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中组部下达的任务(新闻职场告白45)  

2016-08-05 16:37:25|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智力大冲浪》是上海电视台综艺节目收视率最高的,作为兼职撰稿策划人之一,我也借光小有名气。不得不承认电视台的影响力很大,直到好多年后,有时碰到从未谋面的人,接过我的名片会说:“这个名字很熟悉呀。”想呀想的,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我。

我知道,那名字大都不是从《新闻报》上看到,而是在这个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上看到的。三年多来,每到周未,《智力大冲浪》播出时,常常有我的名字打在策划或撰稿的名单里。

那段时间,经常有人请我去帮忙策划做电视片并为之撰稿。从企业、文化到法制、党建,我几乎成了自由撰稿人。

记得第一个党建片采访是在19966月,采访对象是卢湾区环卫局局长张学聪。

采访的第二天,从卢湾区组织部工作人员徐国愚那里传来消息说,张学聪对我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不记一字感到不解:这个记者是不是大兴的?等到第三天我把剧本传给卢湾区组织部后,他们刮目相看:整个故事叙述得如此得体生动。

我在做报纸新闻时,就喜欢通讯的写法,这练就了现场观察的能力。一个在采访中拿着本子从头记到尾的记者,无法应付现场随时可能发生的变化,也无法通过捕捉对象的神态来准确掌握采访的重点。更重要的是,缺少了与采访对象的互动,就难以挖掘和发现深层次的新线索。因此,除了必记的数字,我轻易是不会埋头在本子里记什么的。

帮卢湾区委组织部撰写的这第一个党建片《带出一支认人民满意的队伍》,拿到了市委组织部颁发的三等奖。后来又有了1997年《炼石》、1998年《好大一个家》,先后帮这个区拿到了市委组织部颁发的二等奖、一等奖。

我还受市检察院法宣处委托,撰写了一部有关金山区反腐的电视资料片。我先后去金山区看守所四次,采访了15名在押人员。看到这些曾经神气活现的大小官员,如今在铁窗下一副蔫样,不禁令人想起《小兵张嘎》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就怕将来拉清单。”我为这部反腐资料片起名为《金山不蚀 ─金山区检察院反腐斗争纪实》。

在各种策划和撰写的电视片中,值得一提的是为中组部撰写的《从困境中崛起的正广和》。

我从头到尾也没见到过当时正广和的老总吕永杰本人。910日,市委组织部党员电化教育中心主任刘春萍找到我,说中央组织部要上海搞一部反映正广和汽水厂党建工作的电视专题片,请一位作家写了五稿,还没通过。刘春萍说,已经耽误了好多时间,如果再弄不出来,自己压力太大了,希望我一定要帮个忙把剧本写出来。我看了一下原稿,它以一架钢琴弹奏《国际歌》的画面开场,下面的风格可想而知。我不想受到原稿的影响,只把其它材料和6盘录音带拿了回来。

我被材料中的一段叙述深深吸引:

吕永杰临危受命,从英雄金笔厂调任已经停产的正广和。老工人一见他就问:“你来干什么?这儿天天像过年,找不到上班的人。”年轻工人更不客气地问:“你来干什么?这儿像殡仪馆,连鬼都找不到。”

在吕永杰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催款单和请调报告。他在班子的第一次会上说:“今天的市场就如同昨日的战场,今天的共产党人也应该像那时的共产党人,市场经济也还是要依靠工人阶级。走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组织群众的道路,把工人请回来,把市场夺回来!”

我想这才应该是电视专题片的开头。可是,把下岗工人请回来,这与当时动员大批工人下岗的口径很不一致。

那几天我十分忙,除了报社的工作,912日至16日,我飞哈尔滨参加校庆55周年;920日至102日,我先后三次参加“智力大冲浪”在郊区过夜的节目策划。我只得挤出所有空余时间认真思考剧本的框架并写完了剧本。

107日,刘春萍收到我《在困境中崛起的正广和》完稿传真后,打电话让我去他的办公室。可是见到我,他却一言不发点上烟,在办公室踱步半小时之久,才突然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开头?”

