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换一套新的(新闻职场告白81)  

2016-09-22 00:10:20|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怎么也没想到,一句随意说说的理由,毛用雄总编竟认真地当回事,让办公室给我换了一套新的桌椅和文件柜。

那天,办公室主任通知我搬到晚报副主编办公室,让我坐JP空出的位子。我不想离开社会新闻部,随口找了条理由:不想用JP用过的桌椅。

第二天,办公室主任又来找我:毛总吩咐将JP用过的桌椅搬走,给你再买一套新的。她笑着问我:你是不是有点信那个?

我愕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心里思忖:看来只好离开社会新闻部了。

其实,我并不信那个。跟着办公室主任上楼一看,办公家具是全新的,事已至此,我只能装作是半信半疑之人,将JP原来朝南坐的桌子挪到朝北坐,像煞懂点风水的模样。

办公室主任一旁看了抿着嘴乐,她问:人家都朝南坐,哪有你这样朝北坐的?

我一本正经地回答她:这儿不是官府,是新闻单位。老《新闻报》副总编辑陆诒说过的,记者切忌朝南坐

我偷换了一个概念,老前辈陆诒所说的“朝南坐”,是对青年记者谆谆告诫,做新闻不要像姜太公那样,朝南坐在河边等鱼上钩,并不是指桌椅座位的朝向。

不过,中国历来古代帝王都讲究“朝南坐”,朝南坐着,自称孤家,统治一方。朝北坐着,俯首称臣,如履薄冰。

我选择朝北坐,是在告诫自己,离开了社会新闻部一线记者的办公室,更要时时刻刻谦虚谨慎,弯下腰身,做人做事要有约束与规矩。

就在我搬到副主编办公室后,913日,一度32名采编的大部,也一拆为二,分成社会新闻部和时政新闻部,分别由毛依栋和东悦杭担任部主任。

此时秋高气爽,我特意组织了一次郊游,与老社会新闻部人告别,其中包括即将去集团另两家报纸担任主编助理的徐勋国、丁昌华,去青年报担任热线部主任的刘昕等。我在告别宴会上回忆曾一起誓言“再铸辉煌”的场景,历数三年来大家在艰难中一步步取得的成果,勉励各位履新职踏新程。徐勋国有点感慨,没多说别的,只给我一个肯定:“是个有智慧的人,把那些本来不可能干成的事,都干成了。”

如果说在业务上的成功有智慧的因素,我承认;但三年来最成功的事对我来说并非业务,而是将一个“垃圾筒变成了“凤凰窝”,这不是仅仅靠“智慧”能做到的。

三年前这个大家都不看好的部门,存在许多问题,缓治之则养祸,急治之则召祸。我采用的是“旁治”,即在业务上不停追求、不断创新,从而转化矛盾并让这个团队成员在成功和创新中发现自己新的价值。我相信,十年前《上海商报》若采纳我的建议,以发展日报为目标,来化解内部矛盾,也会成功。用业务来转化人,这不是靠智慧,而是靠执着,甚至是近乎愚拙的执着。可以这么说,成功与失败,往往不是由能力水平来决定的,而是由目标认定与常规工作到位来决定的。有了不停追求的目标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在治理部门上还需要煞费苦心地动用心术和权术吗?动用者必无好果子吃。古人云:“以智御智,如用石压草,草必罅生。以暴禁暴,如用石击石,石必两碎。”你对下属所需要附加的,就是“惟爱而后教行,惟敬而后情至。”这种对人的尊重和关爱,基于公心,出于天性,靠心术和权术只能适得其反。

 

2008年,社会新闻部要出一本《线索为王》的书,请毛用雄总编写序一,请寿光武主编写序二,同时还安排了序三,说是请晚报社会新闻部首任主任写,推辞再三,终于拗不过,我写了《假如让我再作一次选择》:

2001年,新闻晚报扩张了,把一个采访部分为经济、科教、社会、特稿四个采访部。

作为原采访部主任的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去社会新闻部。

就像从小喜欢蹓跶在穷街小巷里,喜欢沉浸在民间故事中,我相信社会新闻就是我喜欢的都市原始生态。

奔跑在社会新闻里,你可以品闻嗅摸直接感受世态上的炎与凉,你可以喜笑怒骂痛快释放生命中的爱与恨。

你不能包打天下,但你可以像一个编外的人民代表,搜集百姓的意见和建议;

你不能挑战法规,但你可以做一个业余的研究者,探讨社会前进中出现的空白;

你不能替代管理,但你可以当一个积极的观察员,提出自己心中的各种疑问;

你没有条线,没有请柬,但你总在充满激情的现场;

