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2012-07-22 00:33:03|  分类: 海外漫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一天去古城堡吃饭时,一只小麻雀飞来,古尔罕低声与它对话:

“你饿了吗?”

小麻雀不理他,歪着脑袋瞅他。

“想吃什么?”

小麻雀被问急了,抖抖翅膀,飞回不远处的麻雀群里。

古尔罕似乎恍然大悟,笑着自语:“哦,原来那里有它美丽的姑娘。”

 

古尔罕,安卡拉大学的汉学博士生,一名助教,曾来中国北京师范大学求学两年。他正在做他的博士论文:《古代中国的外来语》,这位学者型的32岁的年轻人,面对小麻雀,竟然显得那么可爱。

他这次被安排做我们的翻译,我们到达土耳其当天,他也从安卡拉飞到伊斯坦布尔。

古尔罕的爷爷是土耳其人,奶奶是科索沃人,他长着绿色的眼睛和褐色头发,十分帅气。

加上他喜欢把长长的头发用头绳挽在脑后,留着干净的胡须,就像个简单随意的画家,显得格外潇洒。

同行的北大新闻学院副院长徐泓女士说:“你这样很招女学生喜欢的。”

古尔罕笑了,腼腆而老实地说:“是。”

我们都大笑,不明白他为何如此自信?

 

但他的学生中,的确有一位是“他美丽的姑娘”。
       与小麻雀飞回“它美丽的姑娘”身边相反,“他美丽的姑娘”在第二天,从安卡拉飞到伊斯坦布尔,就在酒店门口,在我们的目光注视下,与古尔罕紧紧拥抱。

她向我们解释:是来参加伊斯坦布尔一个亲戚婚礼的,顺便来看看古尔罕。

其实,我们并不在意她为什么而来,只是很高兴看到他们的见面是如此甜蜜。

 

古尔罕工作很努力,尽管他翻译流利,但对两国新闻媒体交流时涉及到的术语,还是会停下来问一遍,然后再翻译过去。

在车上,我们问他:“平时教学生什么?”他自嘲说:“什么都教,中国的历史、哲学、语言,反正自己什么不会就教学生什么。”说完,他自己也笑出声来。

古尔罕总是在我们还没用完餐前就已经吃完,一边打手机帮我们联系下一个活动安排,一边起身去寻找抽烟的地方。我也总会跟在他后面,在吸烟处一起过烟瘾。

他对我带的风油精很感兴趣,闻了又闻。我在一根香烟上涂了点让他抽。同行的中国朋友说,涂得太多了,不能抽。但古尔罕认真地抽完后说,喜欢那种芬香和清凉。

我听曾去过中东出访的母亲说,那里的人喜欢中国的风精油和万金油。于是,我把风油精送给了古尔罕,还有两包细枝烟,是给“他美丽的姑娘”的。

 

在土耳其最后一天的早晨,古尔罕问我:“出来十天了,想家了吧?”

我用一句成语回答他:“呵呵,乐不思蜀呀。”

他张大眼睛问我:“什么意思?”并马上拿出小本子让我写下来。

看到字后,他笑了:“哦,我知道,就是高兴得不想回家了。”

在机场,我们拥抱告别,他的胡须贴得我痒痒的。

他说过:很想带“他美丽的姑娘”来中国度蜜月,如果来,一定要到上海找我。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古尔罕—可爱的汉学博士(土耳其之行十五) - 七里夫子 - 七里夫子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