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决斗与计谋(新闻职场告白43)  

2016-08-02 17:41:27|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碧纯”水纠纷是市场经济大潮下产生的一种新类型案件,它涉及到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知识产权、遵守广告法、规范合资企业运行规则、正确理解法律程序等各个方面,具有相当典型的意义。它的终于被调解成功多少有点出乎人们的意料,但这种调解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合稀泥”,而是在把握事实、依据法律、分清是非、判定责任的基础上进行的。“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碧纯水战”一案后来被编入最高法院所编的《知识产权法案例》一书中。

我在此案结束后,采访了分管审理此案的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丁寿兴,发表在1997105日的《新闻报》:

法官的天职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丁寿兴

就“碧纯水纠纷”一案答记者问

被人们称为“申城一大经济奇案”的碧纯水纠纷,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曲曲折折以后,终于有了个说法。纵观整个案件的审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最初的异议纷起中敢于大胆受理,在接踵而至的重重障碍中精心审理,使最后的调解取得了出人意外的成功,他们在重新澄清这缸被搅浑的水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市场经济大潮中,我们正面临各种各样的新类型法律问题,一些不法分子暗中窥窬想寻找空档趁机钻营,而受到侵害后的经营者有时感到难以投诉,那么,二中院的法官们是如何面对“碧纯水纠纷”这起新类型案件的呢?这是当前社会公众所关心的一个问题。为此,记者就公众所关心的该案审理情况,专门采访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分管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副院长丁寿兴。

一、人民法院应当让当事人“投诉有门”

记:“碧纯水纠纷”发生后,合资公司中的港方(中添国际有限公司)曾使用合资公司印章以合资公司的名义向法院起诉,沪方(上海延中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却以合资公司董事长的名义向法院撤诉,成为轰动一时的沪上奇案。而后,中添公司以自己名义起诉,但沪方认为中添公司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各种媒体一时议论纷纷,当时法学界部分人士认为这是合资企业内部的纠纷,应该由仲裁机构而不是由法院来受理。对此,二中院是怎么看的?

丁: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必须为改革开放、规范市场经济服务。在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深入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一些过去未遇的新类型纠纷。这些纠纷有的影响到市场竞争秩序,有的影响到投资环境,还有的影响到企业正常的发展,甚至最终演变为诉讼案件。“碧纯水纠纷”就是这样一起有综合影响的典型案件。

 首先从受理案件的法律依据来看,现行法律中并没有法院无权受理此类案件的禁止性规定,只是没有具体规定法院如何受理此类案件。而《民法通则》及《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最高法院对受理此类案件的有关批复和司法解释、一些省市法院审理此类案件的有效判决,已经成为人民法院受理“碧纯水纠纷”一类案件的依据。

其次从人民法院的审判职能来看,审判工作为改革开放、规范市场经济服务必须落到实处。就本案而言,当时有关的仲裁机构已经明确表示“仲裁机构无权处理,法院受理并无不当”。如果人民法院对已经存在、而且愈演愈烈的侵权纠纷仍持视而不见、拒不受理的态度,那么人民法院审判职能又如何体现呢?说到底,人民法院要让当事人投诉有门。对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中出现的新类型案件,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就应当大胆受理,决不能将当事人拒之门外。

事实证明,我院大胆受理此案是正确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了被告就管辖权提出的上诉,维持了我院对本案行使管辖权的裁定。

二、诉讼程序不应成为侵权者的“避风港”

记:“碧纯水纠纷”案历时一年多,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在解决诉讼程序问题,有些问题还经历了二审裁决。原告认为,被告企图利用程序阻挠实体审理;被告则提出,程序违法就不能保证实体审理的公正。开庭审理时,出现了被告以“程序违法”为由而集体退庭的场面。许多人担心,案件很可能由于程序问题难以解决而不了了之。而今天,市二中院不仅成功地了结了纠纷,而且认定的全部事实为当事人各方所接受。请问,市二中院是如何解决这一关键问题的?

丁:由于合资公司的沪方董事长同时兼任两家侵权公司的董事长,所以,港方董事要求召开董事会讨论起诉事宜的提议遭到拒绝;当港方以合资公司的名义起诉并要求被告赔偿1000万元后,沪方董事长则要求撤诉;当中添公司以自己的名义起诉要求被告赔偿1000万元后,沪方董事长又以合资公司的名义起诉要求被告赔偿100万元,由此引起了一系列程序问题。我们的指导思想是:抓住实质,依法审理。“碧纯水纠纷”案的实质是侵权事实清楚,程序问题复杂,而程序问题的复杂性是因侵权而产生的并且与侵权一方的人为因素直接有关。针对这一案件实质,我院在有关法院依法驳回港方、沪方各自以合资公司名义的起诉后,果断地开庭审理中添公司提起的诉讼案件,使案件正常地进入实体审理阶段。需要指出的是,被告所谓“市二中院开庭审理违法”的说法是毫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的。

三、审理案件要注重社会效果

记:“碧纯水纠纷”案是一起社会影响比较大的典型案件,案件的处理结果对今后处理类似案件必将产生一定的作用。在当事人的“和解协议”中有这样一条:生产“碧纯水”的“上海延中饮用水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碧纯饮用水有限公司”,销售“延中水”的“上海碧纯贸易发展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延中贸易发展有限公司”或其它名称。许多人认为由此而解决了产生纠纷的根源。对此,市二中院是如何看待的?

