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正面报道还有市场吗?(新闻职场告白95)  

2016-10-17 12:04:26|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幸作为中国新闻代表团成员之一,在201055日至513日访问了土耳其。这次访问主题是与土耳其主要新闻机构进行交流沟通。

团长是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李存厚,团员包括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徐泓、新疆日报副总编司马依力·买买提等,一行共七人。

11个小时的飞行中,我看了一本书:《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作者帕慕克,曾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在这本书里,用自己成长的记忆,述说了个人失落的美好时光,呈现了一个传统和现代并存的城市历史,让人感受到土耳其在不断西化过程中的感伤。

 飞机在伊斯坦布尔降落,前来迎接的除了土耳其国家新闻署的工作人员外,还有中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总领事张志良。

晚上,张志良在领事馆招待我们一行。他是当年下乡在黑龙江兵团的北京知青;此行团长李存厚是当年下乡在黑龙江兵团的哈尔滨知青;而我是下乡在黑龙江的上海知青。三地“黑兄”异国相聚,甚欢。张志良拿出了从祖国带来珍藏的五粮液。

在土耳其9天,我们去了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和安卡拉三个城市,分别与土耳其国家新闻署署长、记协主席见了面,还先后造访了11家土耳其国家级新闻机构。代表团访问的中心是探讨两国媒体之间的合作与交流,而我对土耳其新闻机构发展的现状十分感兴趣。总体印象是,这个国家的媒体已经多元化,报纸办电台、电视办报纸相当普遍。至于网络更不用说了,一家报纸的网络部,有20多种语言工作人员在搜索世界上各个国家的网络新闻,提供给编辑中心选用。或许,这也是国内媒体将来发展的趋势?

此行对我来说完全是一种意外。这年春天我到集团打证明去上海边境出入管理处调换私人护照,组织人事处发觉在处级干部中,我是唯一从未被公派出国的。于是,让我参加了这个赴土耳其的中国新闻代表团。

其实,自1997年以来,因采访和私人旅游,我先后去过秦国、马来西亚、芬兰、法国、摩纳哥、韩国、越南、美国、英国、日本等多个国家。要说我曾漏掉过什么,除了公派出国,还有就是处级干部上任后集团规定的岗位培训。并不是我不想去,而是因为在2007年担任副主编后,我顶在新闻总监一天三会的繁重岗位上,晚报“没舍得”安排我脱岗参加为期20天的岗位培训。

从土耳其回来不久,集团开始了又一轮干部竞聘。按惯例,每三年一次的聘期应该从8月份起算。但这年因上海要举办世博会,集团将竞聘时间提前了一个月。我的下一轮副主编聘期也提前了一个月,从201071日起至2013630日止。巧的是:201371日正好是我60周岁的生日,这打破了我原来因下一轮聘期时间不足三年可以退居二线的“美梦”。我自嘲这辈子注定的“劳碌命”,在晚报副主编的岗位上必须干到退休的那一天。

2010年,是新闻事件频发的一年。在班子多名成员住进医院的情况下,我不得不连续顶在岗位上,其中除了参与组织协调策划西南大旱、玉树地震、房价调控、高铁开通、富士康跳楼、煤矿灾难、舟曲泥石流、11.15大火……一个接一个重大新闻和突发事件报道外,也包括对本不属于我分管的世博会报道等重大项目。

多年来习惯了在紧急状态下对新闻事件临时组织采访,对一切新闻的反应,我已经出乎本能。就拿20101115日胶州路大火报道来说吧,这一天是周一,下午从报社出来乘2号线地铁到淞虹路站,去地铁停车场开车。发动车后,时间正好15:00,习惯地打开收音机,听到一则消息:由于火灾,请司机避开胶州路绕行。

我顿觉异常,打电话给社会新闻部主任:此次火灾不同以往,必须全力派出记者。

回到家,打开电视,看到大火现场直播。手机上却接到集团短信:不炒作,简报。

社会新闻部主任来电:你看到不炒作的通知了吗?我回答说:此事不可能简报,但也不要做跨版,要做好多版报道的准备,请抓好多角度的采访。

想想不放心,我再打电给时政新闻部主任和摄影部主任:加派记者!

放下电话,我才突然想起:本周并不是我当班督稿。我自问是否反应过度了?是不是患了新闻职业病?

当时晚报班子的分工是这样的,当班督稿的负责抓采访稿件,不当班督稿的负责版面签样。

第二天,是我当班签版。寿总久病后首次出席早晨的编前会。他指出,推进采访可以大刀阔斧,处理版面却须谨慎冷静。定下一条原则:事件之初不写反思文章。

我在编前会上拉掉两篇稿子:一是相关房产局声明此事是建筑工程,与房产局无关;二是有关保险公司针对此次失火批评民众保险意识不够。这两篇稿件不是没事找事,激怒民意吗?

编前会确定版数:20个版,为全市平面媒体之最。决定报头不变黑,给可能举行的官方或非官方的哀悼日留下余地。

编前会后,9:35得到截止消息,此次火灾已有53人死亡,70余人受伤送医。到1119日,又得到更新消息,事故已造成58人遇难。事后,相关部门及人员共26名被告获罪,被判有期徒刑16年至免予刑事处罚。

如此特大火灾,作为新闻媒体,又岂能用“简报”的方式能过得去呢?假如我们在1115日下午听从“简报”要求,不全力派出记者、不加派记者、不做好多版面报道的采访,那会是一种什么样难堪的结果?

