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89、蝈蝈笼儿(边境插队手记)  

2013-03-21 08:31:38|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收即将开始,队里组织了芟刀队。

知青中选了我。

记得去年我们开始学习打芟刀,只是打点青谷子、青黑豆,都是喂马的。今年,可以打小麦了,心中有几分得意。

可打小麦那天,我举着芟刀走到地头,心中不由一凉:别的芟刀手身后都站着捆个子的人,而我的身后空无一人。

谁都知道,我是新刀手。新刀手手中没底,一刀多一刀少,割下的麦子一铺一铺的乱哄哄,谁跟在新手后面捆个子谁倒霉。

我不管,只顾自己打起来,心想,反正队长会安排人来捆个子的。

我那刀打起来还蛮带劲的,心中正高兴呢,冷不丁一刀扎进泥里,把土块打得老远。我连忙把刀从泥里拔出来,刀尖上晃着块泥巴还没掉下,就听见背后一阵笑声。回头一看,是当地女青年李小梅。

她是捆个子组的组长,扎着两根小辫,穿一件浅色蓝格衬衣。

笑完了,她才对我说:打得很好,我跟你捆。

我心想,刚才还笑我,现在却说打得好,口是心非,你乐意跟就跟吧。

我举起芟刀,追赶前面的刀手,但越急打得越乱。慢慢地,我被拉得越来越远,芟刀撩出的小麦乱糟糟的。

我偷偷回头,看到李小梅正费劲地理着我撩下的小麦铺子,汗水浸透了她的蓝格衬衣。

她见我站下来,就说:我觉得你撩成趟子挺好。

我听后改了过来,不再撩成一铺一铺,而是连成了趟子。果然,撩出的小麦整齐多了。

 

偏偏这时,哗啦一下,我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只听见后面噗嗤一声又笑了。

我最恨这种幸灾乐祸的人,回头瞪她一眼。只见她笑嘻嘻地手里提着个芟刀耙刺。原来,我用力太猛,芟刀耙刺戳进泥里,散架了。

我只好拎着那耙刺去修理。

修好后,我扛着芟刀想返回原地。李小梅跟着我,说:你往前去,跟那些刀手一起打吧。

我知道,那样我就可以少打一些。

我不理她,向刚才落下的一段走去。可能她知道了我的脾气,也不再吱声。

其他刀手午间休息了,我执意要打到头。

我让她去休息,我自己可以一个人打和捆。

谁知她两眼一瞪,挺不满意:你再说一遍?然后说:咱们一块儿追上他们再休息嘛。

我不再说话,猛劲干了起来。太阳如火一样烫人,我浑身像出水里捞出来一样。她也埋头一声不吭地整理那乱七八糟的小麦趟子。

 

四周静悄悄地,突然,从地头休息的人群里窜出好几个人来,有的拿芟刀在前帮我打,有的帮李小梅捆。

来帮忙的老乡说:你不熟练,慢慢学,不要累坏了。

知青说:你就不知道吃饭呀,给你留着五个饼和黄瓜,在衣服下盖着呢。

打到地头了,我忍不住回头看看自己干的活,比上午好多了,芟刀打过的麦茬,贴着地皮,整整齐齐。

李小梅也坐在最后一个捆好的小麦个子上,瞅着我打的小麦说:你现在打得好极了,我坐在这儿看得高兴。

 

晚上,一抹红霞,打扮着堆起一溜麦垛的大地,我们坐马车回家。

一天下来,我成了大花脸,累得浑身酸痛。

龙首破云腾,凤尾浣涧垂……”

坐在我左边的当地青年杜义田吟了两句。

这不是我写的吗?没想到,这才几天,我的那首诗词习作,竟然被蔡景行传到当地青年中,被他背得滚瓜烂熟了。

我无声地笑了,心里有点得意。

坐在我右边的李小梅递给我一个宝塔样的笼子,用小麦杆编织的,非常精细,里面还有两只叫蝈蝈。她告诉我:叫蝈蝈每天中午都会叫,很好听的。

我累得不想说话,她又告诉我:这么一转,宝塔笼子就会露出一扇门,然后拿点西葫芦的花放进去给它吃。

她看我傻傻地笑着,大声嚷着说:你听见了吗?送给你,好好养着啊!

我接过蝈蝈笼,杜义田伸手抢去。

李小梅又一把夺回塞到我手里:这是给你的,好好拿着!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