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上海市 黄浦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喀什旅游视频

2017-9-22 12:00:21 阅读3 评论0 222017/09 Sept22

作者  | 2017-9-22 12:00:21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独行喀什老城

2017-9-20 3:23:00 阅读8 评论0 202017/09 Sept20

9月16日早,我独自一人去喀什老城。

一如5年前的那个星期六,老城里到处是成群结队的儿童。我慢慢行走在土色围墙染黄的砖街上,看着装鲜艳的孩子们骑车、滑板和打闹。好多好多年来,我从未这样独行了,十分寂寞却也十分自我。

喀什老城每天10:30,会举行一个入城仪式。

背后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叫着:“爷爷!”这声音有点让我想起了孙子,如果不是这次来疆讲课,我应该和那个小宝贝在一起。我没有停下脚步,只略略回头张望了一下。

“爷爷,帮我拍张照。”一张仰着稚气的脸见我回头,笑了。是的,他漂亮的眼睛看着我,真的是在叫我。这个十来岁的维族男孩欢快地爬上路边的雕塑,对我摆好了POSE。

我咔嚓几下拍完后,把照片给他看:“我怎么把照片给你?”

他用手遮住阳光,从相机屏幕上看到自己后,一边蹦跳着离去,一边挥手:“爷爷,再见!”

他压根儿就没有要照片的意思,难道只是为了打破我独行的寂寞?孤独的我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觉得暖暖的。

刚才在城墙狭窄的过道里,一个维族小女孩与我侧身而过时,怯怯地说了声:“你好。”我当时仅仅予以礼貌的回应,并没有太多的在意。现在,我突然注意到这或许是喀什老城的一种变化,我喜欢上了这些热情的维族孩子。

我想起前天在讲座休息时,有一位学员问我:“上海人对来新疆旅游是不是还有些顾虑?”我未置可否地应道:“不会吧?”但5年前我们四人来老城游览,确实有朋友提醒要一路小心。那时的老城几乎没有游客,匆匆行走的居民与我们目光相对却没有表情,我们虽是四个,却是真正的孤独旅行者。

作者  | 2017-9-20 3:23:00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沿盖孜河谷上高原

2017-9-19 16:31:44 阅读5 评论0 192017/09 Sept19

9月13日,从上海起飞,8个小时后到喀什。

9月14日,在喀什广电局讲座,两个主题:《如何做好重大题材报道》、《突发新闻如何应对和把握》,上下午共讲6个半小时。

此次讲座5个老师一人一天,都是当天到第二天讲,第三天就返回。只有我,提出要在喀什滞留2天。

5年前,我携妻和上海电视台的王伊洪、李虹光夫妇一起在新疆自驾16天,其间曾从喀什出发,沿着盖孜河谷翻越帕米尔高原,去了红其拉甫口。这次因时间原因,我只想再看看盖孜河谷,再看看半路上的白沙湖和卡拉库里湖。

9月15日,我包了一辆SUV,穿越314国道旁挺拔的小白杨,进入盖孜河谷。

盖孜河谷是通往帕米尔高原的门户,“盖孜”,塔吉克族语是“灰色”的意思。盖孜河水来源于公格尔峰、慕士塔格峰及四周雪山冰川的融化。雪水不断从高处宣泄而下,快速的流动夹杂了许多岩石沙土,清澈的雪水也渐渐变得浑浊,最后变成了泥灰色。

但盖孜河谷四周的山体却五彩纷呈,在公格尔和慕士塔格终年不化的白色雪峰下,簇拥着或赭红、或青绿、或铁灰,或桔黄的巍峨群山,其色彩鲜艳夺目相互反衬,令人眼花缭乱。这是一段美丽罕见的河谷景观,车行其中如游走在神奇的梦幻中。

314国道过去的弯曲被拉直,上下的颠簸被多条大桥架平,险段“老虎口”因修了公格尔隧道而一驶而过。

过了隧道,就是布伦口白沙湖。这里已经成为水库,抬高的水面淹没了往日的草滩,也淹没了5年前我们走过的路。依然是一边白色的沙山群,一边头顶雪帽的高山,如今却漂浮在绿水之上,少了些过去的温婉妩媚,变得浩瀚壮丽。