 

2010年年底,已经担任解放日报副总编的寿光武不再担任新闻晚报主编,但仍兼新闻晚报经营公司的董事长。晚报临时由金乐敏负责,集团派出老法师王仁礼每天坐阵签版。

在这个变动后,我分管的部门陡然增加,从原来的时政新闻部、国内新闻部、视觉新闻部,又增加了要闻编辑部、社会新闻部、体育新闻部。晚报一共13个部门,我分管了6个。加上之前我还被选为晚报第一党支部书记,最后一个任期,我的压力反倒越来越重了。

我并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压力有多重,只是自此以后,新闻晚报主要领导一再变动,缺乏长远的考虑和稳定的主心骨。尽管新闻晚报在业务上仍然不断出彩,实际上是因为长期来这支年轻的采编队伍已经历练成熟,在他们的奋力推进下产生的惯性向前。不得不承认,新闻晚报最好的时期过去了。

我曾在2010920日与本报青年记者有过一次关于新闻策划的对话。有关策划的内容,我在之前给上海大学讲座时已经涉及到,这里不再赘述。但在这次对话中,有记者问我:你的从业生涯中让你印象最深的是哪起事件?能否详述?

我的回答是:

一篇文章:16位的哥编出“厕所地图”,它曾引起报社内部的一场风波。

一个部门:这个曾被认为是“垃圾筒”的社会新闻部,三年后他们拿到了从上海好新闻一等奖到三等奖的诸多奖项,得到解放论坛、文汇时评四次好评,并为报业集团输送了三个主编助理。

很多新进人员会问:正面报道这么一个简单的事还会起风波?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围绕正面报道要不要写?要不要用?怎么用?媒体人在实际操作中常常产生分歧和矛盾。

2004年,我所提交的正高职称论文中,除了《报网联动是一场技术革命》外,另有一篇就是《要正视读者的健康阅读需求  兼论社会新闻如何做好正面报道》。在文中我指出:“近年来,传媒间竞争呈现白热化的趋势,一些都市类报纸大肆炒作凶杀、暴力、色情等所谓的社会新闻,注重刺激受众的感官层面,缺乏对社会问题的深层触及。导致报纸格调不高,趋于庸俗媚俗,在读者中和社会上造成不良的影响。这种状况也对部分采编人员产生不良影响,他们热衷于搞那些低级庸俗和耸人听闻的东西,追随新闻‘异常论’,往往把暴力、凶杀、抢劫、强奸、淫乱之类的事件作为报道重点,而对社会新生活、新事物、新人物、新创举缺乏报道热情甚至有一种排斥心理。”

新闻报在2008210日,举办了一场如何做好正面报道的讨论会。在会上我以《正面报道还有市场吗?》为题,做了一个PPT演示。在演示中我提到:

美国的奥里森·S·马登博士在他的《人生的忠告》这本书里说:“有不少人似乎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可预测的未知世界中,我们深受命运的无情折磨。但是,事实真相却是,我们正处于一股激流当中——这股激流正奔向美好世界。”是的,人类社会几千年来能够留传下来的文化,其主流是健康向上的。无庸置疑,今天,我们的读者依然希望看到自己所处的社会充满着正义、正气、善良和奉献,况且我们今天的社会也不缺乏这样的精神。

所以,当有人发出“正面报道还有市场吗”的疑问时,我们不禁要反问:正义、正气、善良和奉献既然能够留传几千年,难道会没有市场吗?可以肯定的是:传统性的正面报道,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朝阳产业”。 如果都市报纸重视市场的话,那么就应该满足读者对自己所处社会的这种希望,就应该记录人类社会这种向上的精神追求。

问题是当今的正面报道对相当一部分记者来说,已经是很生疏的领域。他们在写作时空洞干巴、概念化、不能感染人,成不了“猛料”。这种报道在编辑手里上不了重要版面,在读者眼里受到排斥反感。

新闻晚报社会新闻部这些年来,在如何改进正面报道方面下了功夫,发表了一篇篇来自于百姓、奉献于社会的正面报道,《厕所地图》只是其中一例。这些正面报道在读者和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新闻奖,纠正了部门内一些记者曾出现过的对正面报道不屑一顾的态度。

我之所以把正面报道与一个部门的变化这两件事连在一起说,是想强调:成为一个好记者有很多因素,但一个习惯用阴暗心理麻木对待正面事件的记者,是不可能成为好记者的。曾被称之为“垃圾筒”的社会新闻部,之所以没有沉陷在消极颓废和对立埋怨的情绪中,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因为部门重视正面事件的采访写作,使记者能用心地去感受身边的正义、正气、善良和奉献,从而升华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对自己所从事职业的热爱,对自己肩负的社会责任感。激情的产生、主动的付出、才智的发挥,以及所有的成功都是建立在正面向上的心理基础上的。也只有在这样的心理基础上,才能享受到职场的快乐,并形成部门里乐观进取的氛围。这个仅仅10名记者的部门能在同一年里成功竞聘出三个主编助理,“垃圾筒”里能飞出凤凰,不是一个偶然的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