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我们能否引领网络舆论(新闻职场告白96)  

2016-10-18 20:06:39|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最后的任期中,仍然“不停追求”的,就是在报纸不断的衰微中向新媒体进军了。

一般人的工作态度大约分为三类:循规蹈矩顺大流,患得患失顾名节,不知祸福求变化。我欣赏第三类态度,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我都会以积极的业务态度去尽可能地发挥作用,哪怕这种作用随着我退休的那天越来越近而越来越小。作为一个职业新闻人,我从来不管作用的大小与有无,那是别人的事,我的快乐只在于业务上的“不停追求”。

20114月,一位记者根据来源于网络的内容写了一篇失实的稿件,受到通报批评。在业务会上,领导多次强调报道“不能跟着网络走”,并就此展开讨论。421日下午,参与讨论的采编们一个又一个地表述“不能跟着网络走”的体会,气氛沉重。这令我想到了“避影匿形”这句成语,在舆论和意识形态这个阵地上,如果媒体任凭网络上一些谣言和错误泛滥,仅仅消极地强调“不能跟着网络走”,只顾自身“处阴以休影,处静以息迹”,难道不是重大的失责吗?由此,我做了一个题为《引领网络舆论是我们的社会责任》的发言:

只有缺乏思考和缺乏实力的媒体才会跟着网络走。

有思考的媒体应该学会利用网络,有实力的媒体更应该善于引领网络。

网民在微博里发布的信息是真是假?网友在评论里的观点是对是错?网民的互动活动是有益还是有害?……总之,在网络每天大量选登报纸电台电视新闻之外,还有大量来自于民间个人发布的一切信息,都应该在我们关注的目光之内,就像对杂乱无章的原始线索一样,对之进行甄别,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利用。

对网络信息的甄别利用,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不能“网来网去”,仍然要提倡“口勤、手勤、腿勤”等这样的基本职业精神,仍然要讲究思想的敏感和思维的辨证等这样的基本采编功夫。

报纸,有着比网络强大得多的内容编辑和采访队伍,只要坚持优良的传统,就应该有能力做到准确的甄别和利用。

光做到这一点还远远不够,有良知的报纸,还要肩负起对网络舆论进行引导的社会责任。

比如,用记者微博的方式,向网络阵地渗透;用与读者互动的方式,占领网络的空间;用对网络评论进行再评论的方式,引导网络舆论的走向;等等。

对网络舆论的引导,是一项十分具有挑战性的创新工作,不能停留在表面形式和空洞概念上,要立足于实用有效,立足于社会影响,立足于发展后劲。

报纸,要在对网络的渗透、占领和引导过程中,重新塑造自己,创造出新的办报理念和办报方式,展示出报纸的实力和辉煌。

“引领网络舆论”的观点,我并不是在20114月才提出来的。2007年我在参加新闻晚报副主编竞聘的演讲中,提到:“突破传统评论模式,发挥记者博客的功能, 创造都市报纸舆论引导的新做法。依照贴近生活、贴近现实、贴近百姓的原则,从网络舆论着手,实现对舆论的再引导,弥补晚报言论不足的短板。”当时曾设想晚报能推出一个对网络评论进行再评论的栏目,类似广州电视台《马后炮》的评论栏目。

之所以我在演讲中没有提到微博和微信,是因为2007年时只有博客还没有微博和微信。2005年起,新浪、搜狐等国内门户网站纷纷在PC端上推出博客,才四五年,到了2009年就出现了微博。2010年年初,iPad问世,传媒巨子默克多认为,iPad也许就是传统报业的拯救者。他把iPad定位为报业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将会真正改变新闻的呈现方式,甚至认为“我们将拥有不同类型的报纸”。

20112月,中国新闻出版网采访了我和南方都市报、扬子晚报、新京报、中国国家地理、解放日报等纸媒老总。其他纸媒纷纷表示要与iPad合作,我则发表了不同的观点:“和iPad要不要合作的最大问题在于双方要把结合点看透。目前双方在内容互动、赢利模式等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摸索。因为我觉得在网络时代里,iPad并没有带来本质的变化,它对纸媒的冲击不会比网络更大,它只是网络时代多个新介质之间的过渡变化。”

果然,就在2011年,iPad问世才几个月,腾讯就推出了基于手机移动端的微信。iPad成了昙花一现的产品。

在网络令人眼花缭乱的发展中,纸媒并非只是旁观者。门户网站每推出一种新的业务,都会主动来找纸媒合作,他们需要内容需要客户。所以当时新闻晚报与网站的合作有着众多的选择。

2011年年初,我们开始筹划建立晚报的官方微博。新浪微博当时牢牢占据国内微博的“老大”位置,搜狐微博为了与新浪微博竞争,主动向我们推出了更适合媒体操作的微博模板。

与其他微博界面不同,搜狐精心设计了“三级架构”体系。即官方微博为一级架构,在微博页面的右侧设立二级架构,点入二级架构后,页面右侧继续有三级架构。

具体到新闻晚报来说:在搜狐微博开设“新闻晚报”官方微博,微博主页面上的功能与各网站微博相同,可以发布、转发、评论等。与他人不同的是,右侧的二级架构设立多个独立板块,每一个板块都附属于一级架构,但同时也是一个独立的搜狐微博,有独立的用户名和密码。而二级架构每一个板块的主页面,在右侧继续开设由记者微博组成的三级架构。每一个记者微博都属于二级架构的板块微博,但同时也是一个独立的搜狐微博,有独立的用户名和密码。

除了三级架构,搜狐微博的私信功能在与微博用户沟通外,还可通过手机短信与任何一个手机用户——无论是否有搜狐微博——沟通。无论是移动、联通还是电信的手机用户,只要编辑BL+内容发送至1069006017106,晚报微博编辑就可心在私信中看到相关内容和发送的手机号码,这是一个爆料与互动的平台。同时,在一级架构的晚报官方微博主页,还可以专门设立一个专题入口,可以为晚报举行的各种互动活动、社会活动开辟临时的独立页面。