丁:的确,“碧纯水纠纷”案是一起比较典型的侵权纠纷案件。对这样一起案件,我院非常注重审理的社会效果,而不是就事论事地简单处理。具体表现在:

第一,要通过对这一典型案件的审理,达到规范市场竞争的社会效果。也就是说,案件的审理结果必须分清是非、过错和责任。本案被告承认侵权、赔礼道歉,无疑是案件审理成功的一个方面,但如果结案后还是由“延中公司”生产“碧纯水”、“碧纯公司”经营“延中水”,消费者依然会对两种水或两家公司产生混淆,那就很难说案件审理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第二,要通过对这一典型案件的审理,达到维护投资环境的社会效果。虽然本案的主题是“碧纯”品牌是否受到侵害,但产生纠纷的因素之一,是合资公司的一方在单方利益的背景下参与侵权,并在客观上阻挠了合资公司另一方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个问题法院是否管得了,是否管得好,正是许多投资者所最关心的。本案的审理结果已经充分证明,对于此类纠纷,人民法院不仅管得了,而且管得好。

第三,要通过对这一典型案件的审理,达到保障企业合法权益、促进企业发展的社会效果。今天,作为合资公司最大股东的中添公司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其经济损失得到了赔偿;合资公司改为合作公司后消除了内部产生纠纷的隐患,仿冒“碧纯”品牌的侵权行为受到制止,企业对未来更加充满信心。我想:“碧纯水纠纷”案能够取得这样的社会效果,不仅是我们法院所期望的,也是关心这一案件的人们所共同期望的。

 

“碧纯水战”的官司了结之后,上海法律界开了一个座谈会,请我参加并发言。在诸多法律专家面前,我实在讲不出什么法律道道,只能从社会文化背景上对为什么会在中国出现如此多的侵权行为谈一些感受。12年后,当年的港方总经理周银宝要写《碧纯水战》一书,他说我那个发言让他印象极深,要我整理成文,作为他这本书的“跋”。

附:决斗与计谋

历时一年多的“碧纯水战”结束时,上海法律界开过一个讨论会,讨论在这场水战的法律启示下,应该如何完善经济法规。

作为与会一个记者,我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一搞市场经济,就会冒出那么多的侵权、假冒和诈骗?

诸多因素之外,是否也让我们来反思一下国人的传统思维和价值观呢?

古代,无论是利益纠纷还是尊严受损,小到个人之间,大到两国之间,中国人都喜欢讲“三十六计”, 什么“暗渡陈仓”、“调虎离山”,最后实在不行了,“走为上”。 像勾践卧心尝胆,韩信胯下受辱,计谋用尽,而后东山再起或大事有成,这在中国古书中都是作为楷模来称道的。

西方人则不同,往往采取决斗来终结,先是用剑后是用枪。无论用什么武器,总之是要舍得用命来搏;无论是输是赢,参与者的人格和权利在决斗中都得到了认可。就连普西金这样的文人,也会参与决斗,并在决斗中倒下。这在很多中国人看来是很傻并且很野蛮的。

不是有很多人刚开始有机会接触到境外企业时,最大的感受就是:境外老板很傻,很好骗的吗?

其实,人的智商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是崇尚计谋与崇尚决斗的不同历史背景,给我们留下了不同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

计谋,让人重视结果,所以在手段上不讲规矩往往出人意料之外;

决斗,让人重视过程,所以在程序上讲究的是公平公开。

计谋,让人重视实惠,讲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

决斗,让人重视名誉,不会朝三暮四苟且偷生。

计谋是凉嗖嗖的心;决斗是热腾腾的血。

计谋是猥亵的密语;决斗是悲壮的诗篇。

计谋是曲折的绕道;决斗是直接的前行。

计谋的氛围是黑暗的;决斗的氛围是透明的。

“碧纯水战”就是这样一个计谋与决斗的过程:

从一开始在包装上把两种水搞浑,在经营上另起炉灶,是计谋;到后来的公司高层争吵动手,双双站到法庭上辩论,是决斗。

今天,周银宝先生写下这本《碧纯水战》,让我写一篇短文,我只能说:我至今仍然很佩服计谋者的精明与雄心,更佩服决斗者维权的勇敢与韧劲,对双方原本的合作到最后的不欢而散感到遗憾。因为这导致第一个打进上海市场的碧纯水,错失了发展的大好良机。

当然,我从来都不欣赏在利益之争时采用这样的计谋,因为如果这计谋得逞,碧纯水的下场会更惨,法庭决斗,是唯一公平的做法。

顺便提醒一句:十多年过去,来中国办企业的境外老板越来越多,中国的“三十六计”早就“中为洋用”,国人也应小心才是。

                              

另外,大家还记得曾到报社来找我的两位律师吗?好多年后,我们成了朋友。

王杰作为江西峡江知青联谊会会长,我作为黑龙江瑷珲知青联谊会会长,在后来的知青活动中有一次相遇,两人都十分惊诧。谈起那次在报社的见面,他笑着说:“你这个记者,太厉害了。”

万恩标后来担任上海市律师协会秘书长,一次单独约我在海鸥饭店吃饭,望着夜色中闪着灯影的黄浦江水,两人对当年的“碧纯水战”都感慨万分。我问万恩标:王建现在在哪?如果有可能很想与他见个面,毕竟都是在黑龙江下过乡的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