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计划之外的竞聘(新闻职场告白80)  

2016-09-20 20:07:27|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新闻部主任兼新闻总监,有人担心我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怎么处理好与其他新闻采访部的关系?对此我倒并不担心,只是32人的大部刚刚组建,业务不熟人心不稳,这才是我最担心的。自己部门都管不好,还能去“总监”他人吗?

尤其是社会新闻那些揭露性的曝光新闻和突发事件的报道,风险就更大。有一家被媒体批评的企业老板就曾这样对我说过:你要砸我的饭碗,我能不跟你拼命吗!在社会新闻部当了三年部主任,我处理过不少这种的冲突。

假如风险仅仅来自舆论监督时被批评对象的反弹,倒还好办,靠智慧和胆量,靠坦诚和宽容,都能化解过去。问题是我还不得不面对内部采编在报道中的一些失误,哪怕是被报道事件的时间、程度,甚至距离、人数,只要一有差错,不光部主任,甚至牵连到老总,都要担负起责任,受到处罚。

2004614日,新闻晚报第6版《两车相擦竟堵路半小时》的报道,就因为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堵路的影响程度上出了差错,受到通报批评。处理意见有好几条,其中指出社会新闻部主任负有领导责任,作出书面检查,扣罚奖金1000元,在新闻报内通报批评;新闻晚报主编负有领导责任,扣罚奖金500元。

一些新来的记者很想不通:这也太严格了吧?我只是笑笑:严格点好,否则,没准就会出点要动用人事处理的大事。

赵亢,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摄影记者。刚来没几天,报社没配给专用的采访相机,他用傻瓜相机抓拍社会新闻,无论构图还是光感动感都十分到位。他还是个非常有事业心的记者,来了十多天,就针对晚报图片的弱项,提出书面建议:晚报应将分散在各部门的摄影记者集中起来,建立摄影视觉部。626日,他交来《替考网络惊现上海滩》一稿,有关单位发函认为此稿“以点涵盖全面”,并指出“贵报社一再出现失实报道的情况”。此稿后来没有见报,算不上事故,只是送审没有通过而已。但这一连串让他不能理解的事,尤其是关于建立视觉部的建议没有得到回应,使赵亢萌发了离职念头,想去在北京办的新京报。

赵亢临走时劝我:你的新闻理念在这里行不通,一起去新京报吧。我笑笑:你才30岁不到,我已经50岁出头,不想再动了。

对他的走,我十分惋惜,因为我想将来晚报总要建立摄影视部的,他应该是最适合的部主任人选。我后来一直关注他的发展:这位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专业的才子,在2004年加盟新京报后,好图片不断出现。2008年和2009年蝉联中国新锐媒体视觉联盟评选的最佳摄影师,并于2010年在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评选中获年度杰出新闻摄影记者奖、第四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中获得金奖,后任新京报摄影图片部主任。

2010年作为中国新闻代表团成员,我去土耳其访问,路过北京,分别6年的赵亢特地请我吃饭,十分热情,直到现在我们还保持着联系。

劝我离开新闻晚报的不止赵亢,还有在新民晚报的老同学顾龙。

20047月,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中层干部竞聘,社会新闻部的徐勋国和丁昌华两人跃跃欲试,我连想也没想。有人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是这话并不是哪个行业都可以套用的,比如新闻行业,想当官的就大都不会是好记者。按我的本意,只要能当记者,尤其是社会新闻记者,这辈子就满足了。我是个特别喜欢写稿的人,但自从做部主任后,我怎么去跟要挣稿费的记者抢写稿呢?我只能时不时将自己的灵感和创意提供给一线的记者,在他们拿到新闻奖时,我这个部主任还能借点光。如果说,部主任干的大多还是新闻业务,我因此还略有些欣慰,那么,更高一层次的岗位搀杂了许多行政事务,我是一点没兴趣的。说的俗些,我已经拿到了新闻正高职称,行政职务即使再升,对我这个51岁的人来说,也不会高过业务职称,将来没什么用处的。

偏偏这时,新民晚报搞改革,担任上海新闻中心主任分管好几个部门的顾龙打电话给我,问我想不想去新民晚报?当社会新闻部主任。我很诧异:41岁那年,我曾想去的,但因为年龄过了40岁没要我。现在我51岁了,他们怎么会想到要我去呢?顾龙解释说:新民晚报在这次改革中有些军心不稳。

说实在的,自1994年那次跳槽后,我已经不想再挪窝。甭说我年岁渐长,不再有横刀立马,逐鹿江湖,力挽狂澜的英雄气,就说新民晚报老人颇多,水也很深,对办公室政治一向避讳的我,又能帮得了顾龙什么忙呢?于是我婉谢了顾龙的好意,就这样一门心思在新闻晚报做好社会新闻部主任,平和过度到退休算了。

事情却没有我想得这么平和。

20047月,集团第一轮副主编竞聘时,JP副主编因群众票数不足50%而落选,另外四位雄心勃勃的竞聘者也都没有通过。再加上还有一位退休的,新闻晚报班子只剩下三人,严重缺位。