我们接受了搜狐微博的技术平台方案,将它与新浪微博一起成为新闻晚报的官方微博。

20113月,我们又把晚报官方微博的重点转向腾讯。一是因为在上海新浪微博的最高粉丝量已经被其它纸媒占据,我们不想做老二;二是因为我们更看好腾讯微博互动功能和社交功能,它与未来晚报建立社区网的方向更贴近;三是自20111月腾讯推出微信后,我们预测其对年轻人的影响力将超过其它网站。

新浪微博我们依然保留,而搜狐微博则改变成晚报内部的报稿系统。

这个转变是相当有意思的,在不长的时间里,我们就做到了上海媒体中腾讯微博粉丝量第一的成绩,这让我们与腾讯微博之间的合作进入了更加紧密的层次。

 

当时晚报没有新媒体部。我对时政新闻部主任东悦杭说:先把微博这活儿放在你的部门里吧,也许用不了多久,这就是晚报最大的部门,也是最有希望的部门。我与其他部门主任商量,抽调来两名编辑给东悦杭,先干起来再说。

然后,根据两年前晚报在学实活动中“让晚报人一身两职,亦报亦网,报网互动,同步发展”的建议,我起草了一份《新闻晚报微博方案(草案)》。

这份方案对晚报微博未来发展的设想进行了定位:打造网络信息来源,占领新闻制高点和网络舆论高地;培养多功能采编队伍,提高新闻战斗力和对网络舆论的掌控力;与现有挂在解放网上的“新闻晚报网”实行联动,进而联体;整合现有分散在各部门的网络平台资源,报网两手操作,分别对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进行探索性的改造;用足网络特性,为晚报搭建新的创利平台。

草案还对晚报微博的操作提出了要求:新闻晚报官方微博的发布、转发、回帖、评论等操作,全部纳入编辑部现有的采编、审稿流程;全体采编人员均按要求参与,设立“网络记者”、“网络编辑”专职岗位进行日常操作。为鼓励记者参与微博写稿,制定了“微博稿酬”。

腾讯业务人员后来得知我们有一个“网格记者”的设想,觉得很有创意,特地为新闻晚报打造了微空间。我打算在这个微空间里尝试晚报的“网络社区”,推出了引导性的《新闻晚报网络社区的策划方案》,帮助记者更深入地介入和向网络转型。这个策划方案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网络社区化的概念:

将上海分为五大块,每块都汇集该区域所有的信息,包括吃喝玩乐以及新闻事件等。每块有对应的记者,可以在该区域查询到想要的内容。晚报微博官网页面上会显示出记者的微博账号,以便于网友把相关的信息定向提供给记者,使记者与网友形成互动。

网络社区化的页面呈现:

将五大块区域以“生活圈”的方式呈现在微空间里,每个“圈”都有相应的设计和功能,比如五角场生活圈,不仅有对五角场的介绍、这个区域内各种社区网络论坛的介绍,还会有新闻晚报与五角场相对应的记者的信息介绍,让网友明确知道与记者的互动方式。

同时,记者也可以在该区域发起投票和话题,如“说说五角场的小黑车”、“你眼中的五角场人有几个特征”等等,甚至发起专题约会。这不仅给予记者在互动中的主动权,也会让记者在与网友的互动中增加黏性,收获更多的信源,为晚报增加影响力。                         

腾讯则对新闻晚报“网络社区”提出了一套推广方案:腾讯上海站首页,将在热门推荐、微博话题上分别进行推广,包括用QQ弹出框,定向对网友推送新闻晚报的“网络社区”,引导上海网友融入属于自己的社区。

新闻晚报的“官方微博全体采编参与”、“微空间的网络社区化”,实际上是以微博为基础,以微空间为依托的一种整体转型的过渡。

由于当时寿光武已经不再担任晚报的主编,临时主持工作的领导并没有在这个长远打算上与我及实施这一方案的时政新闻部达成共识。“网络社区”的设想和尝试无法全盘推开,只是在时政部所能做到的范围内做了部分。其中,在我坚持下开辟的微博版面,作为“网络社区”设想的一部分,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让我们来看看这个一周两期的微博版面特性:

它不像其他媒体刊登一些类似副刊的微博美文,而是实实在在的新闻版面。我们定位就是“引领网络舆论走”,所以在微博版面上开设了如下几个栏目:《网上追击》,敏感地发现来源可疑的网络信息,通过本报记者的采访进行调查和追击,在网上阻断谣言,为网友答疑解惑。《微热议》,对一些热点新闻后面跟随的网友评论,进行再评论,以客观、公正、辩证、理性的思考,来纠正偏激、片面、情绪化的言论,或者对恶意的议论进行必要的回击。《微关注》,对网上出现的新事物积极参与并帮助策划引导,对网上出现的新动向(包括网上诈骗、网上陷阱等),进行提醒和揭露。

新闻晚报微博版的推出,曾令业内人士耳目一新,也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有一次同行问我怎么会想到办这样的微博版?我说:很简单,看过发行量很大的“报刊文摘”吗?如果我们在网络的大海里精选一些内容,办一份“网络文摘”怎么样?影响力肯定会很大。新闻晚报的微博版则是在精选之后再加上记者的引导,难道会不受年轻人的欢迎吗?

报网联动,一直是我们的追求,纸媒与网络两者之间互相推进,在当时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不同发展趋势的替代纠结中,起到了一种特殊的互补作用。后来在一份新闻权威人士的调查中指出:新闻晚报的微博版确实受到了年轻读者的青睐。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