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可惜了22万元(新闻职场告白58)  

2016-08-25 10:33:29|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75,《新闻晚报》社会新闻部派记者贺天宝、余锷采访了当天一起地铁事故,文字不长,抄录如下:

标题:上海地铁一号线今晨发生触网故障  上行线全线停驶

本报讯  今天上午,上海地铁一号线因运行设备发生故障,造成莘庄-上海火车站方向全线停驶,大量乘客滞留站台。

上午8:07,地铁一号线上海火车站站由于吊垂原因造成触网故障,造成一号线上行线莘庄-上海火车站方向全线停驶。记者于8:35赶到地铁人民广场站,只见站台上聚集了上千名乘客,站台广播中一遍遍地向乘客说明情况,并建议乘客选择地面交通工具。

为了尽快疏散滞留在站台上的乘客,地铁公司一方面在积极抢修设备的同时,另一方面采取了临时应急的措施,将原上行线运行的列车“借调”至下行线运行,并且在人民广场站调头,运行时间也从原先的8分钟一班改为12分钟一班。

截止到上午9:45,本报发稿时为止,整个抢修工作已基本结束。

 

没想到几天后,在一份专业的新闻业务资料上,有资深专业人士将这一报道与当天《新民晚报》进行了对比:

事故发生时间:新民晚报“上午8:20左右”;新闻晚报上午“8:07”。对比其它信息后,发现新闻晚报报道的时间正确。

事故的影响:新民晚报“造成地铁一号线上海火车站至人民广场站之间半个多小时运行中断,但人民广场站至莘庄之间的运行没有受到影响”;新闻晚报“造成莘庄-上海火车站方向全线停驶,大量乘客滞留站台”。新闻晚报报道的事实准确。

地铁公司处理态度与方法:新民晚报记者10:45赶到人民广场站,看到的是“沿线各站秩序井然”、“地铁运营公司有关人士表示,这样的事故难得一见”;新闻晚报记者8:35赶到人民广场站“只见站台上聚集了上千名乘客”。两报记者在不同时间赶到现场,看到的现象当然不一样。

标题处理:新民晚报“地铁一号线上午紧急停运 及时处置后恢复运行 沿线车站秩序井然”;新闻晚报“上海地铁一号线今晨发生事故 上行线全线停驶”。

分析文章最后写到:“一叶知秋,两报的报道折射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新闻理念、办报宗旨和敬业精神。至于优劣高下,已无须笔者赘言。”

裘新总编在这份资料上批示:“新闻晚报最近发行量不断上升,向大家祝贺。希望晚报同仁认真研究兄弟报纸的分析,坚持我们的激情和理念,把报纸办得更流畅,内容更丰富。”

《新闻晚报》从2001年增强采访力量后,陆续新增了好几个部门。版面从8个版扩成16个版,版型也从普通小报变成了大陆第一张瘦长型的大报。报纸的发行量在原来增长的基础上,又增长了100%以上。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儿也都有了,难免会嘈杂不已。最早留守在晚报的大都是老新闻人,尤其是社会新闻部这个“垃圾筒”内的老新闻人,在一些自以为是“年轻精英”的眼中,几乎就是被淘汰者。好几次会上都有人在教育“老人”不应该如何如何。

这一天,社会新闻部的老记者白华阶被副主编JP叫到他的办公室谈话。10分钟不到,只听到办公室门“砰”的一声被撞开,白华阶一脸怒气地冲了出来,嘴里大喊大叫。我至今都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谈什么?怎么谈?甚至连白华阶破门而出时喊叫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正在一门心思地修改记者发来的稿件。

只见JP紧跟着从他的办公室出来,点了一支烟,往躺椅上一倚,也大叫起来:“部主任呢?怎么管的!”

我只得上前,莫名其妙地问:“你们不是在里面谈话吗?发生了什么事?”

JP没理我的问话,只是气吼吼地斥责我:“你作为部主任,怎么管理记者的!”

看着这位比我年轻十来岁的领导躺着跟我说话,我回答他:“你要我管理记者可以,但你总得把跟他谈崩了的原因告诉我吧?”

站在一旁的孙财元看不下去了,这位平时儒雅文静的老记者对JP说话的腔调和姿势很恼火。白华阶折回来,对在躺椅里抽烟的JP说:“报社规定办公区域禁止抽烟,你怎么带头破坏规定?把烟掐了!”JP很尴尬,不理会白华阶的指责,继续抽烟。

我把孙财元和白华阶都劝了回去,此事不了了之。最终也没有人告诉我白华阶为什么破门而出?我也没兴趣浪费时间和精力进一步去打听来龙去脉。只是过了好长时间后,有领导说我曾带头与领导吵架,真是莫名其妙。当然,我也懒得去解释这种事。

寿总是一位很能平衡各种关系的领导。平衡,确实是一门艺术,但我当初并不理解这一点。可能是为了让某些人好受点吧,在一次业务会上,究竟为了什么事我已经记不清了,寿总开始“平衡”,说的话都是批评我的。我如果再听下去可能就憋不住要顶两句了,于是站起来想离开会场。寿总厉声问道:“老韩,你想干什么?”我转念一想,觉得这样离开会场是不太妥当,就回应说:“撒泡尿去呀。”大伙听了笑成一片。笑声让我心境豁然开朗,我们在职场不就是追求人生的快乐吗?何必顶真计较呢?于是我真的出去撒了一泡尿,再坐回会场。

