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陈双龙事件报道(新闻职场告白83)  

2016-10-01 10:08:47|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完善“盘稿程序”和梳理“记者条线”以后,晚报记者应对各种变化显得更加灵活机动,完成了一系列被称之为“潮汐”的新闻操作。

  780路公交调员陈双龙被野蛮乘客伤害的系列报道,可以说是2004年中新闻晚报打得最漂亮一仗。这组消息通讯26篇、评论2篇、图15张的系列报道,被评为2004年度上海市好新闻一等奖,还被评为2004年上海市精神文明十大新闻、上海市法治十大新闻。

陈双龙事件系列报道的成功,对晚报采编人员是一种鼓舞和激励。我在后来以《科学程序产生一流新闻--从“陈双龙系列报道”看晚报“三会”作用》为题,通过剖析1224日一天“三会”的流程,来看这个系列报道与晚报改版后不断完善和严格执行“三会”程序的紧密关系。

一、早会拍板

715编前会,当主编、副主编、各部主任、头版及焦点版编辑、早值班记者来到19楼会议室时,监控室已经将“今日提醒”投影在南墙上了。这是数十条晨媒的重要新闻目录,其中有一条:卖报员杨柏年闹市狂奔2000米抓住歹徒。

事情发生在1222日下午1430780路终点站维护秩序的调度员陈双龙被歹徒用伞尖戳落左眼。报料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将这一突发事件报给了上海各主要媒体,本报热线记者第一个赶到了现场。奇怪的是第二天(23日)晨媒对属于他们时段的这一事件都没有报道,于是让下午出版的新闻晚报做成了独家消息:“插队不听劝告 雨伞酿成惨剧 调度员被乘客戳成重伤”。直到今天(24日),上海各家媒体才全部跟进。

23日早上编前会上,本报曾对这条消息发不发头版有过争论,考虑到事件中正面因素太少,没上头版。

现在,南墙上的投影告诉我们:尽管本报是全市第一家报道,但却没有做到对新闻内容的全覆盖。对于卖报员杨柏年追凶2000米的情节,本报23日的见报稿只有一句第三者的陈述:“而我表哥上去一把抱住了行凶者”。

假如那天没有遗漏对杨柏年的采访,上头版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异议。

晨媒正是抓住这一点,隔了一天后,展开了他们第二落点――2000米追凶的报道。

面对其他媒体的跟进,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打电话给公交,头头都不在;找公安谈歹徒的情况?肯定碰壁;补充采访杨柏年?缺乏新意。事件本身的报道好像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任何报道都会留下一些遗憾,但不停追求是晚报人的精神。24日是平安夜,编前会上有人提出派记者带鲜花到医院去看望陈双龙,表示晚报对他的祝福。

编辑总监秦川对版面也有了创新的想法:结合当天早上另一则母亲为女儿捐肾后平安出院的消息,本报记者两处送鲜花,作为当天头版主打;并破例用祝福好人平安的评论做头版头条。

谁也没想到这会成为延伸到2004年年底的上海媒体报道大热点。

800,编前会结束,我作为新闻总监,重新调度采访。由于那时晚报已有值班记者在早晨800到岗,所以这一调度并不困难。

840,派往陈双龙所在医院采访的摄影记者和文字记者打电话给我:陈双龙凌晨3点多因抢救无效已经去世,急救病房空无一人,新闻的源已经没有了。照什么?写什么?

我当即指令:就让女记者手捧鲜花回眸空荡荡的急救室,写出看到急救室空无一人时的感受。强调一定要带回照片。

换一个角度来看,在我们并没有预料的情况下,新闻出现了。一个忠于职守的调度员,在全市整顿交通的时候,在自己的岗位上,被一个不文明的乘客用伞尖戳瞎眼睛,最后死去。而事故的起因竟是插队这样一件不文明的小事。这个新闻的沉重,主要是因为陈双龙的死,使新闻本身包含的价值有了更深开掘的可能。

消息在第一时间汇报给了正在看大样的主编寿光武。一阵惊愕沉痛之后,寿主编说:那就更要做这个报道了,一定要写好评论。评论由副主编胡廷楣操刀,毛用雄总编也赶到排版中心,与几位领导反复推敲,为评论确定了《为安宁祈福,让生命不败》的标题。