你陷在底层,沉入百姓,但你常被高尚的精神感动。

你能搭摸到社会的脉搏跳动,你能体会到人民的感情命运,从而你会改变自己升华自己,坚信那种心底深处的、也是人类历史的主流追求:正义、公平和善良。

一个人的选择如果符合自己的性格,就是幸运的;但更幸运的是能和一批志同道合者组合在一起。

我属于更幸运的。

管家徐勋国,是全报社每天最早走进办公室的编辑,用时间和行动实现了他“再铸辉煌”的誓言,现在是房地产时报的副主编。

还有被部门称为舆论监督的“三把尖刀”:

尖刀之一丁昌化,拿着市政风行风监督员的派司认死理儿,批评报道总是旗开得胜,现在是I时代报的主编助理。

尖刀之二白华阶,胆大不失机智,执着不欠灵活,一辆车一个镜头,让不良商家无路可逃,坚持了七年的“老白新闻”,如今腰椎突出,躺在了医院里。

尖刀之三刘昕,北京妞,却在上海市民中混得如鱼得水,夏天经常会披着一身白花花的汗渍回到报社,今年地震,这个已经自由职业的人竟然自费跑到四川油江当了一把自愿者。

精灵孟录燕,时尚与野性的结合体,能从一个高层国际会议里拎出一个毫不搭界的话题,让人意外和欣喜,现在是晚报财经部的主任助理。

红脸杨志洪,最拿手气象和官司新闻,而且兜里总有掏不完的糖果,只要有人争吵生气,他就拿出来哄人,现在副刊部,兼做晚报第一党支部组织委员。

胖子何易,永远也搞不清他的体重,一次晕倒在电梯里,四个人才抬他出来,如今还开着他的吉普车,在夜色里孤独地狩猎着社会新闻。

冷妞罗霜,“冷”只是指名字,人倒是火辣辣的,不管谁想捣浆湖,最好绕开她,现在是晚报最让人放心的编辑。

大脑袋俞添,进报社第一个采访,就是深更半夜独自一人潜伏浦东,成功采访了一个盗钢团伙,后来借调到市委宣传部,现在报业集团发展中心。

闷格子龚星,能在夜里发现邮局撒落在街上的邮件,在夜里拍出最美的月亮,业余时间,不善言语的他喜欢背包爬山,现在晚报国内部。

小胡子史清禄,自称“布衣”,甘守电话,却写出了大部巨作《捻军史》,让人仰视的他,现在仍是晚报热线接线员。

这里,我如此轻松地谈起他(她)们,是因为不想去说我们在建立严格的程序和组织超负荷的活动中,曾经有过的争吵、泪水和汗水。回首往事,沉淀下来的只有成功后的欢乐,还有在全报社拿得最多的上海市好新闻奖。

2004年,我离开了社会新闻部的办公室,这里的沙发、桌椅甚至墙头上还弥漫着我们的咸咸汗味。

一批更年轻的社会新闻记者来到了这里。

现在,在编前会、评稿会、盘稿会上依然可以感受到他(她)们的艰辛,感受到他(她)们的活力。

暗访“味之都”假牛肉事件、披露奉贤黑牛肉报道、采访老庙黄金抢劫案劫匪家、聚集上海“最帅交警”、三天募成湖南娄底希望小学重建钱款……

从这本书里,我们可以看到一篇篇来自大街小巷来自百姓群众的活鲜稿件,与晚报民生、市井的新闻理念紧紧相扣,激发着晚报人的热情。

晚报社会新闻部,比以前更加年轻却更加成熟。

离开社会新闻部的四年里,我会经常走进社会新闻部的办公室。清晨,看到奋战一夜的年轻记者蜷缩在沙发里,心里总是百感交集,其中最重要的感觉就是:为他(她)们自豪!

当然,也会联想到自己,如果退休前能让我再作一次选择,我一定会选择回到社会新闻记者中间,这里等待我的将是新闻生涯的圆满句号。

 

说明一下,写此文时,我是晚报的副主编。集团一直都是每年8月竞聘,到2010年聘任期满后,我离退休还剩下210个月,已不足再一个3年的聘任期。按常规,那剩下的210个月我要退居二线,不再担任任何职务。所以我才会在此文中表达这样一个意愿:回到社会新闻部,最后再过一把当记者写稿的瘾。

“啁噍巢於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於河,不过满腹。”在五彩缤纷的世间,我认为自己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记者,就足矣。

人算不如天算,2010年上海举办世博会,集团把竞聘提前到6月,下一个聘任期是从2010年的71日至2013630日,因为这离我退休的日子正好一天不少满3年,我失去了退居二线的机会,不得不在副主编的岗位上干到最后一天。我很遗憾没能再回社会新闻部当记者,用几篇完全自写的好新闻来为职场生涯画个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