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73、娘们巴掌【边境插队手记】  

2013-02-22 10:31:15|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我下乡第二年,从春耕稻地拉水耙到夏天铲地、收小麦,还有秋天割水稻、打场,我俨然成了一个带工干农活的庄稼把式了。

早晨,我还在睡觉,王根生进来了,喉咙响得就像摔破的大缸一样。

我惊醒了,眯着眼听他嚷了半天,才知道他被队里三线妇女连玉花打了两个耳光。

事情是这样的:

王根生跟我一样是打场带班的人,我带夜班,他带白班。

他分配连玉花去管风车,这娘们不愿意。王根生非要她去,连玉花没办法只好去了,但心里不高兴。

王根生派完活自己进屋休息一会抽根烟,没想到心怀不满的连玉花盯在后面,冲他大声嚷嚷:你这带工的,怎么睡觉啦?王根生知道这娘们缠上自己叫劲了,嗓门也大了起来,俩人言语顶了起来。

当然,吵架中间,王根生带了一点口头语。这娘们厉害,竟然扬起手就甩了王根生两个嘴巴。

 

王根生在我这儿委屈地诉了一会儿苦就走了。

副队长老吴正好来大队开会,见我就说:那么个年轻小伙子,不该去和那些婆娘打架呀!

我对老吴说:王根生不会想打架的,要想打的话,他那手脚还会让人给搧两个嘴巴子?我不信。

中午,王根生哭着进来了,抱怨自己是为了搞好工作,但是队长也不支持,他想撂挑子不干了。

 

第二天,副队长老吴拦住我,说和我商量个事,要我换一换,让我去王根生那个组带班。

我说:我怕她们,不知道啥时候我被搧个大嘴巴子,又被说成是和老娘们打架,受不了。

王队长正好路过,一听,同情地说:那倒是,以后难带班呀,不换带班的,换组员。

我说:对我来说,那不是一样吗?

最后两个队长决定,干脆不换人,该批评的批评,该说的说。

结果,连玉花挨了一顿批评。

王根生心中这才顺了点。

 

打场20多天,今年粮食全部进库了。

在征购粮上也捷报传来:我们大队从排名第八,上升到第二!

水稻今年大丰收,老乡在打场时就把那句话一直挂在了嘴边:今年没有知青,就吃不上大米呀!

打场的最后一个夜班快结束了,东方出现了鱼肚白,高高的边防岗楼,在晨曦中那样清晰,就像黑白分明的剪影。

细听,江边传来封江前冰块奔腾的撞击声。

近瞧,场院里轰鸣着脱谷清底的机器声。

一垛垛粮草上人声鼎沸,社员在清底的烟尘中挥动板锹,一年的粮食最后收场了。

粮库前,车马川流不息,连马儿也长嘶凑着热闹。

 

打场结束,肖明等我一起回上海探亲。

他动作很快,早几天已经把被子什么都洗了,就等我打理行装。

我觉得临走前事情特别多,除了洗衣被外,工具行李要寄放在老乡家,向生产队借路费,到大队开准假单,然后拿了准假单到公社去开边境通行证,再擦一遍机枪,把机枪托给弹药手,上老乡家告别,在场院里同杜义田也打了个招呼,他是夜班马绳的技术员,和我合作得还不错,知青点也开了会交接手头工作。

11月底,队里正好有去霍尔沁搞副业的马车要经过黑河,我和肖明就搭马车开始了回沪探亲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