寿总找我谈话,动员我参加第二轮的主编助理竞聘。我说:算了吧,年过半百,已经不在组织部的考察视力范围内了。这话在一年多前我就对裘新说过。

第二天,寿总又找我谈。我说:人到了这个年龄,需要的是一份尊重,这么多人都落选了,我可不想对不起自己这张老脸。寿总说:你部门另外两位参加第二轮竞聘的,只比你小了二三岁,年龄不是问题。不管别人对你会有什么争议,我需要你帮我一把,一起做好晚报的事。

听寿总这话说得真诚,心头一热,我答应参加竞聘试试。哪怕竞聘不上,我也算对他尽到心意了。

818日,是主编助理竞聘演讲的日子。

副主编JP落选后,虽然临时被任命为总编助理,但倘若要名正言顺,也必须参加这轮竞聘。按排定的顺序,他在我的前面演讲。奇怪的是,那天管人事的办公室主任通知我先上台演讲。见我疑虑,有位副总悄悄告诉我:他出事了,被公安扫了进去。

演讲后,当场按业绩、演讲、群众评议、领导评价四个项目打分。没想到我这个平时直来直去,不在乎人际关系的人竟然得了高分。寿总有点感慨:要是第一轮副主编竞聘时动员你参加就好了。我话到口没说出来:如果不是那么多人竞聘不成,不是寿总一而再的动员,连第二轮我都不会参加,不要说第一轮了。

集团最后的竞聘结果宣布:晚报社会新闻部除了我成功竞聘主编助理外,徐勋国和丁昌华也竞聘成功,分别担任集团内另两家报纸的主编助理。社会新闻部,这个三年前被视作报社“垃圾筒”的部门,一下子出了三个主编助理,包括刘昕被青年报挖去做了热线部主任。这算不算是鸡窝里飞出一群“凤凰”了呢?

与此同时,集团也下达了对JP处分结果:开除党籍,清出采编队伍。

我想起一年多前因《16位的哥编出“厕所地图”》一文,JP让我写检查,我被逼无奈给党委写《“厕所地图”是如何出笼的?》的那封信。信中我责问:“热衷于用版面换‘红包’、热衷于打麻将赌球赛、热衷于半夜酒肉小圈子的‘精明人’,又怎么能理解中国普通百姓的善良与纯朴呢?又怎么能理解中国普通百姓健康向上的阅读取向呢?”其实这是一份谏书,问题提得很尖锐很直接。可惜,当时的“精英”很难听到批评与自我批评之声,更不理会什么是谏书了。至于我在信尾提出“放在采编部门进行业务探讨的要求,也没有被采纳。我当时表示沉默,这并非愚钝,而是自我控制。JP躲过了那次面对面的交锋,看似精明,实为人生一大失败。古人云“置兔都因贪捷跃,网鱼应悔不深潜”,他失去了知耻而后勇的机会,失去了防患于未然的机会,同时,也失去了同仁的信任。可叹的是他至此仍不自省,放纵不拘,得了个如此结局,实在太可惜了。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善良的无奈、丑恶的强悍,但不要忘记,最后的结局总是由善良来决定的。

我不得不说说当时有一种现象:处于下层的人如果对上层有所不满,常常会被称为“刁民”。我不知道自己在与JP的冲突中是否也曾被当作过“刁民”?值得庆幸的是,这场“刁民”与“精英”的分离,在晚报并没有通过公开撕裂的方式展开,而是以其中一方“多行不义必自毙”的方式告终。令人遗憾的是,正是这种方式,它不会引发新闻人对自身素质的更深层次思考:我们究竟应该以什么姿态来面对新闻这份重要的社会职责?

与那个把“刁民”挂在嘴上的时期相适应,是对“精英”的崇尚。只是在我身上,偏偏散发着平民的情愫,以至于有时会被朋友笑谈:“侬奈能档次介低啦?”我承认我的档次一直很低。你看,家中养的蝴蝶兰,是路边捡来的;我养的狗,是被人遗弃的;我从不讲究衣服的品牌,不关心住房的地段;我参与的知青联谊会,关注的是普通人;连我的妻子,也来自于棚户区(呵呵)。小时候,我就喜欢在泥巴里与蚂蚁玩,不讨老师喜欢;大了后身边都是“土匪、黑皮、一边倒、……”这类绰号的人,连父母听了都担心;走上社会,三教九流什么人都交,用过去的话来说,是“阶级路线不清”;用现代管理理念来看,或许去带一个“垃圾筒”部门正合适。

记得好多好多年以前,酒席上有人要跟我比谁的朋友多,比不过了,就说:你那都是什么朋友?上档次有用的一个也没有。没用的就不交?有用的才交?谁有你这样的朋友那才倒霉呢!一席话噎住了他。于是罚他的酒,直到他醉倒。

学者的灵魂,平民的情愫,战士的姿态,这才是真正的品位。无论你处在档次如何低的地方,也会感觉到特别的自在,舒坦;无论你混到了什么位置,拿到了什么职称,这种三合一的品位,才会给你新闻的灵感、职场的乐趣,以至于生命的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