我回答:“无论是国际上的敌对势力还是中国的老百姓,他们从不同的角度,都在看共产党能不能搞好经济建设。而共产党搞好经济的宗旨不是让工人下岗,恰恰相反,是要让工人群众不但有工作,而且能生活得更好。我想,正广和的下岗工人在一批共产党人的召唤下,回到工厂从困境中崛起这件事,回答了所有人的疑问。”

刘春萍听了对我说:“好,我这儿通过了,但还要等市委组织部、中组部最后的意见。”

记者永远是关注下一个报道的,我没有再去打听最后的结果是什么。直到一年后,我去哈尔滨出差,碰到在黑龙江《党员电化教育》杂志任主编的老同学管大鹏。他告诉我:我们杂志刊登了你为中组部写的电视片解说词。我这才看到了最后署名为两个人的剧本解说词内容。

附解说词选登:《从困境中崛起的“正广和”》

编者按:拍摄《从困境中崛起的“正广和”》一片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虞云耀到沪调研、为全国国有企业党建工作会议亲自下达的任务。在创作和制作过程中,中央组织部组织局党员电教中心主任李环筹同志亲自来沪指导。上海市委组织部党员电教中心全体同志努力使该片生动、准确地再现了上海正广和总公司在党委书记、总经理吕永杰同志带领下,依靠党委一班人,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从“凝聚力工程”入手,以精神解困带动企业解困,使百年老厂正广和重新焕发青春,走上发展壮大的成功之路。此片给人留下深刻的思考,值得一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经济建设成为我们党的中心任务。能不能把国有企业搞好,是放在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人面前的一大课题。国有企业的成败,关系到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关系到工人群众的命运。它已经成为世人关注的中国改革的焦点。

1993年底,一份简报送到了上海市领导的办公室:曾经享有盛誉的正广和汽水厂正陷入濒临破产的困境。

正广和汽水厂是有着130年历史的老企业。它所创立的“正广和”品牌曾经是上海这座中国最大都市里的汽水的代名词。其产品还曾畅销全国并远销英国、澳大利亚……然而,近年来,在外来饮料的冲击下,正广和不堪一击:市场萎缩、生产滑坡、企业休克。二千三百多人的工厂,只剩下几十个人上班。正广和的惨败引发出一场讨论:国有企业在新形势下到底还能不能振兴?

在困境中,吕永杰受命来到正广和。对此,很多人不理解,有的工人甚至不客气地问:你来干什么?正广和是没有希望了。

(采访。吕永杰:我是1993年的12月份到正广和的。当时我到这个厂的时候,企业职工的人心比较散。我记得进厂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在车间里转的时候,这么个二千三百多人的厂,每天上班只有几十个人,中午食堂里面吃饭几乎看不到人。厂里一些骨干流失了不少。1992年以后近两年中,企业的一些关键人物走了不少。)

工厂的党政领导经过认真思考和讨论,重新统一了认识:企业要解困,道德是精神要解困,要唤醒已经麻木的人心。

(采访。吕永杰: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号召大家起来唱《国际歌》。我想至少有一个含义:就是不靠神仙皇帝,靠自己。第二个想法就是“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就是一个机遇。抓住机遇的这样一种意识、一种观念、一种干劲、一种姿态、一种精神。)

今天的市场就如同昨天的战场。今天的共产党人也应该像那时的共产党人那样。市场经济也还是要靠工人阶级。走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组织群众的道路,把工人请回来,把市场夺回来。

(采访。吕永杰:我们党政班子都意识到,工作如何开展,首先第一步得了解群众。群众在想些什么,他们在干些什么,是我们工作的一个依据和出发点。我们认为,不了解群众,就谈不上关心群众,不了解群众不关心群众,就谈不上凝聚群众。)

新领导班子的第一次亮相,是在厂里挂出了两只信箱。

(采访。陈光荣:当时,工人有疑问,作出决策是领导的事,工人有什么决策权,再好的建议,是否能采用呢?)

(采访。吴基民:我们那么辉煌的金字招牌正广和,应该说走入低谷了。吕永杰来了以后,我们职工和干部都寄希望于他。)

(采访。陈光荣:工人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写了各种建议,他们提出的建议不可能很全面,提了某一点。想不到吕总收集了这些建议后都仔细看了,白天没空晚上看,看了后,有好的建议就采纳了,采纳后还发奖。)

(采访。倪定远:我们老工人总希望与新厂长谈谈心,我写了一封信试一试。第二天厂长就找我了,谈了两个小时。这件事也是挺新鲜的,因为我从来没想能那么快就接待我。)

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工人们认定了新班子是理解工人、尊重工人的。小小的两只信箱,开始把党组织和工人联系在一起了。