作者  | 2017-9-19 16:31:44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走马塘与十七房

2017-8-23 23:09:22 阅读22 评论0 232017/08 Aug23

8月21日,从黑龙江回来20天后,又去了舟山朱家尖的南沙海滩。

已经连续三年带孙子去这个海边了。第一次去,他连海水都不敢碰,只在沙滩上玩沙;第二次去,他会牵着奶奶的手,在海浪不停拍打的沙滩上站着;这次去,他迎着海浪,一边叫着“向前”,一边走向齐胸的深处,浪头打湿了他的全身。

母亲这次也随我们一起出游,在整个南沙海滩上,这天大概只有她一位86岁的老太太。

在朱家尖南沙海滩附近的民宿住了一晚后,第二天上午,我们开车离开舟山群岛。当驶过一座座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的跨海大桥时,孙子说:“等我长大了,要造一座座跨空大桥,从一个星球到另一个星球。”太奶奶听了哈哈大笑。

离开舟山群岛,我们上午去了位于宁波南的千年古村——走马塘;下午去了宁波北的郑氏十七房。这两个地方我以前只听说过但没去过。

走马塘,始建于北宋,当时长洲进士陈矜任明州知府,死后葬于茅山,其子为父守陵,定居走马塘。至今已传38代,全村1500余人,全为陈姓。历朝历代,这里出过76位进士,被誉为“中国进士第一村”。

整个村庄群水环绕,水路四通八达,村中明代建筑现保留8处,清代建筑比比皆是,另有三幢民国时留下的具有西洋痕迹的建筑。上海世博会时向全球推广“发现中国魅力小城”,走马塘获首届中国魅力小城。

其实这并不是个小城,很少有人来此游览。村里的进士陈列馆,因游客太少而铁将军把门。进士陈列室对面,有一个小小的“共和国知青宁波实景室”,也是铁将军把门。只有村中水塘里长满了荷花,荷花刚谢,剩下荷叶在风吹之下翻飞起舞,让人感受到一些过时的热闹。荷

作者  | 2017-8-23 23:09:22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寻觅江边景观道(黑河避暑十四)

2017-8-18 22:47:54 阅读19 评论0 182017/08 Aug18

7月25日早上,嫂子带我们去黄旗营子邵宝利家吃饭。三年了,老邵变化很大,酒不能多喝了,话也不如以前洪亮。提到我们连续三年去看他时,他眼里噙着泪花声音愈发低沉了许多。人老了,是不是会把一个情字看得更重?

其实,我们昨天就路过黄旗营子。

那是从逊克回来,路过坤河湿地时,被美丽的景色吸引,便驾车上湿地两边大坝上兜风。坤河湿地之南,据说大坝一直延伸到红色边疆农场,约十二三公里。我们向前开了三四公里返回,然后沿黑龙江大坝向北十二公里,从坤河一直开到二道泉才重回公路。其间,就路过黄旗营子。当时曾提起:哦,明天要来黄旗营子喝酒呢。

不过这天的兴奋点不在明天去哪里喝酒,而在对这条大坝公路的发现。

坤河湿地来源于公别拉河,它发源于小兴安岭北段大黑山,由西曲折向东行,在坤河注入黑龙江前形成了大面积的湿地。坤河湿地于2016年12月30日通过国家林业局检查验收,正式批准为国家级湿地公园(试点)。

还好有这样的湿地大坝公路,能让我们开车紧贴着黑龙江,看见公别拉河在湿地上分成扇形的多股支流,在注入黑龙江时又形成多个草滩。草滩上柳树成荫,牛马成群,在浩荡大江和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景色别具一格。

后来我问起好多黑河的朋友,他们也不清楚:有一条大坝景观道路已经从二道泉一直通到了坤河?对今年许多来黑河避暑的上海老知青来说,如果知道这样一条讯息,一定会结伴而行先赌为快的。

再说明一下,这条新的江边大坝路似乎有好几个名称:江边景观道路、黑龙江防洪大坝、边防巡逻路……去年秋天和这次回来,担任市委书记的老同学和我喝酒时都说过

作者  | 2017-8-18 22:47:54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差点错过茅兰沟(黑河避暑十三)

