大社会活动。

在占领信源制高点上,我们同《上海热线》“投诉直通车”、上海广播电台“990”合作,在合作的基础上,一步步深入,做到网络共享和报网联动、报台联动。其中对每一种合作都制定详细的操作流程。比如对《上海热线》传来的热线线索进行分类、及时分配、登记造册、完稿时间要求、反馈给合作媒体……等等。这种多媒体合作不仅解决了晚报信息源不足的问题,还创造了网络调查、聊天互动、建读者数据库等新的动作方式,使热线报道成了社会新闻版的亮点。

在法制报道上,我们提出“抓大案名案、抓现场花絮、抓趋势分析、抓社会热点反视”的目标,并在版面上贯彻服务为主的意图,比如为老百姓打官司开设的“讨个说法”、为公开开庭进行预告的“明日开庭”、为法庭执行难开设的“悬赏举报”等新颖的法律服务栏目。其中“悬赏举报”先后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为合作栏目。

“社会活动组”则打破条线,用社会调查和街头扫描的手段,来专门研究和出击容易被条线记者忽视的交叉新闻、边缘新闻。后来衍变成每年固定的“夏令热线”、“打假行动”、“追薪大行动”、“周末特别行动”等几大社会活动。这些活动突出了“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的特征,为晚报增强与读者的黏合度起了很好的作用。

在人员和主攻方向基本明确后,我在部门里建立了业务周会、版面民主评议、好稿奖励等三个制度。这些制度的目的主要是帮助一般记者打开业务上的瓶颈口,提高他们的业务积极性,从而反过来推动业务强手的持续发展。

事实说明,三个小组相对独立的活动和相互的合作,对部门走上良性运作机制,对版面稿件数量和质量的逐步提高,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一个不断完善和提高的过程,就像顺势而下的水,遇山则绕之,遇沟则填之,也许它会因某些阻力而有暂或的停滞,飞鸟走兽可以嘬其而苟活,尘土草渣可以乘其而浮动,但谁也无法影响它的纯洁和大气,无法阻挡它的前进之势。看到并理解这个过程,我们对社会新闻部的未来充满信心,尽管未来也还是个过程,但那一定不再是什么“垃圾筒”,而是一支能攻善战的新闻尖兵。

在后来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社会新闻部不仅为整个《新闻报》获得了首个上海好新闻一等奖,还连续获得3个上海好新闻三等奖,成为获奖最高最多的采访部门。2003年,上海报界著名的两个评论栏目《文汇时评》和《解放论坛》,接连四次评论了《新闻晚报》社会新闻部的工作和稿件。2004年,在中层干部竞聘时,《新闻晚报》社会新闻部仅有的10名采编中,一下子为集团输出了三名主编助理,其中两名后来成为副主编。

我真的很幸运,当初竟然有这样一群很有个性和能力的“宝贝”,被扔到了我的“垃圾筒”里。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