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134、黑夜抓“贼”【边境插队手记】  

2013-09-06 09:11:23|  分类: 插队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别拿生产队长不当干部。

生产队长不在国家干部序列,和社员一样靠挣工分吃饭,但生产队又是中国最小的一级独立核算单位,我当队长的这个村,近五十户人家,180多口人,4000多亩地,吃喝拉撒睡什么都要管,头绪实在太多。

 

就拿今天来说吧,从早到晚,忙了一天杂七杂八的事。

县里分来一批黑河知青到我们队插队,十来个人,比我们小五六岁。这倒好办,正好知青点这两年来也走了十多人,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吃住就行了。

 

北面的小麦打完了,水泥晒麦场也能用了,今天开始,在队部场院脱粒,可我却不得不花半天的时间,跟马车去西面地里拉小麦。

说实在话,跟车挑个子是女人的活,我不是去挑个子的,而是想搞清楚,这马车上西面地里到底一天能拉几个来回?

昨天晚上开队委会安排打场的事时,发生了争论,副队长老吴说,一天能拉三车;可车马队长何明英说,只能拉两车。

这涉及到打场的进度,也涉及到对车老板的计工分问题,是一工两车呢还是一工三车?

何明英对我说了好多只能拉两车的理由,我说:“这样吧,我明天跟你们一天车。”

他虽然不乐意,但也没办法拒绝我。

 

不知什么原因,不会是因为我坐在车上那车轱辘就转得特别快吧?今天一上午就拉了两车。

我对何明英说:“我看下午就不用再跟车了,一工三车没亏你们。”

他看也不看我,拉长声音说:“你当队长呀,你说了算呀!”

我说:“我倒是想让每个人都自己说了算,可是现在没到共产主义呢,每个人能自己说了算吗?”

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没到共产主义觉悟,就都想自己说了算,那不乱套了?

他没听懂,看了我好半天说不上话。

 

中午休息,我随便扒拉了两口饭,惦着去社员王加顺家看看,听说他病了。

一进门,差点踩着个小鸡,我“啊唷”了一声,只见一帮小鸡闻声飞奔,从门口溜出去了。

王加顺老婆拿个苕帚打一只母鸡:“叫你叨!叫你叨!”原来那母鸡把一只刚孵出的小鸭叨了一口,小鸭疼得直叫唤。

我仔细一看,那院里好热闹,一只小窝棚里有八只小鸭,另一只小窝棚里有九只小鹅。

“生病”的王加顺正在后院整理猪圈,见家里来了人,搓着双手的泥迎了过来。

我笑着说:“你家真富呀!”

谁知王加顺老婆笑咪咪地接上了口:“我家那头老母猪才带劲呢,一年能下三窝崽,每窝都能下十七只以上,真忙死我了。除了养这些猪羊鸡鸭鹅外,家里还养了两箱蜂……”

王加顺一听老婆把家底子都抖露出来了,急得把她推到一边去,“嘚嘚嘚地,你不说话别人当你哑巴啊?”

那婆娘这才收住口,躲一边去了。

 

王加顺转过脸对我说:“屋里坐,屋里坐。”

我说:“不了,看你挺好的,就行。”

王加顺知道我的意思:“昨晚上真不行,早上起来才觉得好了一点。明天我下地干活去。”

行了,我不多说了,只要他明白就行。

 

下午,在队部场院打场,一会儿有人过来拖你到边上说:“队里分得麦秸不公平,分给我少了,不信?上我家看看去……”

一会儿又有人会拉住你的手说:“家里兄弟嫂子间吵起来了,赶快去解决一下吧!”

四五十户人家,柴米油盐、房子猪圈、生死婚嫁、打架斗殴……什么事都来找你。

我一个才22岁的年轻人,成了婆婆妈妈的大管家了。

 

晚上下班回来吃完饭,天都黑了,小莎妈跑来捂着脸大哭大叫:“家里来贼啦!”

我着急地问:“你抓没抓着贼呀?”

她说:“让他给跑了!”

她向我哭诉,刚才在家想到院子里抱点柴禾,谁料想一个人影呼地冲上来,拿着一捆柴禾对准她的脸上撞来。她被柴禾撞倒在地上,没看见那人长得什么样。胆小的女人家也没敢追,躺在地上,紧紧盯着那个黑影,只见黑影溜上大道向南跑了。

我一看她的脸,有几道血痕,但伤得并不利害。

 

我跟她去家。一路上她叫头晕心闷,步子蹒跚,进了屋一下子扑在炕上,呜呜直哭。

家里只有她那瘫痪在炕半活的老伴,嘟嚷着嘴,艰难地咳嗽,说不上话来。

一会儿,她女儿小莎从外面进来,躲进了里屋。

我刚想问问小莎情况,她妈却恍然大悟,突然完全明白了过来,叫骂起来:“你个不要脸的野丫头,把男人招进院来了!你说,那人是不是铁旦?”

小莎只是哭,低声嘟囔:“人家就是在院里柴禾堆那儿说说话……”

我问:“那铁旦扔柴禾干嘛?”

“我妈见他就骂,人家害怕……”

 

我对小莎妈说:“既然不是贼,那扔柴禾伤了你的事,我来出面解决,可是年轻人谈恋爱的事,我也说了不算,你看怎么办?”

小莎妈说:“你不用管了,我来解决,我就不同意他们谈!”

 

夜已深,月亮清清,在回知青点的路上,我背了几首诗。这是我几年来的习惯,那少儿诗歌三百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路过队部场院时,看见夜班打小麦的社员还在忙着,传来一阵阵笑声,心里突然想起北宋范成大那组《四时田园杂兴》中的“秋日”:“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

我没去场院看看,今天累了。

回到宿舍洗脸洗脚花了不到五分钟,我把今天的事在日记本上记下,赶紧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