2017-8-18 12:37:31 阅读73 评论2 182017/08 Aug18

我们想去逊克游玩大沾河,黑河的朋友建议顺便去一下茅兰沟。

茅兰沟?上网查了一下,原来是一处峡谷。在南方山区,几乎处处是峡谷。光浙江的峡谷就不下50多条,什么名儿都有,实在想不出起什么名儿好,就浙东浙西浙南浙北……这么排下去。其实,大部分开发出来的峡谷景区,无非是让你顺山下小溪走到山上,那儿有个瀑布。我看多了也看腻了,因此这次只想去逊克的大沾河景区,没把茅兰沟列入计划。

7月22日,我们借车前往逊克。当天下午想去逊克的荷花池,但通往荷花池的乡道被封;绕道大坝前往,又怕汽油不够;只得作罢。

我们问当地人:怎么去大沾河?好多人都说不知道,反而劝我们去茅兰沟玩。

既然大沾河连当地人都不认可,就换个地方吧。逊克的大平台怎么样?一位餐馆的老板告诉我们:冬天去大平台看雾淞还不错,现在去看什么?就是个大水库。他也劝我们去看看茅兰沟。

实在没地方值得去了,那就去茅兰沟吧。第二天我们继续向南,去往嘉荫县的小兴安岭林海中。茅兰沟的核心景区——峡谷就在这里。

车可以开到山上,然后选择走哪条路进入峡谷,反正先上必后下,而先下必后上,进出线路不同,口子都在一地。

我们选择先下到谷底。只见谷底碧水长流,小桥横搁岩壁,林间疏影泻银,巨石半掩苔深。我在这里感到了苍山野趣和深谷幽情,开始反思自己:你走了这么多的峡谷,又见过几条黑龙江的峡谷呢?即便是去过的那条锦河大峡谷,你又下到过谷底吗?我觉得应该重新认识茅兰沟了。

沿着谷底栈道,我们行在深峡险壑,眺望奇峰飞瀑,欣赏怪石奇树,经过了“石壁流泉、雾海云涛、瀑布清潭、峭壁险梯、岭上锦屏、幽谷灵渠以及镇潭石、仙女池、石老妪、石熊聆瀑、将军请缨”等景观。

作者  | 2017-8-18 12:37:31 | 阅读(73) |评论(2) | 阅读全文>>

恬静的上马厂(黑河避暑十二)

2017-8-18 0:00:43 阅读21 评论0 182017/08 Aug18

黑河北面30来公里有个上马厂。我有个黑河师范的同学叫王洪恩,在那里当教师40来年,直到退休,现在还居住那个乡村。

黑河师范的同学得知我在黑河避暑,互相聚了一次。除了去年在桂林相聚已见到的几位,还有几位已几十年未见,其中包括王洪恩。这让我想起1988年来黑河采访后与同学的相聚:老班长孙建伟弄了辆吉普车,装上啤酒、面包和香肠,还带了把枪,叫上几个同学一起去王洪恩所在的上马厂玩。原以为土生土长的王洪恩能带我们进山打点野物,结果什么也没打着,只好把酒喝了在山里打空瓶子。“呯!呯!呯!”回荡在林子里的枪声,至今犹响在耳边。那成了我一辈子最后的一次打枪。

于是那天聚会时我对王洪恩说,7月20日去上马厂怎么样?

几十年过去,同学变化很大。像王洪恩这样依然生活在他从小成长的乡村、依然待在他教了40年书的乡村,我不知道还有谁?无论你怎么再富有还是再有权,老同学相聚,无非就是怀旧。我觉得去上马厂很合适,不仅在那里能重忆29年前与同学第一次相聚的欢乐,还能表达对坚持40年乡村教师的敬意。

7月20日,老班长建伟夫妇陪我们一行一起去。一路上,我不管同车者愿不愿听,自个儿唠叨起“上马厂”这个地名的来历:这不是一个什么工厂,而是清朝守疆军队驯养战马的地方,故也有人叫这个地方为上马场。

王洪恩夫妇这天早早在乡里饭店订好了酒席,他的儿子和孙子正好也从北京来家里过暑假,平时恬静的村庄一下子热闹起来。

席间,王洪恩向我们介绍:解放前上马厂几乎没有住户,伪满时期,日军在这里修建了星罗棋布的工事。日本战败后,上马厂一下撤空,成了土匪胡

作者  | 2017-8-18 0:00:43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只顾火山而忘游湖(黑河避暑十一)

