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慈不掌兵(新闻职场告白57)  

2016-08-24 13:40:53|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老天应该在我这张脸上添一根软软的线条?

或许怪不得老天,只怪我自己难得一笑的性格?

这天,寿总提醒我:“你部门里已经有三个人说见到你很紧张,今天有一个害怕得到我这里来哭了,你开口说话就不能笑一笑?”

我笑了,有点尴尬。我与记者在交谈时除了业务绝少谈其它的话题。业务话题是很直截了当的,没有什么可以拐弯的话儿,说完了就完了,至于别人的感受我很少去注意过。有时记者围在一起谈“八卦”,见我上前就知道又要谈新闻,所有人的脸色会一下严肃起来。我自以为这是喜不露色,怒要有度。现在才知道,在别人眼里,其实我是个缺少温度的部主任。三位见到我感到紧张的,都是新来的实习记者。这里,不妨从其中两位的实习体会中看看我是如何“苛刻”要求的:

“一卡通”的背后

你们的一卡通上了头版头条!韩老师一番通告,真让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下午两点临危受命,花了几个小时搞出的东西便成了我和师姐实习生涯的里程碑。不过话说回来,这其中的变故也只好用一波三折来形容。

开头一切顺利:我们询问了读者,弄清了事件的大概,接着又由冯越向一卡通公司咨询了一堆问题,搞定,报道出来了。

这样的文章,你们觉得说清楚了吗?韩老师的问题让我们愣了一记,本来是一个起步费,那到底是多少钱呢?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啊。接受教训,不能自以为是,你认为清楚了,读者不见得这样想。

问题还没完,初稿只说乘出租车时一卡通不能透支,乘坐地铁、公交、轮渡则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为啥会这样?两种刷卡的机器有何不同?问了才知道,一个是POS机、一个是闸机。把其中的原理讲明了,文章的内容丰富多了。

类似的教训还不止这一个,起先没有把出租车计价器出现负数的原因说明白,读起来就像嘴巴里嚼着一只橄榄核,不够尽兴。韩老师一经提醒,我们又一次恍然大悟,这才出现了最后的定稿里计价器出现负数只是为了告诉乘客所欠的余额数,并不能在卡内进行透支扣除。的字样。

正当我们觉得一切搞定的时候,韩老师冷不丁地问了句:如果把那张卡在出租车里再刷一次,余额应该是多少?

总归是零喽。我俩理所当然地觉得。

你们怎么能肯定,问过出租车公司吗?韩老师的问题让我们又出了一身冷汗,这种问题我们幼稚的脑袋显然是较难想到的。只好再次返工,打电话到“蓝色联盟”,一位先生说:待会儿再给你回答。于是又陷入了漫长的等待。约20分钟后,回电来了——余额一定为零。

通算起来,我们这篇头条前后反复了四五遍,其中的教训差不多可以抵以往三四次。

写报道应该从市民的角度考虑问题,要把读者当作半文盲,这当然不是说读者很容易欺骗。不同读者有不同的疑问,为尽量多的读者解难释疑刨,让他们恍然大悟,这种刨根问底的精神是需要的。(实习生 孙昱)  

“八易其稿”出来的好稿

上个星期写《行人优先,减速慢行》的时候,我真切体会到了这句古话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无比正确性,尤其在作新闻报道的时候,心态上稍有一点马虎懈怠,手里写出来的稿子肯定不出彩,不会有人要看。

当初我们手里拿到的投诉是读者反映南京路茂名北路的T型路口车辆乱穿红灯的现象非常严重。中午我和孙昱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T型路口东向西的车辆基本上不看红灯和南北向的人行绿灯,造成了行人过马路难。

回到报社后,筋疲力尽的我们就把当时的场面渲染了一下,也没有问有关职能部门,就把稿子草草发了。部门老师对其中T型无横道一边的车遇到红灯时仍然直行算不算闯红灯这一节,表示疑问,要求补充采访交警部门的意见。接待采访的刘警官先是说“可以直行。”后来他特地开车到现场看了一看,发现划有横道线,于是又打电话来说:“还得算闯红灯。”两秒钟后,认真的刘警官又致电告诉我:刚才与科里同志讨论了一下,还是第一次说法为准。稿件改来改去已经六七遍,这时我们已经头昏脑胀了,好多概念变成了一团糨糊,结果文章中间说“可以直行,但要以行人为先”,但结尾犯了一个致命错误,没有将闯红灯的说法纠正过来。

交稿后,刚松口气,韩主任就把我们叫过去,狠狠训了一顿:这篇文章我看不懂,逻辑混乱嘛,前后矛盾,乱哄哄的一大篇老百姓怎么看的懂?到底直行算不算闯红灯?路上行人的细节描写怎么没有?闯红灯的司机他们的说法呢?

