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里夫子

物种古老,成熟晚,生活在黑龙江水底的鲟鱼.

 
 
 

日志

 
 

千年曙光轮回(新闻职场告白54)  

2016-08-21 11:58:14|  分类: 职场告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报采访部在2000年暑期后陆续进了五位新的记者,其中一位从编辑岗位上转来,两位从外单位调来(有一位因档案迟迟不能从原单位调出,被长期借用),另外还有两位应届毕业。浙大研究生东悦杭不用说,顺利进编;而上海外语大学的陈莹却碰到了一些麻烦。

那天我正在26楼咖啡厅与人商量采访的事,晚报主编助理王沈利找到我,说班子经过讨论,认为陈莹个头矮,没通过招聘。“个头矮怎么了?这是挑选记者,讲得是业务,能不能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当场来火,话说得很冲。王沈利笑着对我说:“老韩不要发火,我再去说说。”半小时后,他又来找我,告诉我陈莹通过招聘了。

陈莹虽然进编了,但我却给人留下“非常强势”的印象。如果说我在业务上强势,那倒也罢了,但在人事问题上,我向来就抱着“事先不争,事后不议”的态度,只是这次给我的理由实在不上台面,让我没压住脾气,说了本来不该说的话。

不管怎么说吧,现在晚报采访部已经有了12名记者。这年11月,我向报社申请召开一次采访业务研讨会,地点是浙江莫干山。我希望在开展业务头脑风暴的同时,也能让精神紧绷了好几月的记者放松一下,增加点凝聚力。

自此以后,晚报的采编部门大都每年会利用双休日组织去外地进行一次休整,此风形成,我算是始作俑者吧。其实要追溯起来,是我受了电视台的影响。在为电视台专题和综艺节目进行策划时,凡遇重大题材,他们常常会把我关在某个风景秀丽的度假村,直到我拿出完整的方案来。我喜欢这种离开日常工作打扰的放松状态,它往往能激发出奇思妙想,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次作为晚报采访部的首个业务研讨会,报社主要领导也很重视,随我们一起前往。

众人周知,莫干山的得名来自于一个古代传说:春秋时期铸剑神手干将、莫邪夫妇二人在此铸剑三月,铸出雌雄两把稀世宝剑。寿总因此幽默地说:我们这次上莫干山也是“磨剑”。

从莫干山下来,到下渚河乘船,然后去青山湖度假村住宿。在那里我们对晚报的发展和采访业务进行了头脑风暴。会上裘新总编说这是一个“拉开晚报改版序幕”的会议。

晚餐时,跟晚报记者活动了一天的裘总深有感慨,敬了寿光武一杯酒,说:“谢谢你,带出了一支朝气、团结、富有活力的记者队伍!”他对大家说:“等晚报改版启动之时,我们再来莫干山还愿!”

这年年底,晨报的发展势头良好,晚报也正式开始筹划改版方案。我们就好像看到了即将到来的千年曙光。

2001年元旦,人们称之为新千年的第一天。我们真的为新千年第一缕曙光的到来做了精心的策划,晚报记者兵分三路,在上海本地、浙江临海、新疆沙漠分别采访这个新千年的早晨。

2000年的1230日,我出发去浙江临海采访前,正好朋友有个聚会,请来了静安寺的慧明法师。用餐时我就坐在慧明法师的左手边。

慧明法师听说我明天要到临海的苍括山去采访新世纪第一缕阳光,微笑着对我说:

太阳与地球都在运转活动中,哪里有什么第一缕阳光?如果真有所谓第一缕阳光的话,那么,这世界的任何地方、任何人都能在不同时间里看到,又何必忙忙碌碌地去追逐呢?

我承认慧明法师这番话说得超脱又哲理,但我作为记者,从职业出发,就是要去记录这个时代里社会世俗的印迹,有时不得不像个凡夫俗子那样去追逐阳光。

中国大陆到底是哪个地方迎来第一缕阳光呢?各大媒体各有各的说法,我们只能根据大多数人的说法,选择了位于浙江临海市括苍山的米筛浪峰。

余脉入海的括苍山共有千米以上峰峦150多座,其中米筛浪是括苍山脉主峰,为浙东第一高峰,被称为泰山之佐,海拔1382.4米,被大多数人认为是21世纪中国大陆第一缕曙光的首照地。

聪明的当地人喜欢办节办活动。如中国网络音乐节、中国石文化旅游节、中国文旦节、中国江南长城节、中国柑橘节、中国青蟹节、中国杨梅节、中国云锦杜鹃节等。这次又大造声势,推出了“21世纪中国大陆第一缕阳光活动。

200111日凌晨3点,从全国赶来的几百名记者先后登上米筛浪峰,两万多名游客也同时向山顶进发,追逐着所谓新千年中国大陆第一缕阳光的到来。

应该说,这里的确是观日出的好地方,国家气象自动观测站也设在山顶。米筛浪峰东坡直降,视线开阔,向东直至大海一望无际。而老天那天十分赏脸,天空纯净,万里无云,满天星星。

夜色中能隐约看到边上的九台沟风景。那里有悬崖峭壁,飞瀑涧流,怪石奇岩,松树呤风。传说中的雾海宝光,是此山景色之绝,但那天凌晨,我们无法赏景,只在淡淡月色之下,看到山顶有高低错落的三十多台风力发电机,在寒风中呼呼旋转。这是全国四大风力发电场之一,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风电站之一。

等待日出的人在山顶点燃了堆堆篝火。

545,东方呈现一抹橙色的霞光。一个地方每天的所谓第一道阳光,其实就是指我们所看到的太阳上缘与地平线相切的这一瞬间光芒。

620,群山在霞光的映照下如同国画。

643,一个金子般的亮点冒出地平线!

人们挥臂欢呼雀跃,放飞气球,轰响了象征21世纪的21声礼炮。

由于谁都说不清当天的第一缕阳光究竟是落在大陆的什么地方,早在几个月前,大陆沿海好几个地方政府机构都在打造第一缕阳光的概念。于是,在同样的这一天早晨,舟山的东极岛、温岭的石塘镇、黑龙江的乌苏镇、吉林珲春市内的森林山,都聚集着成千上万的阳光追逐者。我想,那场面恐怕都是一样的疯狂。

此时,我想起了慧明法师,他是否正在梦乡中?他梦里的阳光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在他看来,这阳光在地球上从东到西的转圈,实际上是一种时间的轮回,无所谓升也无所谓落,无所谓始也无所谓终的。

早晨8点多,我和同去的摄影记者白华阶下山,帮他把照片发回报社后,我在旅馆里写新闻稿,写到最后,又一次想起慧明法师的话,于是以这句话结尾:

新千年的第一缕阳光将从东到西,慢慢地打在全世界每个人的脸上。

 

事实上也是如此,这天,晚报记者兵分三路,在上海本地的记者站上了最高楼层,他们见到的阳光要比我们晚了几十分钟;在新疆沙漠的记者用卫星电话发回了报道,他所见到阳光要比我们晚了几个小时,但能说大家见到的不是新千年第一缕阳光吗?

发完稿件,我打电话给另外两路记者,互致新千年第一天的问候,那种相隔千万里却

心心相连的情谊至今难忘。

当天下午,晚报上摊,新千年第一缕阳光的专版获得了同行的好评。

可惜,没有和慧明法师打过交道的编辑或许看不懂我在文章结尾的这句话,把它删掉了。

只是这句话从此印在我的心里:阳光不断地轮回,无论你身处何地,都永远有抓住第一缕阳光的机会。

报纸的发展亦如此。“留守”的晚报,在新的一年里终于迎来了她的第一次突破。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