2017-8-16 8:05:20 阅读73 评论0 162017/08 Aug16

对五大连池我想是没什么好多介绍的了,这个现在荣获两项世界级桂冠和十四项国家级荣誉的AAAAA级风景旅游区几乎人人知晓,它每年吸引了160多万游客,比去黑河的游客翻了一番。

从山口湖出来,我们去五大连池市里住下,第二天早上来到五大连池景区。昨天晚餐时,老扯喝了带泡的五大连池矿泉水,一直赞不绝口。一到景区就来到南药泉的饮水池前,放了一大杯喝下,怎么有一股铁锈味?树新解释说:这是原水,昨晚的矿泉水是经过提炼去了味儿的。

在南药泉喝了水,我们去北药泉乘游览车直奔老黑山。尽管我已经来过多次,但这是保存最完好的火山,为游客必来之处。为了同行中首次来的两位夫人和我的孙子,我陪着登上去火山口的台阶。孙子刚才还在山下的栈道上耍赖,要奶奶抱,但一看到上山的台阶,来了精神,一口气自己上到山顶,后来还自己下了山。

五大连池现已开发十二大观光区、八大奇观、四百多个景点。如此之多的景点,很少有人能全部游览过来。这天我们乘观光车沿景区小道看了波澜壮阔的翻花石海、造型奇绝的喷气锥碟、最晚喷发的火烧山、碧水一泓的白龙湖。

站在白龙湖的栈道上,看蓝天白云倒映在碧绿水面上,觉得特别美丽。我想起自己在以前写的《五大连池火山口》博文,怎么只关注了火山,而忽略了湖泊呢?五大连池,顾名思义,重点应该在五个偃塞湖嘛。

回黑河后,我上网查了一下资料,298年至296年前的最后一次火山喷发后,熔岩把白河截为五段,成为五个熔岩偃塞的湖泊。这五个湖泊相互连接,却景色各异:

莲花湖(一池)是其中在夏季唯一有睡莲的湖;而冬季波涛汹涌的溢出口,在高寒地区的北国成为一大奇观。

作者  | 2017-8-16 8:05:20 | 阅读(7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山口湖的鱼(黑河避暑十)

2017-8-15 15:31:24 阅读15 评论0 152017/08 Aug15

到黑河半个多月了,宾馆的保安、服务员和餐厅厨师跟我们已经混熟,见我们每天不是自己开车就是朋友开车接出去东南西北地逛,羡慕地说:这是神仙过的日子呢!可是7月13日我们待在宾馆哪儿也没去,玩累了,“神仙”也得休整一下。

7月14日一早,继续出去逛。这次是知青博物馆的树新和小杨来接我们去五大连池,时间安排的很充裕:两天。

中午,先带我们去了离五大连池五六十公里的山口湖水库。水库位于小兴安岭与松嫩平原接壤的山口处,故取名山口水库。这是树新的老根据地,他在这里干了十年,建成了集水面积3745平方千米、库容9.95亿立方米的水库。山口水库是黑龙江最水的水库之一,除了发电、提供工业用水外,还在防洪上作出了巨大贡献。树新也因此成为水利专家,先后受到两任国家总理的接见。他为此很自豪:“日本人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想干而没干成的事,在我的手里干成了!”

一路上,他向我滔滔不绝讲述了很多当年建水坝的故事:一位无处可去的老人,在这里当上了砌建水坝的监理;机组并网发电那天喝酒庆功,有一位职工喝死了……正说着,一辆小车拦在他的面前,下来一位小伙子称树新为叔。树新问他:你爸还好吗?死了?什么病?肝癌?树新睁大了眼对他发出了一连串的责问:什么时候?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他伸出拳头在那小伙的肩头狠狠捶了两下,轻轻地骂了句:你这臭小子!背过脸伤心地一言不发走了。

我们乘快艇驶向山口湖水库,这里的84平方公里水面自然形成 3个湖心岛,是国家级水利风景区和AAAA级旅游区,分为水上娱乐区、水上迷宫、水鸟世界等八大景区,是野浴、漂流的理想境地。山口湖两岸有石猿山