当天头版头条打破惯例选用了评论;头版版面居中的主打稿件,是两篇鲜明反差的文字和图片报道,一生一死,一喜一悲。整个版面,用强烈对比的方式表达尊重生命,呼唤公德,倡导文明,和谐共处的主题,视觉冲击和情感体验非常强烈。

晚报通过“平安夜”对陈双龙去世的最新消息,再一次将报道在全市推向高潮。

二、午会盘稿

中午1300的会,参加的人更多,除早上的人员外,各部门副主任、助理以及所有编辑都参加。按惯例,先开评报会。由监控室点评昨天晚报的优劣,由当班主编和要闻部主任小结当天早晨编辑中的情况,由主编总结并宣布稿件和版面的评定级别。

然后,中午会议进入第二议程,由我主持各部门主任盘稿会议,报出记者上午已经进行和下午将要进行的采访,盘点和策划明天头版、焦点及截稿消息的稿子。

24日中午盘稿的重点毫无疑问是陈双龙的报道。与会人员认为陈双龙的去世必将成为市民关注的热点,陈双龙的报道不能因他的去世而终止,反而应该继续加强,要让市民在血和生命的代价中得到文明的启迪。

盘稿会上决定由社会部、经济部负责,下午即开始采访陈双龙工作过的车站;采访陈双龙的亲朋好友;采访公交公司和交通局;时政部负责下午采访市精神文明办领导。要闻部要运用“潮汐”理念,第二天做两个整版的配制。

盘稿会上,还当即宣布成立“陈双龙事件”报道组,组长由主编寿光武亲自担任。

这是晚报在2004年里最高级别的专题报道组。后来的几天里,在主编寿光武的直接指挥下,参与这个报道组活动的有社会部、时政部、经济部、科教部、要闻部甚至经营公司、发行公司共七个部门,各部门统一协调,前后共30多名人员参与,几条线同时进行大规模作战、前后方相互配合,做到了精诚团结,有条不紊。

按照报道组的指令,会后,我和秦川拿出了系列报道和开展社会活动相结合的书面计划。这些报道和活动不仅丰富了版面内容,更重要的是体现了新闻晚报的一种社会责任感和价值追求。

活动是根据晚报的特点来展开的。一是本报有一支遍布全市的小记者队伍,掌握在科教部手中。原计划中没有科教部的活儿,但科教部主动请缨提出计划,组织本报小记者活动,带领小记者到公交站点维持秩序;同时让孩子们发出倡议书,提醒父母文明出行。

二是本报一直有与读者互动的经验,我们计划与市文明办、团市委、交通局等单位联合开展百名公交志愿者活动。百名志愿者要在当天早上交通高峰的时段里,分赴十个公交站点像陈双龙那样维持秩序。互动方法是:晚报开通热线,发布预告,让读者自愿报名参与活动。我们相信在报名过程和报名者中就会有很多值得报道的内容。

最困难的就是确定志愿者活动时间。经过反复酝酿,我们打算放在陈双龙追悼会的那一天,那样最有意义。可是连交通局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追悼会,我们必须随时掌握事态的进展,让这个需要提前发布预告的互动型活动得以实施。

围绕活动计划,我们在细节上也做了十分周全的布置:人员分工安排、公交站点选择直至横幅制作、喷绘画板、胸牌标志,就像报道计划的落实一样,所有的活动落实也都在24日午会后有条不紊地先后展开。

三、晚会督稿

晚上1700,督稿会。

晚报主要六大新闻部门的值班主任和监控室派员准时出席会议。他们虽然没有出席早上的编前会或中午的盘稿会,但在中午或下午都同各自的部主任进行了工作上的交接,对中午盘稿会的总体要求和下午本部门记者采访的情况应该都已经清楚。

参加晚间督稿会的还有一些记者,这是中午盘稿会将这些记者的稿件列入了头版、焦点内容,指定他们参加晚上督稿会的。这样做有利于策划者与记者零距离沟通和直接指挥(晚上督稿会确定送头版和焦点版的稿件后,还要请相关记者第二天早上参加编前会)。