其实,我从来不会在业务以外的事上让别人难堪。比如在那次与JP莫名其妙的“吵架”后不久,集团考察中层干部。工作人员在个别听取我对JP的意见时,我只讲他优点不谈缺点。倒不是觉得说了没用,而是平时我抱着只对事不对人的态度,对事也只对业务上的事。我会在具体的选题和稿件上对某个人的观点与做法毫不含糊地表达不同看法,但绝不会由此而涉及到对这个人的否定。至于工作方法的不同和性格脾气的差异,在我的眼里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尤其是对年轻的领导干部,更应该宽容。

事实上,我也做到了宽容。职场上,免不了会碰到个别与你持有敌意的人,我会保持距离,但不会倒过来也与之持有敌意。

2002年年初,《新闻晚报》委托上海新生代市场研究有限公司搞了一份社会调查报告,报告在200246日形成。调查历时3个月,样本达70000份,报社为此花费了22万元。这份社调报告的结果,我并没有在当初看到。因为新来的个别“年轻精英”部主任对这份调查报告的结果持有不同看法,建议领导不要公布。建议归建议,这份调查报告还是在小范围内进行了传阅,我在很久以后才轮到看这份报告。

社调报告标题是《新闻晚报市场定位及相关策划报告》,这里我想摘录其中涉及到社会新闻版面的内容:

“数据显示,比较经常\经常或每期必看《新闻晚报》的读者(315人)中,阅读率最高的版面是社会新闻,其经常阅读比例高达92.4%”。

 “附:新民晚报的社会新闻阅读率排在国际[最高86.6%]、国内、综合、头版之后,位列第五,为68.8%

新闻晨报的社会新闻阅读率排在国际[最高88.2%]、要闻、头版、实用等之后,位列第21位,为23.1%”。

“统计结果显示:目标群体对社会新闻的阅读率和喜爱度都最高,这说明该版是《新闻晚报》的优势版面,应该保持和发扬。”

 “实际上同新闻晨报和新民晚报相比,新闻晚报除了社会新闻版以外,其它新闻版面的阅读率和喜爱度都相对较低,作为综合性日报的基本版面,《新闻晚报》还要不断改进,提高阅读率和喜爱度。”

社调报告还建议:“目前人们越来越重视法律常识,尤其是跟自己日常工作和学习相关的东西,而各综合性日报涉及法律方面的内容比较少,建议《新闻晚报》优先考虑办一个社会法律方面的周刊,并且做出特色。”

直到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建议不公开这份调查报告了:一个“垃圾筒”部门所负责的版面获得如此好评,令个别“年轻精英”部主任很难堪,担心公布这份社调报告会影响到报社同仁对他们工作的评价,当然也担心报社同仁会颠覆过去对社会新闻部这个“垃圾筒”的评价。只是可惜了报社所花的22万元!

不过,我对公布不公布都没当回事,因为一份调查报告的结论还只是纸上的。我要当回事的,是市场的结论,这才是涉及到晚报生存的命根子。

花钱搞这个调查报告的目的是为了改版,但事后,报社并没有重视这份调查报告的提醒。在改版中不仅没有“保持和发扬”社会新闻这个“优势版面”,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把社会新闻版从原来的位置向后面移了好几版,好像无论谁只要占据了“优势位置”,谁就能成为“优势版面”一样。与此相应,还撤消了原有的“法制版”,调走了我的得力助手东悦杭。

对此,我一句话都不说。在《上海商报》时,因一个建议而被排斥不得不离去的经历,让我相信了“信而后谏,不信不谏”的道理。既然我无法阻止这些做法,还能说什么呢?而且如果去阻止的话,极可能会将单纯的业务问题扯皮到其它说不清道不白的权威问题。尽管权威问题是决定业务问题的关键,但陷入到权威之争这与我想享受职场快乐的原则是违背的,又有什么意思呢?当然,我不说并不等于我没看法,只是我在等待最后说了算的权威,那就是读者和市场。

果然,违背市场规律做法的后果,使晚报的发行量从以前的逐步上升开始慢慢下降。直到一年多后,“精英”的种种高端招数都使尽,而报纸的影响力仍在逐步下降。

2004年春节后,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陆炳炎在晚报的改版动员会上指出:“为什么这一年来晚报会从原来好好的势头转向下坡?应该认真的反省与总结。”话是这么说了,事实上却不会真正有人来反省和总结这个会令一些人难堪的过程。

好在面对上海报业的激烈竞争和读者、市场的无言发声,报社对现状及将来还是要认真对待的。这年春天,晚报派出多支调查考察队到外地进行调研,最终达成了走“低端市场”的共识,社会新闻重新得到重视。20044月,社会新闻部采编扩大到32人,有幸再一次成为《新闻晚报》最大的部门。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