作者  | 2017-8-15 15:31:24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深山鄂乡情结(黑河避暑九)

2017-8-14 20:55:33 阅读31 评论2 142017/08 Aug14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听着这旋律优美、热情豪放的歌曲,一个骑马挎枪的鄂伦春猎人的剽悍形象就会在眼前闪现。

那还是1974年秋天,我随队去小兴安岭扑火,第一次看见鄂伦春猎人,独臂的他骑马挎枪领我们走进了无路的深山;后来又是他在漆黑的夜里从密林里将迷路的我们引到了路上。

从此,我对神秘的鄂伦春人充满了好奇,每次来黑河只要有时间都会去这个距黑河市区90公里的鄂伦春民族乡看看。

鄂伦春族因其世代游猎于内外兴安岭,被称之为“兴安岭之王”;因居无定所,也被称之为“马背上的民族”;又因与白桦树的不解之缘,被称之为“白桦林中的民族”。直到1953年,鄂伦春人定居建乡,才告别了原始的游猎生活。

对插队生活在黑龙江边,看惯了一马平川农田的我来说,喜欢去鄂伦春乡,还因为对兴安岭深山的好奇。那些年上山砍柴、上“三线”收小麦……每每对深山老林里清澈的小溪、大片的黄花和各种野果感到新奇,还有时不时遇见狍子、野猪等动物的刺激。翻越90公里森林中的山路,可以弥补我现在已经无力做到但年轻时却追求的新奇与刺激。

7月12日,从孙吴胜要塞回来的第二天,我们一行借车自驾前往新生鄂伦春民族乡。沿途经过卧牛湖景区、达音炉村,跨越法别拉河,一路上山道弯弯,下坡上岗,两边是无尽的白桦林,绿色的林海。可以说,有时旅游的乐趣就在路上。

新生鄂伦春民族乡,坐落在群山的怀抱里,美丽的刺尔滨河和索尔其干河流过这里。村庄的民居颇具特色,外部保留着“撮罗子”的风格,里面的装饰与用具却完全现代化了。有一处“博奥韧”广

作者  | 2017-8-14 20:55:33 | 阅读(31) |评论(2) | 阅读全文>>

孙吴胜山要塞(黑河避暑八)

2017-8-13 23:05:52 阅读14 评论0 132017/08 Aug13

在东北,似乎无人可以回避日俄这两国留下的遗址。7月10日去了俄罗斯风情园,7月11日我们又去了当年侵华日军在孙吴建的胜山要塞。

中国东北在历史上曾是日俄相争的重地,早在1898年沙俄强租大连和旅顺,称为“关东州”。1905年沙俄在日俄战争失败后,将租借权让与日本,日本成立了关东都督府和关东军。日军在经营二三十年后,于1931年发动“918事变”,既而成立伪满洲国,此后一口气在中国东北修建了14个规模巨大的军事要塞。

这14个军事要塞不是针对中国的,因为日军要大举南下,为巩固后方必须在北面修筑一道屏障,所以14个军事要塞都以当时的苏联为敌,有东部正面、东北部正面、北部正面和西部正面4个战区。其中东宁、虎头、海拉尔及孙吴胜山4个要塞现已经受到世人的广泛关注。

2015年夏,正值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我们自驾绕道内蒙经漠河到黑河,曾参观过海拉尔要塞和黑河要塞。当年插队时,听老乡说日军有过“大大的孙吴,小小的哈尔滨”的说法,故计划从黑河返回上海时,再去孙吴胜山塞参观的,结果因那里有重要接待任务而没去成。

此次再来黑河,我们决定去完成两年前的计划。7月11日早上,走311省道,过瑷珲,在红色边疆农场午餐,然后翻越三架山,下午2点多抵达孙吴胜山要寨。来过黑河多次,向北700公里走到过黑龙江的源头,向南却连瑷珲的地界都没有越过,这条直奔孙吴逊克的100来公里沿江路,景色相当不错,尤其是黑龙江在左边时隐时现,令我开车时忍不住时不时转头欣赏。