要联系群众,就必须主动地关心群众。仅1994年一年,正广和的领导就走访了一千三百多人次。他们说:发动群众,不能等群众找上门来。

张金棣工程师是60年代的大学生,已经在正广和任劳任怨地工作了二十多年。正广和的境遇曾经使她失望。

(采访。张金棣:八点多钟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我们全家都很惊奇,谁这么晚还来我们家?当时我爱人以为我哥哥到上海来开会,可能到我们家看一下。后来听到“张工、张工”的声音,我一开门是我们的吕总来了,当时我又激动又惊奇。开门后一看,吕总冒着风雪进来了。吕总一进来就讲:张工,我来晚了,我应该早点关心你。就这样谈啊谈,谈了许多。谈了厂里的科技情况、生产情况、人员的思想情况以及发展前景,共谈了两个多小时。我的心很热,当时很感动。当然,吕总没有封官许愿,让我留下来给我房子、提干等都没讲。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老八路回来了,这么年轻的共产党员在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来关心一个普通的工程师,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当时我的心情很激动,包括我的家人。我女儿说:你们这么好的厂长,我从来没看到过。她说:妈妈,你跟吕厂长一起干吧,家务活我们全包了。当时想,跟这样的厂长,干死了也情愿。)

不久,全厂召开了一次科技工作大会。但与其说是科技工作,不如说是做人的工作。会议宣布提高科技人员的待遇并且破格聘任只有初中学历、工人编制的电器管理员李志云为工人技师。

(采访。李志云:四楼会场开会,我事先不知道,因为没有聘我时,我不参加科技会议的。当时人事科的同志通知我,我感到吃惊,怎么会通知我云开会?后来他说,今天要提升你,我这才知道。上楼后,大会宣布聘用我为工人技师,提升一级工资。当时我很感动,因为我没有想到。企业如此困难,吕永杰刚来,我想他可能不会对我太了解。而他在这种场合做这样的决定,我很感动。)

科技人员的去意消失了,他们把心留在了正广和。

1994年的春节,对正广和的人说是个苦年。企业除了2800万元的到期债务,一贫如洗。

(采访。曹红:下面工人反响也很多。有些人讲今年厂里不行了,肯定没奖金发了,没指望了,包括中层干部也有这样的思想。吕总知道后,他也很着急。)

有人建议勒紧裤带过穷年,增强危机感。面对这样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职工,厂党委认为企业再困难,也不能苦了群众。班子成员都走出正广和,分头借钱发工资。)

(采访。张蔚兰:有一个退休工人,他们母女都是厂里的工人。她去世了,她女儿来厂里报销,这是丧葬费。那时,财务科没有钱,我很急,我想党委书记吕永杰刚来没几天,我就简要地把这个情况跟他讲了。他很急,马上打电话到财务科。他说:人家人死了,这种钱怎么可以不给人家!)

为了不让那些在正广和干了一辈子的退休工人受委屈,厂里又不惜借钱,恢复每周三次报销退休职工的医疗费,还取消了报销总额的限制。)

(采访。朱国文:我们57名合同工在正广和做了10年,合同到19931231日到期了,到期了叫我们回去,正广和厂不和我们签合同了。当时叫我们回去,我们很气愤。我们工人很不甘心。后来听说新厂长来了,我们这批人就去找他了,把自己的难处,把自己对正广和的贡献对吕总说了。吕总说,你们这批人确实挺好。通过讨论后,吕总把我们这批人留下来了。当时我们也很感激。)

这看上去是加重了企业的负担,但正是这三件事,在党组织和普通工人之间架起了一座心心相印的桥梁,他们纷纷表达出了自己的心声。

(采访。薛林福:那时候人气一下子焕发出来了,就从这小小的信箱开始恢复了人气,然后再恢复了生产。)

(采访。吴基民:我很欣赏吕永杰搞“凝聚力工程”。)

(采访。陈光荣:吕永杰来了以后,搞了个“凝聚力工程”,首先要让每个人上岗。)

(采访。张蔚兰:为了厂里经济发达,我们退休工人应该也有责任的。)

一个已经陷入绝境的企业,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营造出了新的氛围,培育起了新的精神,这不正说明国有企业蕴藏着内在活力吗?正广和的领导班子用共产党人特有的方式,把这种活力调动了起来。

(采访。吕永杰:我们不尊重工人群众,我们就没有领导权;我们不关心人民群众,我们就没有作为我们工作的一个出发点和一个重要的标准。)