结果我和孙昱只得灰溜溜地返工,重读一遍后,自己也感到很懊恼——怎么会写得如此狗屁不通呢?老百姓怎么能看得懂(我自己也看不懂了)?简直不堪卒读。我和孙昱分了分工,他马上骑车到现场,补充采访司机和行人;我再次向刘警官核实,他耐心地把有关规则读了一遍给我听,并向我确证:“T形路口无横道一边的直行车辆遇有红灯亮时,在不妨碍被放行的车辆和行人通行的情况下可以通行,但前提是行人优先。但目前这个路口自东向西的部分车辆行驶时根本不看行人,造成行人过马路难。这时采访回来的孙昱告诉我路口的司机大多都表示会以行人优先。

最后刘警官表示支队将于近日在南京西路和茂名北路口,增设一个红色的箭头灯,给驾驶员一个明示,同时也为行人过马路更安全提供条件。这也是我们最想得到的结果。

把八易其稿的稿子交掉后,我们实在觉得很侥幸。如果没有韩老师一遍又一遍地提出尖锐的问题,我们也许错过发现稿子中存在的种种漏洞。面对复杂的情况,一定要冷静,脑子不能乱,千万避免犯低级错误。

晚报的定位是一张市民报,写任何报道都要想一想:这样的报道老百姓看的懂吗?这样的语言是不是离他们太远了?多想一想,多改一改,慎重一点,这是我在这篇报道得到的深刻体验。(实习生 冯越)

 

我决定自己不再带实习记者。这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我的不苟言笑让他们感到实习的紧张和压力,另一方面也因为领导说过“老韩带的实习生不要再进报社”,担心这些年轻人将来被归入“不要再进报社”的名单。

后来我听徐勋国说,不光是实习生,还有其他记者对我严格的业务要求也感到不适应,以至于部门里的老杨和老史,常常从口袋里摸出点糖呀点心什么的去安慰她们。

我最后带的记者刘昕,应该是吃过老杨老史不少糖的人了。她不是应届毕业生,以前也从来没有搞过采访,刚来时她甚至不会写新闻稿,记得有一篇稿件被我改得只剩下阿拉伯数字是她自己写的。酷暑之下,她采访徐家汇深夜乘车难的一篇小稿,直到来回采访三次才通过。她写了一篇公交车站乘客不文明上车的稿件,我指出泛泛批评老百姓不文明的文章是没有意义的,一定要采访出更深层次的原因。后来她调查出这是公交车单车承包引起司机抢站停靠,从而造成乘客不文明上车的结果,对比了某公交线路取消单车承包实行线路承包后,车站秩序大为改善的现象。当发觉她几次以“领导没这么说,法律没有这种规定”而陷入采访困境时,我提醒她:正因为领导没意识到,或法律有空白,记者才有展开调研、提出警示的用武之地。在大众出租车公司给她提供了悬挂司标灯的信源后,我追问:司标灯与空车灯放在一起,打车人夜里还能看得清是不是空车吗?于是她采访乘客,写了《夜里打的有点晕》。在这篇调查报道后,大众出租车公司投资200万元重新设计改装,将司标灯与空车灯实行了联动。

好学肯干文字功底也不错的刘昕后来进步很快。再说,从北邮毕业的她当了好多年邮递员,善于与人打交道,交了很多百姓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尤其在出租车行业中,她人缘极好,好多出租车司机成为她忠实的信源提供者。

20026月,她从锦江出租车公司得知,司机周国元帮一户人家找回失踪4个月的“戆大”弟弟。家人问“阿戆”这4个月怎么过来的?“阿戆”只会一个劲地念叨“阿姨”。看了刘昕写的《好心阿姨我想你》一文,我提示她:“我相信,帮助阿戆的不会是一个阿姨,应该有很多人,你再去现场采访一下,一定会有更多收获的。”果然,两天后刘昕带着“阿戆”来到宝山杨行镇的一条街上,这里的饺子馆伙计、报摊摊主、修锁摊师傅、杂货店老板娘、服装摊阿姨、水果摊夫妻、供销社职工、包子店、面馆、小卖部……好多好多人都帮助过“阿戆”。“阿戆”见到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叫“阿姨”。于是就有了刘昕的第二篇文章《好心“阿姨”数不清》。此文引起上海各大媒体的关注,上海电视台跟踪后做了新闻透视节目。事后,刘昕在《我帮戆大找“阿姨”》的业务体会一文中写道:“我在采访中结交了许多百姓朋友,是他们的故事感动了我,激发了我的新闻灵感,使我想用尽浑身解数恰当地表现普通百姓善良的美。在我的笔下,这样的故事永远不能结束。”这标志着她已经进入独立采访的佳境。

刘昕后来得到好几个上海市好新闻奖,包括上海市好新闻一等奖,其中大多是出租车行业的正面报道。当时,人们有过“上海出租车是这个城市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的美誉,这里应该有她的一份付出。

时间长了,人们发现我再“凶”也不过如此而已,所谓“先严而后可以言宽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相反,倒是裘总有一次批评我:“记者稿件中发生了问题,你不吱声地就处理了?要记住,慈不掌兵呀。”

两位老总,一位要我温柔带兵,一位提醒我“慈不掌兵”,这部主任是不是很难当?其实,裘总的提醒是从另一个不同角度对我的批评,说的也对。

在处理记者出差错的稿件时,我的心慈手软,并不是与我平时的严厉有性格上的矛盾。而是我历来有一个时间变更线,那就是见报前与见报后。在见报前我要求十分严厉,而见报后如有问题我多是自责。因为部门里见报的这些稿件,除了休息日,全部经过我的审阅和签发才能刊登在版面上。如果出了问题,责任也已经转移到了我自己头上,除了自责,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怪罪记者呢?所以,说穿了,对这些问题不吱声地处理,除了怕影响到对记者的处罚外,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与其说这是一种“慈”,还不如说这是一种私心,只是裘总没有揭穿我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