胜山要塞这天的云层如万马奔腾,变幻诡异,使大门口那块“侵华日军东北要塞”的黑石碑变得格外刺眼。

作者  | 2017-8-13 23:05:52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风情园里少风情(黑河避暑七)

2017-8-12 23:18:13 阅读19 评论0 122017/08 Aug12

离黑河市10公里不到,有一处中俄风情园。原是中央电视台《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拍摄基地。

中国有很多这样的民族文化园和影视基地,由于是非原生态的,我都不太感兴趣,唯独这个地方我却多次前来游玩,因为它还比较“真”。

当年剧组为准确再现二战时期俄罗斯村庄的独特风貌,专门从俄罗斯进口大量原木,搭建了这个上世纪40年代纯正俄罗斯风格的小村庄,包括30多间木屋,一座大仓库,一座小教堂以及一条有高射炮护卫的旧式铁道。说它“真”是因为村庄里的所有房屋都可住人,正常使用。这里的木屋、木桥、木栅栏、木轱辘井、尖顶木教堂,保留了俄罗斯原汁原味的建筑风格。

可以说,现在哪怕你到对岸俄罗斯去,也难以见到那个年代完整的俄罗斯传统村庄了。所以,从2006年开始,这里还拍摄过《玫瑰绽放的年代》、《闯关东》、《毛岸英》等电视连续剧。

现在,作为中俄风情园,在一片白桦、草地和湖水周边,还修建了鄂伦春、满、达斡尔三个民族村。

我喜欢来这个风情园,或许还因为曾在黑龙江大学专修过俄罗斯文学,这门课最后的考核是抽题口试,我得了满分加五角星。注重故事情节的人往往对大段的景色铺陈感到繁冗沉闷,就像他们喜欢看窗台屋檐下挂的玉米和大蒜,觉得这才是一种实惠。而我则喜欢俄罗斯文学擅长甚至痴情的风景描写,就像我喜欢看窗台屋檐前精心摆设的鲜花,觉得这有一种情调。尤其在人生无聊和孤独时,我更能体会到美丽纯净的自然景色所带来的乐趣。在俄罗斯风情园,往往可以找到与俄罗斯文学相对应的实景。

2013年冬天,我和美国回来探亲的来根夫妇一起到黑河来过年,来到这个黑河

作者  | 2017-8-12 23:18:13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锦河大峡谷的发现(黑河避暑六)

2017-8-11 23:49:00 阅读16 评论0 112017/08 Aug11

去漠河北极村的三天路上,老扯夫人一直对路边的白桦林情有独钟,我说不着急,等回黑河我们去一次锦河大峡谷,那里的白桦林是我见到最好的。

7月9日下午,从漠河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就去了锦河大峡谷。

这个景区离黑河仅28公里,无论插队还是后来重返黑河,直到2012年夏我才听说有这么个地方,当时以为不过是个新开发的景区。对新开发景区我是从来不感兴趣的,所以没去。直到退休后的2015年夏重返黑河,时间充裕了一些,才去了第一次。然后就被这里纯净茂密的白桦林和10公里弯曲的大峡谷所吸引。2016年秋天,我又来锦河大峡谷,只见满眼的五花山色,红的似火、黄的似金、绿的似翡翠、紫的似玛瑙......一弯河水如蓝色的绸带将它们束在一起,让人醉在其中,流连忘返。

尽管我已经去过两次,遗憾的是从来没有沿着栈道下到谷底,也从来没有去了解过这个景区的由来。只听说这里曾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第一团,1976年改为锦河农场,著名知青作家梁晓声当年曾在这里下乡。也许因为有了梁晓声,有关资料就称此地“地杰人灵”。其实直到2008年之前,所有的“人灵”与这个“地杰”都毫不搭界。长约10公里的石金河所切割成的两个弯曲如“Ω”符号的大峡谷,从来就藏在深山不为人知。

后来,我在网上查到了这个大峡被发现的故事,这里不妨摘录如下,以补从未下到“谷底”的缺憾:

这是一个猎人的偶然发现。2008年秋,锦河农场的猎人李瑞山在离农场本部10多公里外的石金河畔打野猪。这个荒僻山岭里很少有人迹,除了猎人和采药的农民。到了秋天,不仅野猪、黑熊、马鹿、飞龙等野生动物众多,黄芪、龙胆草、山参也遍地皆是。