企业的命运掌握在工人自己的手里。要让工人了解自己,为自己的命运去拼搏。党组织不是恩赐者,而是他们前进路上的带头人。

在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后,厂领导将企业的真实情况向全厂职工亮了底。

(采访。杨志英:那天会一直开到五点半。我们四点半下班,他讲到五点半,下面都很爱听。而且会后中层干部都到自己分管的部门传达。)

进厂以来,大家都是第一次听到厂情家底的“秘密”,也感受到了领导对职工的尊重和信任。

(采访。常凤玲:职工对企业的家底一点都不清楚,对企业的目标也是一点也不了解。但通过亮家底以后,大家就有这样的感想:这个厂长能够把家底亮出来,他是对我们的尊重,也是对我们的信任。再说,他也是依靠我们的。他是真心真情地对待我们,那我们就要这样真正地把工作做好。当时就在几个会议开了以后,大家就喊出了:好好干,好好干……)

交家底,不仅仅是为了理解为了沟通,更是为了鼓劲、打气、提神。会后,领导班子提出目标:全年销售1.5亿元产品。正广和的销售额,历史最高记录也不过1.3亿元,那是在最旺时期创造的,眼下厂里满目疮痍,生产降到了最低谷,1.2亿元都是奢望。1.5亿元的销售目标,震动了正广和人自己。

(采访。吕永杰:1994年初提出全年目标的时候,开始时我们根据企业的情况,想第一年维持不亏损。所以,我当时想1.2亿元,职工了解后说没兴趣。为什么?他们说我们近两年半没有加工资了,现在的目标没有加工资的一块,只是维持。这就是说,当工人们认为自己的奋斗中没有自己的利益时,我想他们也不会好好干。但反过来,只想自己利益这一块,为个人利益忧心忡忡的话,也不会很好地干。当时提出了1.5亿,然后告诉大家,这1.5亿元是我们整个创业的一个基石,发展的基础。这样的话,我们的企业就会一步步前进。因此,职工们就鼓起了劲。)

曾经悲观消沉的正广和人,如今终于被激发起了昂扬奋进的人心。

资金缺乏,生产难以启动。在党组织的发动下,职工们积极加入了“爱厂储蓄”活动。

(采访。金丽娣:我们饮水车间有一位女职工叫吉财关,她的房子正面临动迁。他把动迁的费用也拿到厂里来参加“爱厂储蓄”。)

(采访。张蔚兰:我们厂里因为经济原因要集资,很多退休工人说,你们为什么不告诉退休工人?我们也有责任。)

这些只拿最低工资的人们竟集起128万元资金。

生产启动了,空瓶跟不上,车间里连连告急。

(采访。王劲风:当时我们很多职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积极向厂长提建议,是否我们职工用自己家里剩余的瓶子或将亲戚朋友家里剩余的瓶子募集到厂里来开展生产自救。)

不仅在职职工们来了,连生病的、退休的都来了。一网兜、一麻袋……堆积成一座瓶山。

营销是争夺市场的关键,销售员们因此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采访。韩莺:那时天很热,38度,嘴上起泡,脚底滚烫。条件相当艰苦,没有饭贴,没有车贴,全靠两只脚走。自己自备水,装点开水就走。那时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把这个市场打下来。)

正是这样的职工又使消费者重新认识到正广和,而正广和人也从中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品牌。

奇迹出现了,这一年,提前了7天,完成了1.5亿元的销售额。工资增加了,住房也得到了改善。

此时,恰逢正广和建厂周年大庆。出人意料的是,厂里没有发钱,而是贴出一封公开信。

省下来的钱被用来进行“重返南京路”的活动。过去是借债发钱,现在是有钱不发,两个截然相反的举动却包含着正广和党组织对职工的关怀和共产党人的辩证法。

(采访。吕永杰:明年是个转折之年。我们的目标就是明年年底,企业历史上的全部亏损,包括暗亏,全部应该画上句号。那么,到1998年的时候应该是正广和的起步之年,真正地在基点上起步,没有负数,1999年是正广和的拓展之年,2000年是正广和的腾飞之年。)

正广和党正领导班子的出色工作得到了工人群众的普遍拥护。吕永杰也因此被评为1996年全国十大杰出青年。

如今,正广和总公司的固定资产从1994年的1.2亿元猛增到4.3亿元,到2000年将实现20亿元的销售收入。

在正广和的前面,路,还很长很长,人们将关注着它,关注着国有企业的辉煌明天。

黑龙江《党员电化教育》1997年第8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