会议由副主编叶蓉和我主持,我们两人是在一天中参加全部“三会”的人。

像早会一样,投影又在南墙上打出了各部门的报稿单:

“市文明办负责人点评‘陈双龙事件’ 从不文明到犯罪一步之遥”

“相关链接 公交员工屡遭伤害”

“公交行业呼吁严惩肇事者”

“公司号召员工向陈双龙学习”

“‘我们吃的饭都是他淘的米’—徒弟同事深情回忆好人陈双龙”

“陈双龙工作过的车站秩序井然”

“追踪本报卖报员杨柏年追凶”

当然,报稿单里还有其它新闻稿件。

同中午盘稿会不一样的是,晚上必须将部门记者采访的所有稿件全部报清楚,不得遗漏。盘稿会后,采访部门如有新发生的采访内容(包括重大突发事件),还要即时向新闻总监报告。如果在晚上督稿会时遗漏已在采访的新闻,而在第二天早上填报,部门的值班主任将被问责。这样严格的督稿制度,逼出了“好习惯”。优秀的稿件就是在这样的“督导”下产生的。

24日晚会主要是督查中午盘稿会布置的有关陈双龙事件的跟踪采访。从报稿情况看,记者已经圆满完成了当天的采访任务,第二天两个整版的配制已经没有问题。督稿会要求第二天早上再派记者到780路公交终点站现场采访,作为25日早上的当天新闻发稿。

督稿会开到一半,寿光武主编进来告诉大家一条消息:陈双龙去世的新闻惊动了上海市最高领导。今天晚上,市委书记、市长及市委、市府有关领导,上门看望陈双龙家属,高度评价陈双龙在平凡岗位上忠于职守、为上海文明建设默默奉献的行为,号召市民以实际行动悼念陈双龙;同时赞扬了协助警方抓获肇事者、富有正义感的杨柏年。

这样,编辑部已经完全洞悉了明天晨媒将会做些什么,晚报当天的“三会”为明天的报道做了足够的准备。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晚上的督稿会也是等待“工蜂”采蜜回巢的“收获”会。在以后几天的晚上,我们不断“收获”着陈双龙事件的新进展,等待着社会活动可以开展的时机。

1229日晚上,志愿者活动的时间终于定下来,因为直到那天晚上,“泡”在交通局的条线记者才得到了为陈双龙开追悼会的准确时间――1231日。当晚,拟好了征集百名志愿者的启示,准备在30日下午见报,我们只有半天的志愿者征集时间。

1230日晚上,督稿会在进行中,19楼会议室的窗外飘起了上海多年未见的大雪。

那晚下了一夜大雪,那晚我们在等待志愿者报名的电话。令人感动的是:飞雪没有挡住市民的热情,100多名的名单从热线接线员和记者的手中传到了会议室。不少报名参加志愿者活动的市民说,非常支持新闻晚报用这样的活动来悼念陈双龙,来唤起人们对城市文明的重视。

1231日,2004年最后一天的凌晨,也是陈双龙事件发生的第10天。已经被一夜大雪覆盖的申城还记着十天前的这场血,气温降至零下45℃。天还未亮,雪白血红,新闻晚报10多名记者和众多志愿者,就踏冰上街,分赴本市各主要公交站点,以此为陈双龙的系列报道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陈双龙事件的系列报道是成功的,新闻晚报从22日到31日,前后出动了五个采访部门二个经营部门30多名采编和工作人员,还发动了一大批小记者和上百名社会志愿者,刊发相关报道26篇,报道的频度和跨度在同城媒体中居前列,取得良好社会反响,得到广大读者的肯定。事隔月余,市人大副主任胡伟在一次会上提起陈双龙的报道时说:新闻晚报的陈双龙系列报道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新闻晚报的记者在报道中充满着社会责任心和正义感,令人钦佩和感动。

回顾陈双龙事件系列报道的运作过程,关键的一天可以说是1224日,从早到晚的“三会”程序里凝聚了晚报人的操作特色和精神面貌。如果说,陈双龙的系列报道是晚报2004年的极致辉煌,那么,他实际上源于晚报在运作新闻中的极致简单。通过改版,我们建立了“三会”这样的操作模式,用严格的制度规范、系统的执行程序来保障与支持一流新闻的产生。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