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44、古代“知青”【边境插队手记】  

2013-01-15 09:43:52|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蒸气弥漫,看不见人影的走廊里,放满了盆、锅和准备炒的菜。

为了知青的年夜饭,刘大爷已经足足准备了三天。今晚,他精神抖擞地穿起围裙,站在火炉边上,正式为知青炒菜。

当我端着热菜进去时,那里已经是喧笑沸腾,热闹非凡。

南北炕上,放了四张桌子,每张桌上摆了两瓶酒,屋子中间,小火墙呼呼地窜着火苗。

有几个男青年见端来了菜,便站起来,给老乡代表敬酒。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农村过年,男知青围着老乡不断地劝酒,老乡也不推却,呵呵地笑着,一口干了。

女青年们都很平静,她们有点想家。鲁文君喝着杜柿酒,小声对别人说:这酒真好喝。她出身不好,父母早就离异。她和妹妹跟着母亲长大,从小就没在家看到过酒这个东西,不知酒是何味。第一次喝着这种很甜很甜的果子酒,她感到和果汁没什么两样,一杯又一杯。

杜柿酒很甜,却有后劲。她觉得热了,人也很兴奋,一个人从这一桌跑到那一桌,给别人敬酒。过了一会儿,她头晕难过,走路也不稳,心中有点恐惧,想起了上海的母亲和妹妹,独自摸回宿舍大哭。

我和施卫疆怕出什么事,跟过去看。一群女青年也围过来,听到鲁文君哭着喊妈妈,全都跟着一起哭了。

不知道是谁写了每逢佳节倍思亲这话,挺准的,要不想家,这时也难呀。

我心里也跃起了亲人的脸庞,走出门外,在寒风雪地里站了一会儿,看见天上的星星一闪一亮,院里的几棵大杨树在灯光映射中,像慈祥的老人一样点着头,窗户玻璃上映出了男知青喝酒欢笑的身影。相比女知青,男知青没心没肺的,倒也快乐!

 

一早,关彦昌找我到他家去过年。

这是队里安排好的,大年初一,知青都到老乡家去过年。

有几户老乡没分到知青,意见很大,闹到队长家责问是不是看不起自己?

关彦昌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只是边走边回头看我,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好像怕我丢了一样。

他家很干净,就父母和他三人。

屋檐下挂着一串串红辣椒、黄苞米、青干菜,挑水的桶整齐地倒扣在木栅栏上,劈好的柴禾码得像房子一样高。

六七只大白鹅见生人进来,昂昂地一起叫,屋门马上推开,一位满脸笑容的大娘伸出头来,大声地说:唷,来啦,快进屋吧!

我赶紧叫一声:大娘新年好!

她喜滋滋地应着:好呀,好呀!

进屋,一位佝偻着背的大爷也从屋里出来,头上一顶旧毡帽,苍老的脸上洋溢着微笑,把我推进里屋。

明亮的窗户下有一张小桌,早已摆好了一盘花生、一盘炒鸡蛋、一盘牛肉白菜丝。

 

关家是满族,禁食狗肉、禁戴狗皮帽子,禁穿狗皮衣。

来前队长告诉我,进屋不准坐正室的西炕上。

我问:为什么?

队长说:西炕墙上是人家满族供祖的地方。

所以我一进屋就想先搞清东南西北,看西炕在哪。

老人乐了,说:哪有那些讲究。哪儿舒服坐哪儿!

老人七十多岁,以前当过老师,有点文化,跟我讲起爱辉的满族起源。

自古以来,爱辉一带就是满族待的地方。

300多年前,俄罗斯入侵,满族南迁。随后,康熙皇帝派出八旗官兵到爱辉屯垦戍边,以爱辉古城为中心,相继建立了黄旗屯、蓝旗屯、红旗营子、蓝旗沟、大五家子、四家子、大发屯等五六十个屯子。

所以,爱辉现在的满族人多是屯垦戍边八旗官兵的后代。

 

大娘两手端了热气腾腾的饺子进来,听到老伴在唠叨那些老黄历,就把碗搁在桌上说:趁热吃吧,这都托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呀,要不哪有今天?

老人正聊在兴头上,听说我会背古诗,就颤巍巍地去里屋翻了一本旧书出来。对我说:“200多年前,爱辉就来过上海人,还是文人呢。

旧书记载:何世澄,松江人,1690年副榜,贡生,随被流放的云贵总督、兵部尚书蔡毓荣一起来到瑗珲。其诗有《艾浑即景》:

黑龙江畔霁云生,江水流冰无尽声。亭午鸡鸣如夜半,不知身在大荒城。

他被称为第一位站在黑龙江畔写黑龙江的诗人

还有个杨宣,也是松江人,清内阁学士,1723年被遣戍到爱辉。杨有二子杨锡履、杨锡恒一同随往。其中杨锡恒第一次以诗歌形式记述了爱辉上元节的秧歌盛况。

这是他《艾河元夕竹枝词》中的两首:

倾城鼎沸闹秧歌,红粉细妆细马驮。不信使君真有妇,罗敷过处看人多。

迎虎迎猛载圣经,祈年赛社岂无灵?由来戏事关农事,前队先迎五谷瓶。

杨锡恒还另有诗《纪异》,是咏雍正年间爱辉地区地震的情景,这是爱辉,也是黑龙江省第一首描写地震的长诗:

地乃天地配,其道宜安贞。胡然此一方,震动无时停?焱若飓风过,殷若雷声鸣。耳目尽骇眩,魂魄为之惊。初疑九轨道,毂击声喧轰。又如万斛舟,掀簸巨浪迎。一椽木如寄,欹仄劳支撑。上栋与下宇,岌岌忧摧崩。不已势将压,性命毫毛轻。……”

我掩卷大笑,原以为我们这一代知青是唯一到过爱辉的上海人,真是大错特错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