作者  | 2017-8-11 23:49:00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北极石碑哪去了?(黑河避暑五)

2017-8-11 0:36:03 阅读20 评论0 112017/08 Aug11

自6月27日到黑河后,先去瑷珲,又去对岸和胜山,原打算在黑河市里休整两天,但黑河气温达到37度。当地人说这是几十年未遇过的大热天,于是,我们选择离开黑河,去700多公里外的漠河北极村。天气预报说那里的气温在12度至23度。

包了一辆豪华商务中巴,三天5000元,我们一路向北找凉快去了。

沿途,我们游览了鹿鼎山和画山。

鹿鼎山,金庸所著《鹿鼎记》一书有过描述:位于阿穆尔河与黑龙江合流之处。书中主人公韦小宝带着双儿从海参崴一路向北寻找大清龙脉,按宝图来过此地。我们在观景台上远眺,只见山下河水弯曲绕过,绝壁之下有一鹿角石从水中钻出,高大挺拔,阳刚屹立。传说满人在下面埋藏了大量宝藏,素有大清龙脉之称。

画山,是黑龙江上游最为独特的美景,高307米,据江壁立,陡峭挺拔,似刀切斧劈,如天造地设。我们所立高处,有一条陡直狭窄的台阶下到沟谷深处,但台阶两旁的栏杆已经腐朽,令人望而生畏。放眼望去,黑龙江上下20公里江段一览无余,江心一大岛长满成片的柳树,拖着两公里长的浅沙滩,风景绝佳。

下午16:00多,我们到达北极村。两年不见,它已经升为5A了,不过票价也从60元涨到了75元。这里几乎所有的设施都自称为“最北”,最北邮局、最北医院、最北客运站、最北客栈、最北农家……甚至最北时装店、最北食堂。当然,凡标有“最”字的,价格也都很“最”。

其实,早有人对此较真,认为这是一个错误。中国最北端的村庄,应该是再向北5.5公里的北红村。但对一般游客来说,图的就是一个热闹。比如我们来此,除了因为这里比黑河凉快,还想去拍一下“神州北极”这块大石碑,以证自己的中国北极之约。

作者  | 2017-8-11 0:36:03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红松的北界(黑河避暑四)

2017-8-9 22:06:14 阅读14 评论0 92017/08 Aug9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松树?生长在最高纬度的是哪种松树?我不是植物专家,回答不上来。能想到松树的这些问题,也是因为去了胜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否则,我面对大小兴安岭满目的松树,只会吟两句“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的诗罢了。

从对岸布市回来的第二天,7月5日,原在瑷珲镇当党委书记的王臣,带我们去参观胜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小车沿着黑嫩公路,过大岭后拐入土道,来到小兴安岭西北坡的深处,一路漫坡,可见混合着杉、桦、柞、松等各种树木的森林,间杂着长满水曲柳、刺五加、榛子的灌木丛,还有开满鲜花的一片片沼泽、草甸……一如我们四十年前常见的小兴安岭原生态。

车停在一座修有栈道被称为“圣峰”的小山前,王臣领着我们沿栈道上行,经过半坡小亭,登上山顶的一座观光塔。他指着四周起伏的山峦说,这里最值得看的是红松林。

从高塔放眼望去,只见片片已经生长了80到100年的红松树冠通直,高20至25米。喜欢捡拾石子和松塔的孙子,手中紧攥着一颗10公分长的松塔,视为宝贝,这是他来黑河后捡拾的最大一颗松塔。

红松是象化石一样珍贵而稀有的树种,因其树心黄褐微带肉红,故称红松。天然红松林是经过几亿年的更替演化而成,被称为“第三纪森林”,在中国只分布在东北的长白山到小兴安岭一带,国外也只分布在日本、朝鲜和俄罗斯部分区域。其中中国伊春境内的小兴安岭最适合红松生长,集中了全世界一半以上的红松资源,被誉为“红松故乡”,而“红松故乡”的北部界线就在胜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是红松生长的北纬最上限。尤其在冬天,常绿的红松在此形成一道边界线,成为林学上的一道奇观。

作者  | 2017-8-9 22:06:14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投票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